欢喜债

第38章 醉酒

笑佳人2017-2-15 23:47:46Ctrl+D 收藏本站

    该演的戏都演了,宋陌也走了,唐欢开始全心全意应付林沛之。

    不应付不行,因为林沛之还有用。

    宋陌古板冷情,虽说现在有些喜欢她,但有那晚的捆绑强迫在前,他心里对她肯定有怒火有猜忌。若她仗着那点喜欢便死缠烂打凑上去,宋陌不仅会冷脸拒绝她的投怀送抱,还会彻底怀疑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屠夫不是先对她动心用情的守林人,更不是即便她犯错也会无奈纵容侄女的宋二叔,一旦她过于轻率失了他刚刚建立起来的信任,她就别指望在剩下的时间里俘获他心了。

    宋陌这样的男人,没有真正动心之前,她再撩拨都没用。她只能先打消他所有怀疑,等他主动靠过来的时候,再顺水推舟。

    而林沛之,就是她用来钓宋陌的诱饵。

    当一个男人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旁人强迫时,愤怒会让他暂时忘掉女人的不好,只想救她出来。普通男人如此,宋陌更是见不得自己的女人受委屈,无论是守林人倾家荡产买下的祛疤膏,还是宋二叔无微不至的温柔维护,都证明了这一点。

    说实话,唐欢还真想看看屠夫宋陌会如何对待她。

    收了心,扭头,见林沛之正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唐欢恼怒瞪他:“眼睛往哪瞅呢?照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钓到鱼啊?天都快黑了!”

    林沛之笑了一下,看看面前粼粼河水,索性放下手中鱼竿,暧昧地朝她眨眼睛:“水仙真的想钓鱼?我这条大鱼不是已经被你钓来了吗?”爱面子的女人,想约他过来,不肯直说,非要拿什么钓鱼来勾他。现在他陪她做做样子已经是很有耐心了,她总不会真的要在河边坐下去吧?

    “你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唐欢脸上一红,仿佛因把戏被拆穿而羞恼,起身朝大门奔去,脚步飞快。

    林沛之求之不得,跟着追上去,进门后还没忘了吩咐看门婆子把东西搬进来,顺便关上大门。看门婆子见怪不怪,收了林少爷丢来的碎银子,咧着嘴干活去了,心里暗骂水仙小娼妇。

    晚风微凉舒适,唐欢照例把饭桌摆在了后院大爷,求投喂[综漫]。

    席面是林沛之让汤圆以唐欢的名义从酒楼订来的,毕竟他来她这边,旁人看见归看见,他们不怕,但也不能太过张扬。然后他又从老宅拎了一小坛佳酿过来,是那种入口温和后劲十足的。当然,这点他不会告诉女人,接连两次败兴而归,这次说什么他也要办成事,好好尝尝她。

    打发走丫鬟,柔和夕阳下,他亲自为她斟酒,“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果子酒,尝尝,没什么劲儿,府城大家闺秀们都喜欢喝着逗趣。”

    唐欢轻嗤了声,扭头,并不接他的酒:“既然是大家闺秀们喝的,我一个乡野寡妇,哪配得上啊?林少爷还是留着请哪家小姐喝吧。”

    小嘴儿噘着,红嫩嫩的,娇俏可爱。

    林沛之最爱女人这种风情,笑着将人揽进怀里,举起酒杯往她嘴里递:“又说酸话了,如果我真的觉得你不配,还带来做什么?不过是杯酒,怕你担心醉了才解释的,偏你胡思乱想,辜负我一片情意。”

    “我不喝!”唐欢大声拒绝,转身扑在他肩膀上撒娇。

    林沛之咬她耳朵:“之前谁说要好好伺候我的?快点喝,小心真惹我生气了,马上把你扭到牢里去!”

