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34章 亵裤

笑佳人2017-2-15 23:46:0Ctrl+D 收藏本站

    在追求水仙的众男里面,林沛之无意是最出色的。

    论身份,他是府城官员家的少爷,现在是奉父命回老家修葺祖宅来了。论容貌,偌大的七桥镇,除了一个冷屠夫,恐怕没有人比得过他。宋陌好看是好看,平时却总是一身粗布衣裳,难免少了几分气度,林沛之则锦衣华服,风流倜傥。初来乍到,他又有意招蜂引蝶,很快便抢走了许多姑娘的心。

    可林沛之什么样的闺秀没见过?

    与那些明面上故作端庄实则早已芳心暗许的小姐们相比,他更喜欢水仙这样的。像是带刺的蔷薇,娇艳艳开在墙头诱惑着你,当你靠近,她又拿一身小刺刺你,轻易不让你近身。

    那晚林沛之确是多饮了几杯,但他并没有醉,而是故意灌水仙喝酒,然后借醉酒的幌子打算抱得美人共赴*。在林沛之看来,水仙一个寡妇邀他进门,这已经是一种暗示了,所以,当水仙突然拼命挣扎反抗时,他生出一种被玩弄的气恼愤怒,觉得这女人不解风情,便想强要她一次后彻底甩开……

    后来变故陡生,他不得不败兴而归。

    其实在情-事上,林沛之喜欢你情我愿,并不愿意强迫女人。起初水仙欲拒还迎,他乐得与她眉目传情,享受女人特有的风情,之后水仙意外反抗,林沛之对她的兴致大不如前,听说她受伤,他根本没往心里去。今日出来办事,碰巧撞见水仙跟屠夫吵闹的一幕。林沛之站在人群后,远远瞧着,不知怎么回事,总觉得这个水仙比以前的更泼辣更大胆,更勾人了。

    他也更想要她。

    他用那双很少有女人能拒绝的桃花眼望着她,放柔了声音,似情人在耳边呢喃:“水仙,那晚我太性急了,又醉了酒……好吧,我不求你马上原谅我,只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跟你赔罪,行吗?”

    她的手细嫩小巧,林沛之瞅瞅门外,将她的手放下搁在他左手心里天煞孤星。在桌子的遮掩下,他右手覆上去,轻轻抚弄,或是指腹轻撩,或是指尖滑绕。

    唐欢斜倚着墙壁,美眸微眯,无声地看着这个男人小意讨好自己。

    不得不说,林沛之伺候人的本事不错,手上传来的痒,让她半个身子都快酥了,连带腿间都有了湿意。

    师父说,欢好是种本能,就跟饿了想吃饭一样,不管有没有感情,只要舒服了,身体会主动回应。就好比如果她把现在的宋陌绑起来,他再厌恶她,她也能让小宋陌立起来。不光男人,女人也是同样的道理,哪怕是个丑陋无比的乞丐,只要他手段好,照样能让千金小姐生出*。

    唐欢还没有好好享受过。

    若这不是梦,她现在便会带林沛之回房间闹一场。毕竟,这是个好货色,或许他容貌比宋陌差一些,但他的技巧,足以让他与宋陌不相上下。说到底,采花采花,过程中的享受最重要不是?脸蛋再好,都不如……

    林沛之一直望着唐欢,见她红唇轻启,似是要哼上两声,心中一荡,手不由地往上摸去,探到她袖子里,握住她细滑手腕。

    唐欢拿扇子拍他胳膊,轻声嗔他:“在外面呢!”顺势收回手,斜眼瞥向肉铺那边,却见肉铺前又围了几个妇人,宋陌正忙活招呼她们。

    那边伙计见两人总算离得远了些,赶紧把饭菜端了上去。

    林沛之看看唐欢,试探着问:“水仙,我也没吃饭呢,要不我让他们再上两个菜,咱们一起吃?”

