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35章 闷棍

笑佳人2017-2-15 23:46:26Ctrl+D 收藏本站

    砖头扔下来,虚惊一场。

    墙头那边,男人狠狠摔门而去,再没踏进后院,唐欢也没打算继续挑衅宋陌。天色已暗,她要准备应付林沛之,然后,如无意外,这个梦,今晚大概就能结束了。

    夜幕降临,七桥镇主街两侧华灯初上,其他地方则陷入了黑暗,大多数人家都早早歇了。

    梅宅门口,林沛之披着漫天星光,准时造访。

    汤圆前来开的门,将人引到后院便悄然退回前院厢房。夫人说了,今晚没有她的吩咐,不准她去后院打搅。

    林沛之过来的时候,唐欢正在细细品汤。厨房丫鬟手艺不错,汤鲜肉美,在这夜风微凉的春日晚上,才喝了几口,她身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通体舒畅。

    听到脚步声,她笑着抬起头,“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我都快喝完一碗了。”

    她就坐在墙根下,旁边梯子上挂着一盏红灯笼。也不知是灯光的缘故,还是她喝了汤热到了,白皙脸庞浮上了动人的红晕,衬着额头一窄圈白纱,真好似月上仙娥下凡。她又生了一双妩媚的秋水眸子,轻飘飘看过来,只一眼,林沛之身上就热了起来。

    无需饮酒,美色已醉人。

    他紧挨着她坐下,极为自然地握住她手,“不是我来晚了,是你这只小馋猫背着我偷腥呢。”

    唐欢往回抽手,“松开,你这样我还怎么喝汤?”

    “我喂你喝。”

    她媚眼看人的姿态太娇太美,林沛之一时忍不住,直接将人抱到自己怀里,左臂一勾紧紧环住她腰,右手按住她挣扎的双手,低头凑到她耳边,“乖,我就是想抱着喂你,只要你不同意,我保管不做别的。”

    男人气息扑入她耳中,唇仿若无意地碰到她耳垂,配着他低沉动听的嗓音,真是让人难以抵挡顾念的奇缘。

    可惜这些招数都是唐欢玩过的。

    但唐欢并没有继续反抗,既然他弄得她那么舒服,为何不享受呢?她只要拿捏住这个男人不让他胡来即可。

    乖乖坐在男人腿上,唐欢右手揽住他腰,左手拽过他前面缀着的玉佩把玩,抬眼,见他怔怔地瞧着自己,她嗔他一句,“愣着做什么?喂我喝汤啊,再愣下去,一会儿汤该凉了,哼,我额头的伤本就是因为你而起,若是你再耽误我养伤,以后别指望进我的门!”

    “哪个门?”

    林沛之松开她手,手放在她腰上轻轻捏着,声音暧昧,“你家大门我可以不进,反正白日在饭馆也能见到你。但你身上的门……我想进的都快想死了,好水仙,现在我喂你喝汤,一会儿你开门放我进去,可好?”

    唐欢能感觉到有东西顶着她腿。

    她装作没有听懂,“你说什么呢?我身上哪来的门?行了,快点喂我吧,馋死了!”

    又不是未出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听不懂?

    林沛之知道她装傻呢,好在他不是急性子的人,暂且放过她,抬手握住勺子,舀汤喂她。

    这样亲密的姿势,这种亲近的举动,一个是学艺精湛一个是花丛老手,本来一件很简单的事,在两人你来我往之后,迅速变了味道。

    好不容易一碗汤见了底,林沛之率先忍耐不住,大手要往她衣裳里钻。

    唐欢倚在他肩膀上,握住他手,“等等,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林沛之低头吃她耳朵,“不急,那个晚点吃才好,先让哥哥我好好伺候你吧,让你尝尝什么叫欲仙.欲死。”顺着她脖子就要往衣领里亲下去。

    颈上又酥又痒,舒服极了,唐欢只握住林沛之的手不让他乱动,并不阻止他上面的亲近。她往后仰起头,口中轻哼,目光却落在墙头那边的木窗上。镇上人家,多是爹娘长辈住东屋,孩子们住西屋或厢房。她家如此,宋陌家里也是如此。现在她特意将桌子摆在西墙根下,跟宋陌可以说只有一墙之隔。在这样安静的夜里,只要他醒着,一定能听到她故意放大的叫声。

    “林沛之,别这样,我只是请你喝汤来的……”

    察觉男人加重力气想要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唐欢一把推开他脑袋,顺势大声抗议。

    “小点声!”

