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30章 是谁

笑佳人2017-2-15 23:44:17Ctrl+D 收藏本站

    深更半夜,宋陌当然不会跟侄女探讨男女行房问题,更不会让她再帮他一次。既然她动来动去不老实,他干脆牢牢抱紧她,强迫她快点睡觉。

    其实唐欢不用他强迫的。

    今晚帮他,不过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现在胳膊都酸了,她才没心思再伺候他。她是采花贼,要的是自己舒服,学的那些手段也是为了采花时尽快收服男人,并不是她费心费力然后眼睁睁看着男人是如何舒服到交待的。

    宋陌搂过来,她便乖乖窝在他怀里,美美睡去。

    黑暗中看不清彼此,容易肆无忌惮,但当白日来临,便不得不面对晚上造成的尴尬。

    宋陌根本不敢看侄女。做了那种事,哪怕她不懂,他自己亦心中有愧。更何况,他还摸了她亲了她,那不是一个二叔能对侄女做的。她说她喜欢她愿意,可他就是无法控制的心虚,怕某天她突然不喜欢他了,再想起昨晚,会恨他。

    直到发现侄女没有像往日那般缠着他,宋陌这才疑惑又紧张地抬头看向她,却见她低着头,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锦枝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他担心地问道,一时忘了昨晚的荒唐。

    唐欢摇摇头,“没有,我吃饱了,二叔你吃完直接去地里就行了,一会儿侄女刷锅。”低头说完,起身去了西屋。

    宋陌呆住了。侄女,这是生气了?

    偏偏这种事情,他没法如上次因董明华惹她生气后那般追进去哄她。

    刷完碗筷,宋陌看看西屋门帘,心情复杂地出了门。

    晌午唐欢照旧给他送饭,送的却只是他一人的饭。她已经在家里吃过了,宋陌吃的时候,她离他远远地坐着,他问话她就说,他不问她就默默望着远方,目光呆滞。等他吃完,她收拾好东西迅速离开。

    宋陌心慌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不再像往常那样钻到他怀里,虽然还睡一个被窝,她却是背对他睡的。奇怪的是,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他都是一人睡觉,以前没觉得什么,现在侄女突然不抱自己了,宋陌竟觉得空落落的,难受的很。他想跟她说说话,张了几次嘴,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在这样的沉默中,黑夜仿佛也变得无比漫长。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都是这样过的违规上位[重生GL]。唐欢始终冷淡,宋陌不敢开口询问。

    麦子终于都收到家里了,唐欢的月事明天也能结束了。

    晚上,她把自己放在西屋的被子搬了过来,一边铺被子一边头也不抬地道:“二叔,今晚我试试自己睡,要是能睡得着,不再害怕了,明晚我就搬过去。总跟二叔一起,还是,不太方便。”

    宋陌站在地上,看着脚下,“嗯”了一声。

    他能说什么?留她?

    是他说两人不能在一起的,是他说他不喜欢她的。

    躺下后,两人背朝对方。

    宋陌胸口仿佛被堵住了。

    今晚,是他跟侄女最后一晚睡一个屋了。她生他的气了,她要搬回去,她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没有亲昵地跟他说话了,或许,接下来她会一直这样对他吧?

    这不是他盼望的吗?他是她二叔,她是他侄女,她说喜欢自己,他让她不要胡思乱想。现在侄女真的收心了,他还难受什么?难道他还想一直这样不清不楚地抱着她睡下去?早晚,她都要嫁给别人,早晚,她将躺在另一个男人怀里,帮那个人……

    宋陌烦躁地翻身。对面,侄女肩膀露在被子外面,皎洁月光下,显得那样单薄。

    最后一个晚上了……

    情不自禁地,他伸手,拽住她的被子,想替她掩好。

    察觉到他的动作,唐欢忽的往前挪去,远离他,同时用被子裹好自己,很是害怕地道:“二叔,你,你快睡吧,别,别碰我,行吗?”