    “行啊,全都记在你账上。”唐欢舀了一勺嫩嫩的豆腐,边吃边随意地道。

    林沛之不置可否,特意点了这里最贵的菜。打发走伙计,他悄悄靠近她,“豆腐好吃吗?”

    唐欢装作没有听懂他声音里的暧昧,不耐烦地道:“好吃不好吃,你自己尝尝不就行了?”

    林沛之笑,“其实我更想尝尝水仙的豆腐,只是不知何时才能得偿所愿。”看她的态度,似乎已经不生他的气了?他不知道为何她会如此,他也不想探究,只要她愿意玩,他就奉陪下去,直到她心服口服,心甘情愿给他。

    就猜他会这么说!

    唐欢抬眼,隔着人群望向宋陌,想了想,扭头看林沛之,眼波流转,“今晚我要熬骨头汤喝,你要过来尝尝吗?”

    林沛之眼中立即漾起惊喜笑意,“求之不得。”

    “不过,骨头汤可不是白给你喝的,我要你,给我带点助兴的东西。”唐欢放下白瓷勺,倏然朝林沛之靠近,左手悄悄探到他胯-下,媚眼戏谑:“什么才能助兴,懂了吗?林少爷,你手上应该有好东西吧?可别拿那些不入流的伤身货色来糊弄我。”

    到底是在外面,林沛之也没玩过这么刺激的,微微躬了身,一边掩饰两人的动静,一边自信回道:“水仙,对我而言,你就是最助兴的,用不到那些外物。”他说的是真心话,就像现在,她的手只停在他腿间,他已经兴奋起来了。

    “是吗?”唐欢慢慢收回手,笑着看他:“可惜你还没能完全挑起我的兴致,林少爷,你该不会没有吧?”

    林沛之被她刺得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危险,“有没有,晚上你就知道了。不过,水仙,既然你要玩大的,到时候受不住了,可别跟我哭。平时我对你怜香惜玉,但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是我想饶你,你家林二爷也不答应。”

    唐欢轻轻笑,嗔他一眼,低头吃饭。

    唉,可惜这么好的货色,只能看不能吃……

    饭后,林沛之还有事,约好晚上登门时间,提前走了谢男神独宠之恩。

    大晌午的,人家都做完午饭了,出来买肉买菜的人并不多,肉铺前终于没人了。

    唐欢让伙计炒了两个素菜,放在食盒里,亲自过去给宋陌送饭。

    没有人买肉,宋陌坐在里面,面前摆着一张小矮桌,上面有饼有一包咸肉干。

    “你就吃这个啊?”

    唐欢招呼没打,直接走了进去,在宋陌起身赶人之前,抢着在他对面半蹲下,迅速将食盒里的素菜拿出来摆好,“宋陌,我叫你过去吃你不去,那我只好给你送来了。我想啊,你天天都在跟肉打交道,估计没有胃口吃荤菜了,就特意让他们弄了两个素的,你看看合胃口不?要是不喜欢,明天我让他们准备两道别的,或者你喜欢吃什么,现在就告诉我吧。”

    宋陌一手拿着饼,一手拿着筷子,等唐欢一口气说完,才抬眼看她,“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会跟你动手?”看她熟门熟路的样子,听她那亲昵自然的语气,她以为她是他什么人?

    “拿走,再来一次,我才不管你是男是女,直接打你。”

    “宋陌!”

    唐欢气呼呼地拍了一下桌子,“宋陌,我这是关心你才……”

    宋陌皱眉打断她:“我不用你关心。马上拿着你的东西走,别等我送你出去。”

    “走就走!”唐欢猛地站起身,恨恨地指着他脑袋骂他:“宋陌,你就这么冷冰冰的吧,怪不得一直娶不到媳妇!你看看,那么多女人围着你,天天跑来看你,可是除了我,谁敢跟你多说一句话?宋陌,我不怕你不嫌弃你不好相处,遇到我是你运气好,我告诉你,比你好的人有的是,你别以为我这辈子就非你不可了!你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连我也不理你了,看你怎么办!”