    “我喝,我喝还不成吗!”唐欢怯怯地望着他,作出一副良家妇女被人恶霸欺负的可怜样。

    林沛之知道她这是跟他玩花样呢,越发情热,掐着她下巴,将满满一杯酒都灌了进去。

    “咳咳……”唐欢装作被呛到,连续咳了起来。

    酒水洒在她衣襟上,晕出丰盈形状,想起那晚的旖旎,林沛之低头就朝最翘的那点尖儿含了下去。

    唐欢撑住他肩膀,对着墙头哭喊:“林少爷,别这样,求求你了……”

    她手上半点力气都没有,那晚也是十分享受他的侍弄,所以林沛之根本没有想过别的可能,全当她玩上瘾了,遂不理她的大呼小叫,反而在她的“反抗”中越发渴望,这边嘴里隔着衣衫恣意吸.吮,那边大手也抓住一团揉捏。

    唐欢始终哭哭哒哒的,“啊,别这样,林少爷,求你了,我一定会赔你的玉佩的……不,别咬,林少爷,别,咱们,咱们先用饭……嗯……”她知道,宋陌一定就在墙边听着,前几日他都会在这里偷听,今天林沛之来了,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宋陌的确就站在对面,跟他们只有一墙之隔。

    若是以前,他肯定会骂她勾三搭四不守妇道,可听了河边两人的对话,宋陌现在更愿意相信,她是为了自保不得不应付林沛之,她是被林沛之强迫的,她不愿意。

    耳边是她声声哭求,光听她的话,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宋陌都能猜出林沛之在做什么。

    一想到男人正在咬她摸她,宋陌就恨不得立即跳过去打林沛之一顿。

    可是他不能。林沛之握有对付她的把柄,她都得忍辱应付林沛之,若是自己动手打人,林沛之一怒之下把她送进官府怎么办?她一个娇滴滴的寡妇,进了那种地方,能落得好?

    什么都不做,任凭她遭林沛之凌.辱?

    他办不到!

    宋陌怒气冲冲,亲耳听她哭声越来越急,正忍不住要翻墙过去,猪圈突然传来一阵闹腾。

    忽的有了主意,宋陌悄声走到后门口,随后猛地跑到猪圈墙旁,冲着里面大喝:“叫什么叫,整天吃那么多东西还一点膘都不长,今儿个我就宰了你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说完,跳进猪圈,骂咧咧地去绑那头晌午就决定要宰的猪。

    男人粗暴的叫骂,猪群逃命躲闪发出的哼哼唧唧,瞬间扰了林沛之的好兴。

    他是什么人?他是大户人家的少爷,何曾见过杀猪的?除了今天,他都没听过猪叫!

    林沛之不悦皱眉,想起身,脑袋却被人按着不肯让他走。林沛之也舍不得,可他实在听不得那边的吵闹,便试着要抱她起来,“走,咱们去屋里,免得被他吵了兴致。”

    唐欢好像刚从那*滋味里回过神似的,目光迷离地瞅了他一会儿,眨眨眼睛,脸色慢慢就难看了起来,挣扎起身,恨恨地抓起桌上的碗,转身就朝墙根走去。

    林沛之疑惑地拉住她,“你要干什么?”

    唐欢甩开他,朝墙头大骂:“干什么?我要骂他!呸,我就不信他听不到咱们俩在做什么,明知道我在宴请你,明知道今天是我的好日子,偏偏这个时候要杀猪!眼看天都黑了,他回来那么久了,怎么早不杀晚不杀偏要这时候杀?分明是想破坏咱俩的好事!”宋陌如此配合她,她不抓住机会简直对不起他!

    林沛之不想因为这个扫了兴致,抢过她手中的碗,推着她让她进去,“行了行了,闹大了咱们都不好看。他想杀就杀吧,咱们去屋里。”

    “干什么去屋里?我就喜欢在外面弄!再说了,你以为在屋里就听不到了吗?我告诉你,每次他一杀猪,我就是躲在被子里捂着耳朵,都能听见!呸,他这人就没安好心!”