    林沛之正亲得兴起,她身上淡淡的女儿香,她细如滑脂的肌肤,都让他斗志昂扬。忽听她大声叫嚷,他也顾不得生气,先捂住她嘴,“小点声,别让旁人听见……好水仙,你都让我准备东西了,怎么又要拒绝我不成?你摸摸,今晚你要是再不给我,我会死的。”

    唐欢果真摸了摸,隔着裤子,摸到鼓鼓的一根,没有宋陌厉害,但也不错了。

    她在心中惋惜,面上不显,重新扑到他怀里,让他把东西拿出来。

    林沛之只当她面子薄,想借外物放开自己,便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两粒丹丸放在手心,低声解释:“看,这个大一点的是男人吃的,小的是给女的用的。怎么样,是你吃,还是我吃?或者,咱们一起吃?”

    唐欢没接话,拿过丹丸,送到鼻端闻了闻。

    不错,是好东西,跟师父手中那些没法比,但在普通人手里,已经属于上品了丹仙,约否。助兴,却绝不是什么金枪不倒一夜七次、玉露长流花开不败那种伤身的下三滥。

    夺过他手中瓷瓶,收好塞进袖口,唐欢抬眼看他:“这东西我先收着,一会儿等我见识过你的本事后,再决定用不用。”

    林沛之不由朗笑出声,“放心,我绝不给你机会用到它的。”说完,一把抱起人,朝屋里走去。在外面办事虽说也有妙处,但跟她的第一次,他想好好发挥。

    唐欢宛如被他的动作惊到了,大声骂他:“林沛之你做什么?快点放我下来!”

    林沛之看着前面,并未留意她的眼神,听她只是骂身上并不反抗,知道她是默认了,不过是嘴上装装样子,便没应声,大步进了屋,直奔她闺床。将她放到床上,他顺势压了上去,急切地去亲她脖子,双手解她衣裳。

    唐欢本就打算好好享受这个男人的伺候的,便任他褪去她外衫,只攥住腰带不让他往下,“林沛之,别,先别脱裤子,你,你先亲亲我上面,我有点紧张。”

    以前唐欢并不知道自己身子有多敏感,直到那两次跟宋陌亲热,虽然刚开始进去时疼得她死去活来,但让宋陌亲一会儿,身上的疼很快就消失了。特别是宋二叔那次,大概是太心疼侄女,后面他并不急着强来,她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傻乎乎的,偏偏光是亲她胸口,就让她来了一次。那时唐欢还以为是宋陌天赋好,一学就会,直到晌午被林沛之摸摸小手就摸湿了,她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她身体的问题。

    师父说过,有的女人天生兴致冷淡,怎么撩拨都很难有欲。有的普通正常,只要男人碰到敏感地方便会作出回应。也有的极易动情,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不敏感,男人稍加撩拨便能勾起春情。师父说她自己是容易动情的,就连破身那次都只疼了一小会儿,当然,也是她选的男人本事好。唐欢觉得她应该跟师父一样,只可惜宋陌太笨太粗鲁,一点前戏都不懂,所以两次都弄疼了她……死疼死疼!

    “啊,轻点,你要是在我身上留下半点痕迹,那你就马上滚吧!”胡思乱想中,胸口被咬了一下,唐欢一把推开林沛之的脑袋,凶巴巴地道。被他弄出痕迹,待会儿怎么见宋陌?

    “刚刚想什么呢?”