    宋陌面无表情。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厚的脸皮?刚刚还在自家饭馆门口跟男人打情骂俏动手动脚,现在就跑来他这里诉情来了?

    他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把旁人都当成傻子吗?还是真以为凭着一副好皮囊,所有男人都会陪她演戏?

    宋陌继续吃饭,旁若无人。

    唐欢紧紧盯着他脸,慢慢俯身,装出要收拾菜盘的样子,然后手一抬,飞快在他俊脸上摸了一把。

    宋陌骤然起身,伸手就要去抓这个再三捉弄他的女人,可唐欢早撒腿跑了,边跑边笑:“宋陌你快去洗把脸吧,脸上跟猪肉似的,好多油啊!对了,那两个菜你吃完了记得把盘子刷了再送回饭馆,别偷懒!”

    她跑的快,宋陌追到铺面门口时,她已经快要溜回饭馆了。

    路上行人好奇地朝他望来,宋陌攥紧拳头,暂且压下心中怒火,转身回去。

    一转身,目光便落在了当中。

    小小的方桌上,摆着一道蒜苗炒豆芽,一道凉拌菠菜,嫩白鲜黄,碧绿清新,都是最最寻常的农家小菜,却莫名其妙让他的火气为之一降。本想将盘子扔到街上的冲动,也慢慢压了下去。

    她不嫌丢人,他可不愿意陪她。

    情不自禁咽了下口水,宋陌将两个菜盘摆到旁边,决定等明早起来摆摊时,趁街上无人之际将东西放到饭馆门口去。至于是被乞丐拿走还是被野狗吃了,都跟他没关系。

    她的东西,他半点不沾,免得她再来胡搅蛮缠娇妻呆萌,总裁大人甩不掉。

    吃完饭,他躺在里面简单搭起来的床板上休息,躺着躺着,忽的记起被她摸的那一下。

    等宋陌回过神,他的手已经碰到了自己的脸。

    油吗?

    ……算了,理她做什么,油不油都跟她无关。

    下午生意渐渐又好了起来,忙忙碌碌中,宋陌偷偷朝饭馆那边瞥了两眼。晌午她不停地看他,就算瞎子也能察觉到。

    饭馆门口只有一张空桌子,并不见她人影。

    讨厌的女人不见了,宋陌蓦然觉得身上一轻。

    而这个时候,唐欢已经回了家,正指使汤圆把一架木梯靠在西边靠近屋檐的墙壁上。

    确定稳了,她灵活地往上爬。

    “夫人,你小心点别摔着!”汤圆不放心地跟着她往前挪,最后立在墙根下,紧张地盯着她。

    唐欢扶着最上面的把手,抬脚,跨上墙头。

    墙东边是她家后院,西边就是宋陌的后院了。

    猪舍鸡舍都搭在后院门口那边,离她很远。而她身下,是一片菜园,菜园旁边支起两根木头架子,上面扯了粗绳,晾了几件男人衣物。

    唐欢一眼瞧见了宋陌的亵裤。

    她偷笑出声,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夫人!”汤圆惊得脸都白了,却又不敢大声喊人。

    唐欢并不理会汤圆的大惊小怪,在宋陌后院溜达一圈,发现没有别的好玩的,就把那条亵裤拽了下来,扔过墙头,然后她踩着一个篮筐跃了上去,再跳回自己院中。

    亵裤被汤圆嫌弃地搭在了梯子上,“夫人,你这是,这是要做什么啊?”