    唐欢推开他,重新抓起碗,抬脚踩在横放着的梯子上,先将碗放在墙头,然后双手扒住墙头,大腿高抬,费力地蹬几下终于蹬上去了。她稳稳站起身,举着碗狠狠朝宋陌那边砸去,“杀猪的,你等死啊,非要现在杀!”

    这是六日来她跟他说的第一句话。

    明明是骂他的,可看着她双手叉腰趾高气扬立在墙头,一张粉面嚣张跋扈,而不是隔着墙头听她在旁的男人怀里哭求,宋陌就莫名地畅快。

    他知道,她心里一定是感激他这么做的,她骂他,只是装给林沛之看罢了。这个女人,最擅长骗人了。

    宋陌满意她的感激,但他不想让她知道他是故意帮她的。被她知道了,她那么厚脸皮,肯定会以为他喜欢她,其实他不过是看不惯那些少爷仗势欺人而已。

    所以他像以前那样冷冰冰地瞪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按着猪捆绑。

    “你哑巴了啊,怎么不说话了?杀猪的,我现在跟林少爷有事要做,你要是识相,就明天再杀,否则我跟你没完!”唐欢现在也懒得猜宋陌的心思,她只需借他赶走林沛之就行,遂转过身,让林沛之再递给她一个碗。

    林沛之没有听话,皱眉喊她下来。

    唐欢才不听他的,重新跳下去自己拿碗。只是跳下去的姿势很不雅,差点扑倒在地上,然后爬回去的时候也像第一次那样蠢笨,看得林沛之眼中浮现嫌弃鄙夷。他知道水仙泼辣,也见过她在饭馆里跟人打闹甚至口吐脏话,可这些都不影响她的美貌。但如今,看她做出那种粗鲁村姑动作,林沛之突然觉得很可惜,可惜一副好容貌,竟长在这样的女人身上。

    他喜欢的是野蛮,不是粗俗蠢笨。

    “水仙,下来!”

    “我不!”唐欢头也不回地道,依然朝宋陌大喊:“杀猪的,你到底听不听我的?”

    宋陌不说话。

    唐欢气得直跺脚,回头让林沛之等会儿,“扑通”一声跳了下去,等林沛之犹豫片刻爬上梯子时,就见她站在宋陌身边,双手叉腰想阻拦宋陌杀猪呢吸血鬼素食养成记。宋陌理都不理她,好像她是个疯子一样。

    林沛之有种丢脸的感觉。

    一个屠夫都看不上的女人,他竟然……

    那个屠夫会怎么想他?

    正想着,屠夫毫无预兆一刀捅进还没绑牢的肥猪身上,血当场溅了出来,肥猪惨叫着冲了出去。也不知是被猪吓的,还是被溅到身上的血吓的,他看见那女人尖叫着连连倒退,声音比猪嚎都要凄惨,退着退着,脚下绊到一根木棍,整个人直直朝后倒了下去。

    没有人扶她,她就那样倒在了血污里。

    丢人之极!

    林沛之最后一丝兴致彻底消失,气愤跳下梯子,拂袖而去。一身猪血的女人,他不走,难道还要等她洗干净?他堂堂林沛之还没那么欲求不满急不可耐!

    远远的,梅家前院传来守门婆子的挽留声,接着是有人摔门的巨响。

    宋家后院,除了那头躲起来的猪发出的哼唧,一片沉寂。

    唐欢以袖遮面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知道遮住自己,那肯定是没有摔晕,宋陌看看她,移开视线,再看看她,动了动嘴,再移开视线。等了许久,见她依然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宋陌忍不住朝她走了两步,冷声催她:“你……”

    刚开口,却见她肩膀抖动,呜呜哭了起来。

    宋陌有些发慌,想问她怎么了,可他从来没有关心过她。她对他做了那种事,他更没有理由要关心她,突然软了态度,她会不会觉得因为那件事他心里就有她了?一个正常人,谁会喜欢上捉弄自己的坏女人?