    林沛之不知何时脱了衣裳,眼下只着一条亵裤,裸着胸膛撑在她身上,一双桃花眼迷离多情。

    唐欢十分满意这人的相貌,小手从他腰腹处慢慢往上移,最后停在他唇角。林沛之配合地张开嘴,她笑着把一根手指探进去,一边享受他的轻咬,一边媚眼看他,“我在想,你嘴上的本事如何……能不能只靠舔的,就让人家受不住呢?”

    师父只说不能被男人占了身子,可没说不能亲的。

    她脸颊红红,露出小女人的娇羞,偏偏说的又是青楼名妓都羞于出口的浪语。林沛之忍不住握住她胸口大力揉捏,“如果我能,你怎么回报我?”作势要把手指探进她口中。

    唐欢扭头躲开他手,娇笑着道:“那你只亲腰部以上,如果你做到了,我任你处置。”下面也想让他亲,但她担心把这个男人逼得太急了,事情不好收场,破坏她后面的计划。

    “好,你说话算数。”林沛之眸色沉沉,哑声说了这最后一句话,俯身,捧住她胸口吸了起来。

    “嗯……”

    朦胧纱帐里,女人抱着男人的脑袋,美眸半眯,迅速沉浸在了身体上的欢愉中。

    这才是采花贼真正该有的生活。

    如果不是她倒霉遇到宋陌,她不知道都舒服多少回了,哪用像现在这样憋屈,只能享受上半身?

    幸好她是女人,胸口比男人容易舒服……

    一刻钟后,唐欢慵懒地躺在床上,气喘吁吁日行一善。

    “怎么样,满意吗?”林沛之跪坐在她腿上,颇为自豪地看着这个败给他的女人,大手则慢慢移到她裤子上,准备享受自己应得的。

    “满意,你果然了不起。”唐欢真心实意地道。一般男人不会如此侍弄女人,也没有那个耐心。林沛之这样熟练自然,就说明他是真的喜欢床帏之事,喜欢你情我愿彼此都享受其中难言滋味。

    “那该你履行你之前说过的了。”林沛之声音沙哑,直起身,褪自己的裤子。

    唐欢翻个身,眼睛盯着他身下,手却伸到枕头下面,摸出一方帕子往自己下面探去,口上有些担忧地道:“先别急,刚刚我下面好像流了什么出来,许不是月事来了吧?”

    林沛之笑她:“你怎么连这个都不懂?女人舒服时本来就会有水……”说到一半,堪堪顿住,不可置信地盯着唐欢手中帕子。

    本是雪白的绸缎,此时却染了一片刺眼的红。

    “呀,真的来了,这,这……”

    唐欢慌乱地爬起来,将帕子甩到地上,拽起裤子迅速穿好,随后抓住被子蒙住脸,“真是丢死人了,竟让你撞见那脏污!”

    林沛之茫然地看着她,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再看自己身下那兄弟,虽然蔫了些,依然昂首挺胸。

    “水仙,我,我不嫌弃你的。”都这个时候了,进门最重要,谁还在乎那点脏污?闭上眼睛熄了灯,不就跟没来一样了?这样想着,林沛之咽咽口水,伸手欲扯唐欢身上的被子。

    嫌弃你祖宗!

    唐欢在心里将林沛之骂了个狗血喷头!他当然不嫌弃,他进进出出就行了,完事了擦干抹净潇洒走人,师父可是再三叮嘱过她,月事期间绝对不能行房,说那样对身体不好!

    她是采花贼,是顺道采林沛之的,可不是伺候他来的!再说,那帕子是她一早准备好的,上面染了鸡血,刚刚根本没碰到她下面,不过是得逞后用来赶他走的幌子而已,哪能真让他进来?

    不管林沛之如何软语央求,唐欢始终咬定她现在不干净,不能弄脏了他。林沛之没有办法,退而求其次,央唐欢用嘴帮他。这回唐欢根本不用装了,直接将人推到床下,“你滚,你当我是青楼里的窑姐吗?还用嘴帮你,做你的美梦去吧!”