    唐欢拿起亵裤往里走,一边有些不悦地道:“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乖乖听话就好了,少问些为什么。”若不是被人伺候的感觉不错,她真懒得留这些丫鬟婆子,碍手碍眼的。

    汤圆脸色一白,乖乖跟在后面,不再说话。

    在屋里睡了个小觉,醒来已是日落黄昏,唐欢收拾打扮一番,出了门。

    她哪也没去,就站在家门前桃树下,心情愉悦地欣赏眼前春光,顺便等宋陌回来。

    远远的,瞧见他从桥上拐了下来。

    唐欢走到小路中央,面朝他,脸上是温柔笑意。

    宋陌早在桥上时就看见了那个寡妇,他有一种预感,她是在等他。以前她也这样等过自己,只是那时她靠在她家门口,侧脸对着他,从来没有如此大胆过。

    宋陌不想看她,但垂眸避开或左右旁顾,倒好像显得他不敢与她对视般。

    于是他抬着头,看她身后的夕阳。

    柔和霞光迎面洒下,偏偏在那金色的光芒里,她一身白衣绿裙站在那儿,笑盈盈的,让人无法忽视。走得越近,就越刺眼。

    宋陌往一侧挪了两步,准备从她身旁经过。

    唐欢笑着拦住他,“宋陌,晌午的菜好吃吗?”

    真以为他不敢动手吗?

    宋陌脸色越冷,大手陡然抬起攥住她胳膊,准备推往河边主角总想攻略我(快穿)。

    唐欢没了武动,眼力可还是有的,宋陌一抬胳膊,她率先扑到他怀里,紧紧抱着他,如此一来,倒好像是宋陌将她扯入怀中似的。

    “宋陌,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啊。”唐欢故意用自己的胸脯蹭他,仰头娇笑,然后在宋陌再次发力之前,迅速捏了他臀一下,闪到一旁:“宋陌,晚上我请林沛之喝酒,算是解决上次的恩怨。你要不要过来一起喝两杯?顺便也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淫-妇!”

    宋陌冷着脸丢下这两个字,大步朝家门口走去。

    唐欢隔着几步跟着他,“宋陌你太过分了,早上骂我贱妇,现在又骂我淫-妇?我哪里淫了?不就是摸了你两下吗?可我喜欢你啊,对自己喜欢的人亲近一点,不算是淫吧?”

    宋陌顿住,转身看她:“今天是最后一次,以后你若再敢纠缠,我绝不会把你当做女人。”

    唐欢并不害怕,左右前面无人,她直接将手放在胸口,当着宋陌的面揉了两下,哀怨地望着他:“你,你太坏了,我身上哪里不像女人了?刚刚你不是都碰过了吗?要不我再让你摸摸?”

    宋陌眼中冒火,攥着拳头,今日他不教训这淫-妇,恐怕她要纠缠他到底了!

    唐欢才不会白白给他打,扭头往回跑,跑到自家门下,见宋陌冷着脸站在原地,她靠到门墙上,丢给他一个妩媚秋波,声音羞涩欢喜:“宋陌,我就知道你心里是喜欢我的,你看,你只是吓唬吓唬我,并不是真的想打我呢。”

    宋陌朝她走。

    唐欢挺胸,“你要是想打我,那可不行,你要是想摸我,那,那你晚上过来吧,等我送走林沛之,就好好让你罚,怎么样?”

    宋陌加快了脚步。

    唐欢嘿嘿笑,跑进门,及时将大门关上。

    宋陌气得踢了门一脚,发出一声闷响。从来只听说恶霸调戏良家女子,如今他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被一个没羞没臊的寡妇戏弄,宋陌恨不得打死那个女人,偏偏他就是无法真正对女人下手,除了威胁,旁无他法。

    等他回了家,去后院收衣服,发现亵裤不见了,马上想到是她所为。

    唐欢一直听着他那边的动静呢,知道他在后院,她爬上梯子,没有上墙,就站在梯子上冒出头。见他果然立在晾衣绳前,额头青筋暴起,她不由笑了出来,“宋陌,你脸色那么难看,是丢了东西吗?丢了什么啊,我帮你找找,唉,风这么大,说不定把你院里的东西都吹到我这边了。”

