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31章 恶邻

笑佳人2017-2-15 23:44:43Ctrl+D 收藏本站

    七桥镇镇东头住着一户读书人家,梅家。

    梅秀才他爹是几十年内镇里出过的唯一一位举人,还是二十五岁时就中的举,可谓是前途不可限量,颇受附近乡绅看重。举人老爷也有些手段,很快就攒下了一份家业,不但从村里搬到了镇上,还在主街盘下一间饭馆,刨去伙计工钱和各种花销,每月至少也能赚五六两银抗战惊雷。

    房子有了,家产有了,举人老爷看看身边大字不识一个的村姑媳妇,准备纳一房娇滴滴的小妾。

    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举人老爷出门时不小心绊了一跤,活该他倒霉,脑袋上什么伤口都没有,愣是再也起不来了。

    村姑媳妇是个好强的,葬了丈夫,一人把刚出生的儿子拉扯大,还供出了一个秀才。

    梅秀才生的清秀俊朗,可惜身子骨生来就弱,每逢春秋都要病上两场。与功名相比,他娘觉得还是先让儿子传宗接代更重要,便开始张罗给他娶媳妇。哪想梅秀才眼界颇高,姑娘太高、太胖、太矮、太壮、太丑了他都看不上,后来被老娘逼烦了,躲回老家小住,这一住,就被村里一位名叫水仙的美丽姑娘迷住了。

    水仙是孤儿,从小寄居在姨母家,上面有一个姨姐下面有两个姨弟两个姨妹,连姨姐妹们都得下地干活,她更是像丫鬟一样忙里忙外,好“主动报答”姨夫姨母的养育之恩。遇见梅秀才那年,她刚好十五岁,不涂脂粉不着锦衣,却身段窈窕姿容明艳,天生妩媚风流,只一眼便夺了梅秀才的魂。

    在村人眼里,梅秀才无疑是姑娘心目中的乘龙快婿,姨姐妹们心动了,水仙自然也心动了。

    凭借天生好容貌和自小寄人篱下锻炼出来的心眼,几次偶遇后,她很快收获了梅秀才的爱慕怜惜,让他不顾水仙姨母再三言语诋毁,不顾自家老娘的反对,三媒六聘把水仙娶回了家。

    洞房花烛夜,酒不醉人人自醉。

    水仙羞答答地躺在大红被褥上,俏脸通红,被梅秀才剥粽子似的褪去衣裳,露出里面白嫩嫩的女儿身。眼前雪肌诱人,鼻端清香荡漾,梅秀才血脉卉张,哪里还记得什么斯文,扑到娇娘子身上一阵乱摸乱啃。水仙呢,知道如何让男人更喜欢自己,于是她并不似旁的姑娘那般娇羞任夫君为所欲为,而是大胆的迎合他,勾的梅秀才进门前便交待了一次。

    梅秀才体虚,经此一次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可他是新郎啊,洞房夜,这般已经够丢人了,若是不破了娘子身子,他还用活吗?遂强撑着继续搂抱亲热,这次稍微好了点,只是才入了半截指头那么深便又交待了,身上大汗淋漓身下精泄不止,声声粗喘中白眼一翻,找他爹去了。

    儿子死在媳妇身上,秀才老娘痛不欲生,骂水仙是狐狸精,专门要男人命的,要休了她。

    水仙可不是软弱可欺的主。

    因为违背姨母意愿嫁给梅秀才,她跟姨母家里已经闹僵了,如果被休回去,等待她的不定是什么下场,所以发现相公暴毙后,她咬破腕子染红了元帕。待婆婆骂她,她拿着元帕哭自己已经是梅家人了,肚子里极有可能有了梅家的骨肉,求婆婆不要休她。