    “水仙!你看看我,我这样实在难受啊!要不,要不你用手也行!”林沛之早忘了什么风度不风度的了,只盼着这女人快点帮他解火。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如果他不管不顾地冲上来强她,唐欢虽然恨,至少心里也服他有男人血性。可现在林沛之这样狗似的求她,唐欢突然觉得很倒胃口,看他也没有之前那么顺眼了,当即冷下脸,“林沛之,我不是不想给你,只是今日不凑巧。你要是实在难受,可以去找窑姐,听说邀月楼头牌长得跟仙女似的,够你泻火了。你不去也行,只是别指望我乖乖听你的话!”

    林沛之面上闪过一丝不悦。

    唐欢半靠在床上,冷冷瞪着他。

    真是个小辣椒!

    林沛之突然笑了,重新披上衣裳,连人带被子一起揽入怀中,想亲她一口,唐欢哼一声躲开了。林沛之只好捏捏她脸蛋,颇有些无奈地道:“算了算了,既然水仙不愿意,咱们过几天再好。你啊你,真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性子,爷把你伺候舒服了,你却狠心……”

    “谁是爷?想当爷去找旁人去重生之望族嫡女!”唐欢推开他,转过身道。

    林沛之习惯在旁人面前称爷,之前水仙不爱听,他刻意收敛了,刚刚一时顺嘴才说了出来。见她生气了,他凑上去,还想继续讨好她,让她消气。

    唐欢不理他:“你走吧,我累了,一会收拾一下就睡觉了。”

    “都这么晚了,就让我在你这边歇下吧。”林沛之抱着人哄道。从来都是旁人求他留下,没想到今晚竟被人嫌弃了。

    “不行,我怕你晚上兽.性大发!”唐欢怎么会让他留夜?她巴不得他快点走!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刚刚又见了这人的丑恶嘴脸,唐欢恨不得立即让他在眼前消失。

    林沛之到底是大家少爷,如此被人嫌弃,又知道留下来也占不到便宜,便痛快起身,穿好衣服走了。临走前还找了个好借口,说接下来几天事情太多,可能没空过来找她。其实还不是懒得白费力气?

    唐欢嗤了声,等汤圆回来说已经送人走了后,慢慢起身,叫过汤圆,在她耳边叮嘱了几句。

    汤圆开始连连摇头,说什么也不肯,唐欢直接拿她的卖身契威胁她,这才逼得她答应乖乖配合。之后,唐欢特意指着自己脑袋告诉她位置,确定汤圆记住了,她洗漱一番,换过衣裳,跟汤圆一起爬上墙头。

    宋陌还醒着。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睡不着,反正自刚才听到那边的动静后,身上莫名一阵烦躁。他厌恶隔壁不守妇道跟男人勾三搭四的寡妇,她说喜欢他,他不在意也不相信,今日寡妇如此戏弄他,他对她更是厌上加恨。

    奈何睡不着,就容易胡思乱想。

    她喜欢他吗?

    他本来是不信的。可晌午看她给他准备的菜,的确是用了心……虽然他没动。但她又当着他的面跟林少爷调笑,如果真喜欢他,至少在他面前得避避嫌吧?还有她晚上明言说要请林沛之过来,那般光明正大的态度,要么就是她太无耻,要么就是她真的问心无愧。

    他真的不在意那个女人,他只是想不清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还有刚刚,是林沛之强迫她了吗?

    她只喊了一声就没了声音,是她妥协了,还是林沛之使了什么手段?

    算了,就算她被林沛之欺负,也是她自作自受。

    宋陌翻个身,揉揉额头,准备睡觉了。

    忽听外面有人哭求,“林沛之,你别这样,你,你真的想要,咱们去屋里吧,别去宋家后院。我求你了,别让他听到好吗?你想要刺激,我,我答应你去别的地方,只求你不要让宋陌听到,行吗?我喜欢他,我不想让他听见我被你……啊!”