    “给我拿回来。”宋陌走到墙下,仰头看她,眼底怒火汹涌,让他那双眸子越发幽深。

    “还你什么啊?”唐欢很无辜地与他对视。

    宋陌握拳,忽的攀住墙头抬脚跨了上去,唐欢吓了一跳,立即就想爬下去。

    宋陌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放过她?他在墙上站稳,俯身握住梯子顶端的扶手,使劲一按,就把梯子下面按翘起来,离开了地面。唐欢吓得尖叫一声,整个人趴在梯子上,随着梯子慢慢升高,她几乎对地面持平了。

    “宋陌,有话好好说,你别这样欺负人!”

    让她从更高的地方跳下去都没关系,但现在她趴在梯子上,若宋陌将梯子扔下去,她不但要掉在地上,还得撞着梯子穿越之依山傍水。唐欢不怕疼,可如果能够不疼,她为什么非要自己找罪受呢?再说,她现在头上还带着伤,虽说感觉没啥事了,但,万一呢?

    所以她真的怕宋陌一气之下把她扔下去。

    看着她乖乖趴在那一动不敢动,宋陌胸口的郁闷总算消了些,“让你的丫鬟把我衣裳拿出来,否则我马上扔你下去。”

    “别扔别扔,我听你的还不行吗?”唐欢乖乖投降,扭头喊汤圆。

    汤圆匆匆赶过来,看到这情形,吓得腿都软了,夫人,怎么跟宋屠闹成了这样?听夫人吩咐,她二话不敢多说,赶紧跑到屋里,把自己刚刚绣好的亵裤仔细折好,确定宋屠一时发现不了异样,这才跑了出去。

    宋陌双手握梯,没法接,便让汤圆把东西扔过墙头。

    汤圆自然听命。

    东西落地,宋陌冷声警告梯子上的女人:“今日算是警告,别以为我真拿你没办法了。”说着,手一松,梯子底下瞬间坠地,因为不稳,慢慢朝一侧歪了过去。

    宋陌早跳下去了。

    当然唐欢也没有出事,汤圆力气大,很快便稳住了梯子。

    梯子稳住了,唐欢蹭蹭蹭往上爬。这时宋陌刚把亵裤捡起来,正要收旁的衣裳,眼角余光中突然出现一个身影,他皱眉看去。

    唐欢叉着腰立在墙头,朝他哈哈大笑,“宋陌,你看看你的衣裳,我在上面加了点东西呢。那可是我亲手绣的,以后你只要穿着它,就跟我贴在你身上一样,哈哈!”说完,再不给他抓住的机会,转身跳了下去。

    这个找死的女人!

    宋陌暗骂一声,低头,展开亵裤。

    外面好好的,只是大腿内侧左右多了针脚。亵裤是细白布,那针脚则是水红线。

    宋陌寒着脸翻过亵裤,夕光灿烂,立即照在左右的两个小字上……水仙!

    她竟然把她的名字绣到了他亵裤上,还是这种位置!

    “……以后你只要穿着它,就跟我贴在你身上一样……”

    宋陌一把丢下亵裤,强忍着才没有踩上两脚。

    那女人!

    “怎么样,宋陌,我的绣活做的还成不?宋陌,这可是我第一次给男人缝衣服呢,我相公都没有那个运气穿我做的衣服!你一定很欢喜吧?对了,你赶紧去屋里试试,看看舒服不舒服,要是哪里觉得不妥,我再帮你……”

    墙根下,唐欢想象着宋陌的脸色,故意又拿话刺他,只是她话未说完,一块儿砖头忽然飞了过来,“嘭”地一声坠地,差点就砸到她!

    作者有话要说:欢欢:笑眼问君君不语,亵裤飞过墙头去

    宋陌:滚!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Sonia220扔了一个手榴弹

    peggy扔了一个地雷

    111扔了一个地雷

    胖子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