    她哭得可怜,远近街坊都替她说话,秀才老娘一是碍于人言,二是为了儿子的骨血,只好认了她这个儿媳妇。两个月过去,水仙肚子没有半点变化,请来郎中一摸就知道没有身孕。秀才老娘再次提出休她,水仙哭得凄惨无比,扬言她与夫君情深,生是梅家人死是梅家鬼,本想替夫君奉养寡母,既然婆婆不喜欢,她干脆下去陪夫君好了,作势便去撞墙。

    她怎么会死呢?别说梅家有丫鬟婆子,就是街坊邻居,见她这般,也都要劝阻啊。

    这出以死明志的戏,为水仙赢来一片赞誉,秀才老娘若是再坚持休妻便是恶婆婆,只好作罢。

    接下来的三年,便是水仙跟婆婆斗法的过程。人前她对婆婆百般孝敬,人后她跟她阴奉阳违,从来不任由婆婆折腾揉捏。早上秀才老娘跟旁人说她坏话,晌午她便出去哭诉各种为人媳妇的委屈,偶尔不小心露出身上伤痕魔兽要塞。水仙演得好,镇民大多都信她,气得秀才老娘大病一场,水仙趁机收拢下人伙计的心,真正接管饭馆生意,秀才老娘得知后,吐血身亡。

    自此,水仙真正成了梅家主人。她遣散家中老仆,只买了两个粗使丫头还有一个看门婆子,白日里出门时,身边带着一个丫头作伴。因为当家作主了,因为再也没有人能将她手中产业夺走,她也不必像以前活得那么刻意,随心所欲,过得好不快活。

    寡妇门前是非多。

    她一个貌美小寡妇常常抛头露面,名声渐渐臭了起来,闲言碎语越来越多。

    水仙一点都不在乎。

    她去饭馆坐镇,店里生意能比平时好上一倍,被那些臭男人看上两眼又如何?只要能赚银子,别说看两眼,就是有胆大的偷偷摸她小手,她也笑呵呵地跟人家打情骂俏。偷东西是罪,女人出门跟男人说话可不是罪,没人能奈何她!那些喜欢背地里指指点点的黄脸婆子们,还不是嫉妒她财貌双全?嫉妒她没有相公却有众多男人争相讨好?

    但她也不可能事事如意。

    譬如斜对面肉铺里的那个屠夫,也就是住在她隔壁的那个冷脸男人,便是水仙的眼中钉。

    她对宋陌,可以说是因爱生恨。

    对梅秀才,水仙是有点感激的,毕竟那个男人将她从泥坑里救了出来,给她名分给她富贵。她也想过跟他好好过日子,孝敬婆婆,做个令人羡慕的秀才娘子。可她跟梅秀才无缘,连真正的夫妻都没能做成,跟婆婆也没有缘,为了好好活着,她必须让自己留在梅家,必须跟婆婆作对。

    婆婆在时,她行事谨慎,坚决不给她休她的把柄。但她正是姑娘家最好的年纪,洞房时也尝到了些许欢好滋味儿,哪能不思春?待婆婆去后,没人能约束她了,水仙便想找个好男人招赘进来。当然,若是对方没有一大堆烂七八糟的亲戚,她也愿意带着嫁妆改嫁的,左右她已为夫君守了三年,符合本朝绝户之家寡妇得家产的法令。

    思春之际,水仙每次想到的都是隔壁的宋屠,宋陌。

    宋家世代都是屠户,闲时替人杀牛宰猪,平常以卖肉为生,自然攒下不菲家产。到了宋陌这一代,长辈均已辞世,家中只有他一人,这就符合了水仙嫁人的条件。

    最让水仙动心的,还是宋陌的相貌。

    其实宋陌习惯早出晚归,水仙在家里很少正面碰到他,偶尔站在院子里能听到隔壁打水洗漱磨刀劈柴等动静。直到她第一次去自家饭馆,出门瞧见别对面肉铺生意热闹非常,便倚门凝望,望着望着,买肉的众人散去,露出店主身影。

    与想象中的五大三粗满脸横肉不同,冷冷站在那里收拾案板的宋陌,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好看的男人。