    紧接着两声闷响,有人跳到了他院子里,一个落地声稳,一个似乎摔了一跤,被强迫硬拉下去似的。

    宋陌噌地坐起身。该死的女人,又想玩什么花样?

    “嘶……”

    有人撞到了他身边的墙壁,破帛声传来,跟着是她刻意压低的哭求:“求你了,不要在这里,唔,不要,别碰我……林少爷,那个玉镯真是我不小心弄坏的,我,我卖了房子也会赔你的,求你给我时间别去官府报案……啊,你,求你不要这样……我,我不喜欢宋陌,我,我一直喜欢的都是张掌柜,你带我去张家吧,别在这里……呜呜……”

    唐欢一手捂着嘴,一边奋力挣扎,而她身边,除了夜色,再无第二个人。

    汤圆手拿短棍躲在宋家北门口左侧,早被自家夫人的自言自语震呆了随身空间之农女是特工。好在来之前夫人让她做的事已经够挑战她的认知了,待里面传来男人愤怒的脚步声,汤圆立即收拢心思,紧紧贴着墙站稳,举起手中凶器,只等男人出来狠狠敲他一闷棍。

    宋陌的确起来了,不是想救那个寡妇,而是要教训林沛之。他不管寡妇的话是真是假,但林沛之将人带到他的院子里,还是在他屋檐下,这无疑是一种挑衅。他要是连这个都能忍,他就白活了一场!

    拉开后门门栓,宋陌握紧一双铁拳跨了出去,直接转向右侧,目光冰冷。

    可那里并没有意料之中恶男欺女的把戏,只有她裸着上身站在那里。拜墙头灯笼所赐,他一眼瞧见了两团白花花的……

    来不及疑惑,宋陌本能就想转身。

    脑后忽传来破风声,宋陌暗道糟糕,闪身欲躲,一阵剧痛已然袭来。倒地之前,眼前闪过的画面,是她一边披上衣裳,一边朝他走来。

    该死的女人……

    宋陌不甘心地倒在地上。

    “夫人……”汤圆声音颤抖,她是按夫人教她的位置打下去的,但万一,万一她把人打死了怎么办?

    唐欢已经穿好了衣裳,先蹲下去摸向宋陌后脑,确定没有流血,示意汤圆跟她一起把宋陌挪到墙边一颗老槐树下。树下藏着她早准备好的褥单和绳子,铺好床单,将昏迷的男人坐放上去让他倚着树干,然后在为他宽衣解带之前,唐欢把碍事的汤圆赶了回去。

    周围再无一人,唐欢暗笑,迅速扒掉宋陌身上衣物,接着将他五花大绑。知道男人肯定特别有力气,所以唐欢将他双手缚于树后,腰上也缠了几圈绳子绑紧,再用另一根绳子缠住他大腿,在脚踝那里打结,最后将绳子另一头直直绑在另一颗树上,这样他手脚腿都不能动,看他还怎么反抗!

    当然,他也不会反抗的,她得让他心甘情愿才行。

    唐欢将灯笼放到一旁,笑着跨坐到宋陌腿上,抬起他下巴,把那颗大的丹丸送进他口中,手灵巧一动,昏迷的男人便不受控制地将东西咽了下去。

    吃药不是他心甘情愿,一会儿他进来,肯定是心甘情愿的吧?

    唐欢贪婪地抚摸男人精壮的胸膛。

    既然宋屠那么厌恶水仙,既然有捷径,她何必浪费时间骗他的心?

    作者有话要说:欢欢:我的字典里没有“守身”一词,只有“被迫守身”……

    宋陌:呵呵,你等着!

    总觉得这章或许会引起争议?咳咳,可唐欢就是这样的性子……

    推荐好基友宅斗新坑,有兴趣的姑娘可以过去看看哦,坑品妥妥,链接在此: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111扔了一个地雷

    5092539扔了一个地雷

    夭夭b1g扔了一个地雷

    夭夭b1g扔了一个地雷

    Abigail扔了一个手榴弹

    工口然扔了一个地雷

    黄色月亮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