    他不想看她哭,既然林沛之已经走了,至少今晚她都不用担心再被人欺负,他也该安心做自己的事了,“你,你先起来,想哭回你家里哭去,在我院子里哭算什么!”

    他用最冷的声音劝她别哭了,然后,等着她骂回来。

    唐欢傻了才骂他!

    她先朝一侧翻身,再背对他爬起来,“宋陌,你,你别生气,我是迫不得已才过来打扰你的,因为……算了,你肯定懒得听我解释,那,那我走了。今晚谢谢你了,你放心,不会再有下次的。”低声说完,也不整理衣衫,木然地朝墙边走去,踩着篮筐跃上墙头,跳下,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他。

    宋陌愣愣地站在原地,望着墙头发呆。

    她没有骂他,可看着她木然绝望的背影,为什么他会,觉得她很可怜,为什么,有一点心疼?

    他想不通,一直站着,听她的丫鬟洗衣倒水伺候她沐浴,听她那边渐渐没了声音,看她屋里的灯暗了。

    周围也暗了。

    不想扰她睡觉,宋陌决定明早早些起来再杀猪。

    草草收拾一下院子,宋陌也回屋睡了。

    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外面忽然传来动静。

    “夫人,夫人你喝醉了,咱们快回屋吧,别再闹宋屠了!”

    “不要,我就要去找他,我要问问他,我不好看吗?啊?为什么他,他就是不肯喜欢我……他,他要是早点娶了,娶了我,我也不会一时贪心,贪心那个畜生的玉佩,不用,不用这样被人欺负……”

    “夫人,别喝了,你都醉成这样……啊,夫人你要做什么,不行,快下来,那样太危险了[穿书]天道宠儿!”

    她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应该是上了墙,宋陌噌地坐了起来,就听她含糊不清地嚷嚷道:“滚,不用你一个丫鬟来管我!马上回你房间去,再,再敢啰嗦,明天我就把你卖到,卖到窑子去!”

    “夫人,我……”

    “滚!”伴随着这声大吼,是酒坛摔碎的声音。

    宋陌皱眉,这女人又在耍什么把戏?想故技重施骗他出去?做梦!

    他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等着看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丫鬟的声音没了,她在墙头自言自语,声音太低,他听不清楚。

    “嘭!”

    外面忽然传来重物落地声,然后,久久都没有动静。

    该不会是……

    宋陌急急披上中衣,大步朝门外赶。走到门口,记起那晚的偷袭,想到她那个魁梧的丫鬟,宋陌拨开门栓后没有急着出去,而是等了片刻,再忽的朝前跑去。这样,就算汤圆想下手,她也碰不到他,等他正对她,他还打不过一个女人?

    可宋陌真的转过身后,门边一个人都没有。

    已经是月中,月亮明晃晃的,他看向墙边,瞧见她仰面躺在那里。

    宋陌瞅瞅墙头,确定汤圆没有埋伏在那边,这才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她长发散着,身上只穿了薄纱睡衣,因为掉下来,她又似乎睡死了没有收拾,于是她一条衣袖都缩到手肘那里了,露出白皙腕子。睡衣是圆领的,很低,低到她这样躺着,那里都现出了诱人弧线……

    宋陌飞快移开目光。她穿成这样,不是来勾引他的吧?

    念头刚落,忽闻到浓浓的酒味儿。

    “你,醒醒。”他皱眉喊她。

    唐欢撇撇嘴,朝他这边挥了下手,随即转过去,蜷缩成一团,继续睡觉。

    宋陌喊不动,找来一根短棍,戳她手臂。

    “滚,再碰我我把你卖到,窑子去……”唐欢攥住那根棍子,含糊不清地威胁道,只是她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宋陌一抽,棍子就离了她手。没有人打扰她睡觉了,唐欢继续好睡。

    看来是真醉了。

    宋陌继续戳她,加大了力气,“起来,你醉了,赶紧回家躺着去。”躺在他院子里算怎么回事?