    怪不得去他那里买肉的多是媳妇姑娘们,甚至还有轿子停在铺前,里面坐着哪哪家的小姐。

    男人爱女人的颜色,却不知女人同样在乎男人相貌。

    望着宋陌的身影,水仙不由一阵脸红心跳。

    要是能嫁给宋陌,她愿意做个安分的好女人,相夫教子。

    她想方设法跟他偶遇,却只换来他冷眼相对,看得她遍体生寒,他则不发一言大步离去。

    她厚着脸皮请媒人探底,宋陌连门都没有让媒人进,媒人站在门口才说了来意,眼前的大门就被无情地关上了。

    水仙一番痴情空付,心中生恨,开始找宋陌的茬。

    两家都住在镇东,她是边上第二家,宋陌边上第一家,远处便是田地放啸大汉。梅家当初选这里是因为主街上的宅子买不起,宋家则是因为宰杀牲畜有点扰民,特意选了偏僻处。

    宋家后院有猪舍鸡舍,都是宋陌一人打理,那种东西,饿了便会发出声响。水仙就趁宋陌喂食时,捡起小石块扔过去,骂他扰邻。石块儿有没有砸中宋陌,水仙不知道,她只知道,如果说之前宋陌对她是跟其他人一样的冷漠,现在,他看她的眼神里就带了厌憎。

    宋陌无视她,水仙心里有怨,宋陌憎恶她,水仙莫名其妙就生出一种快感。

    就算是厌恶,她也要他眼里有她。

    家中常有媒婆登门,大多都是替有钱老爷少爷们来说项的,欲纳她为妾。水仙直接将人轰走,现在她有钱有权,为何放着好好的逍遥日子不过,还要去看旁家主母的脸色?

    也有单身的风流少爷来寻她,想跟她春风一度,说除了名分,什么都能给她。这种人,水仙既不答应也不拒绝,一心吊着对方,勾的对方心痒难耐,常去饭馆点菜不说,偶尔还送点小礼物什么的,金银首饰,绫罗绸缎,水仙来者不拒。

    有一次暴雨骤降,水仙没有带伞,正要唤伙计去买把,一位少爷笑着说愿意送她回家。

    水仙正要拒绝,但瞧见那边正准备收摊回家的宋陌,想了想,同意了。

    到了家门口,她故意跟那少爷在门外嬉笑。宋陌走过来,水仙偷偷看他,发现他唇角抿的更紧。

    他心里,一定是在骂她不守妇道吧?

    一个古板的人,看到无耻之徒肯定会生气的。

    水仙便频频答应旁人送她回家,偶尔还会在院中置办酒席,故意欢声笑语。

    她只顾着气隔壁的男人,却忘了前来招惹她一个寡妇的男人,绝对不会是好男人。

    有个少爷醉酒,要强她。

    水仙其实也醉了,因为醉了,脑袋里有些糊涂。她本来也是不愿意的,但如果清醒着,她会游刃有余地对付这个男人,可她醉了。她觉得委屈,她生的这么好看,为什么旁的男人都喜欢他,宋陌就对她不屑一顾?

    她故意拼命挣扎,大声喊叫,想看看宋陌会不会过来救她。

    然后,她失望了,直到被愤怒的少爷一把推倒撞在墙上时,隔壁都没有开门声。

    宋陌,你真的好狠心……

    意识模糊前,望着逃离的男人身影,水仙想的依然是隔壁那个男人。

    头破血流,水仙昏死。

    请医治病,唐欢醒了。

    靠在床上,她摸摸头顶缠着的白纱,唇边漾开浅笑。

    不错,这个水仙,除了有些傻,其他的,她都很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第一章,照例是交待背景,希望大家喜欢~

    Sonia220扔了一个地雷

    夭夭b1g扔了一个地雷

    peggy扔了一个地雷

    小水是我的扔了一个地雷

    燕晚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