    唐欢一手虚掩住耳朵,“你才醉了,我没醉,林,林少爷说了,那是果子酒,不会醉人的……汤圆,你走开,再,再敢烦我,我把你卖了。”

    林沛之给的?

    不会醉人,那她现在是怎么回事?

    林沛之那个畜生,根本就是想灌醉她!

    宋陌气得扔开棍子,跃上墙头,低声喊汤圆,好让她把她的夫人背回去。

    可是没有人回应他。

    似乎,她的两个丫鬟都住在厢房?

    去前院喊人,会不会太招摇?这种事,她应该也只告诉了汤圆一人吧?

    她家后屋门开着,要不,他悄悄把她送回去?

    宋陌犹豫不决,目光落在她蜷缩在地上的娇小身影,心中一软,俯身,伸出手,顿了会儿,扶住她肩膀让她坐了起来违规上位[重生GL]。她软绵绵的倒在他怀里,发烫的脸贴着他脖颈下方。宋陌有些发慌,急着解释道:“你,你醉了,我送你回去,以后再敢到我院里耍酒疯,我,我绝不会再管你。”

    “汤圆,你,不许你说话,我要睡觉。”唐欢在他怀里蹭动,似乎觉得这样的姿势不舒服,侧转过身,双手抱住他腰,脑袋倚在他臂弯,蹭着蹭着,呵呵傻笑,“汤圆,你,你怎么长得像男的,胸口也像男的啊,这么平……”一边说着,一边按他的胸口。

    宋陌莫名想笑,都醉成这样了,连男女都分不清楚。

    正要发力抱她起来,他的手忽然被她握住了,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经握着他手放在她胸口,“给你摸摸我,这,这才叫女人……汤圆,呵呵,你的太平了,没有男人会喜欢平的,他们,他们都喜欢我这样的……”

    又大又软……

    宋陌被烫了般急急撤回手,不料她突然揉着他胸口哭了起来:“汤圆,其实,其实平不平都没关系。你这样,没人喜欢,我的那样大,他照样不喜欢。旁的男人喜欢有什么用,他不喜欢,我这里就白长了……汤圆,我要跟你换,我要变成男的,那样,我出去做生意,没人会瞧不起我,我是男的,也不怕谁在对我动手动脚了……汤圆,咱们俩换吧……”又抓住他的手放在她胸口。

    这回宋陌忘了动作。

    她说得那个他,是自己吧?

    他,他喜欢吗?

    鬼使神差的,不受控制的,他握住她,捏了捏。

    刹那间,全身血液突然朝身下涌去,某处一柱擎天。

    “唔,汤圆,你这里,怎么突然多了根棍子……哦,你还想帮我打他吧?不用了,他不愿意,我主动给他他都不愿意,他嫌弃我……汤圆,你把棍子收起来吧……咦,好像不对啊,这个棍子怎么这么短?”

    唐欢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低头往自己手中瞧去。宋陌急得想推开她,可他刚要动,她手上就加大了力气,他腿一软,又被她反推了一下,控制不住地跌坐在地上。唐欢顺势趴下去,双手隔着裤子握着小宋陌,傻乎乎地盯着那儿,“汤圆,你,你怎么把棍子藏在裤子里了?裤子里缝了口袋?为什么是立着的?”

    宋陌再也受不住了,猛地攥住她双手分开。

    手被粗鲁扯开,原本撑着他腿的手肘也离开了,唐欢倏地跌在他双腿之间,脸正好压在小宋陌身上。

    “呵呵,汤圆,你都把小棍子捂热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力谴责欢欢师父,怎么能教出这么猥琐的徒弟!!!

    屠夫的梦再有2章就结束了哦~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111扔了一个地雷

    小宴扔了一个地雷

    peggy扔了一个地雷

    小水是我的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