    宋陌的手顿在半空,胸口似被人重重捶了一拳。

    她怕他,她不让他碰他,她把他想成了什么?他只是想替她掩好被子。

    “锦枝,二叔……”

    唐欢缩到被窝里,蒙住脑袋,不听。

    宋陌闭上眼睛,双拳紧握。

    罢了,既然她不愿意听他解释,那就这样过下去吧,大不了,以后他白日里少回家,不碍她的眼。

    第二天,宋陌埋头忙碌麦场打麦的事,傍晚归家,发现她已经搬过去了。

    吃饭时,她只提了一句,便再也没有说话。他回屋,倒在炕上,只觉得在外面忙碌了一天,都没有想她让他更累。

    外面她在走来走去,烧水,搬浴桶,准备洗澡。

    若是以前,他会自然而然地帮她兑水,但现在,就算他心无旁骛,她也不敢让他进去吧?或许,她还会把门从里面插上?在她心里,他不再是那个可靠的二叔,而是变成了欺负她的恶棍吧?

    宋陌真的很后悔。如果那晚他再坚持片刻,两人便不会闹成这样子。

    对面屋子里,唐欢心情很不错。

    身上彻底干净了,痛痛快快洗个澡,一会儿就去找他。晾了他这么多天,看他整天黑着脸忙来忙去,回来后总是偷偷看她,小心翼翼生怕她发现后会反感他的傻模样,她怎么就那么想笑呢!

    还是师父说的对,动什么都不能动情,动了,就要被人牵着走了。

    沐浴更衣,唐欢连抹胸都没穿,直接披上薄薄的睡衣,躺在炕头听那边的动静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

    幸好,这人喜欢干净,每天睡觉前都会冲个澡。

    月亮慢慢爬高,唐欢轻轻下地,到他门前拍门,“二叔,二叔……”好二叔,快开门吧,侄女来安慰你啦!

    宋陌噌地坐了起来,看着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二叔,你快点开门,锦枝好害怕……”唐欢慢慢蹲了下去,低声哭道,又急又怕。

    宋陌直接赤脚跳下地,拉开门,瞧见蹲在那里的人,心疼极了。刚想去扶她起来,唐欢猛地扑到他怀里,“二叔,二叔抱着我睡!锦枝一人睡不着觉,二叔别不理我!”

    “别哭别哭,二叔抱你睡,别哭了啊……”

    她回来了!

    宋陌说不出现在心里是欢喜多,还是疼惜多。他熟练地将人抱到被窝里,刚躺下,她就如之前那般紧紧钻到他怀里。她抱他抱得那样紧,那种被依赖被需要的充实感觉,瞬间扫去了这几日盘旋在他心头的阴霾。宋陌头一次主动回抱她,“锦枝别怕,二叔陪着你,再也不欺负你了。”

    唐欢恨恨地咬了他一口,“二叔就是欺负我了,这么多天你都不跟我说话,二叔一定是嫌锦枝太,太放荡,所以看不起锦枝了!”

    宋陌真是冤枉死了!

    “我什么时候不理你了?明明是你……别咬别咬,好好好,是二叔不好……锦枝,别哭了,那晚是二叔不该唐突你,不是你的错,你千万别再胡思乱想了。你是好姑娘,你是二叔眼里最好的姑娘,二叔怎么会嫌弃你?”

    唐欢不说话,埋在他胸口呜呜痛哭。

    宋陌抱紧她,轻轻拍着。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深究,能够再次将她抱在怀里,他心中溢满了满足。

    “二叔,你知道锦枝为什么要搬回去吗?”哭了会儿,觉得差不多了,唐欢慢慢平静下来,小声诉情,“二叔,那晚,那晚你帮我抓过痒后,我梦到二叔压在我身上,跟我做了那样的事。然后第二天晚上,我刚想抱二叔,身上又痒了,我不敢再抱,也怕二叔抱我我忍不住再次唐突了二叔,便躲着你。但我又盼着二叔碰我,因为那样说明二叔没有厌恶我,可我等了一晚上,二叔都没有碰我,早上也不跟我说话。我就想,二叔一定觉得锦枝是个坏女人,锦枝,锦枝不想讨二叔的嫌,只好提出搬回去,二叔也一句都没有留我,果然……”

    宋陌震惊,既为她的那场梦,又为她后面的话。原来她没有生气,而是误会了,以为他嫌弃她?

    “锦枝……”

    他急着解释,唐欢却捂住他嘴,“二叔,你先听我说完。二叔,我知道你瞧不起锦枝,可我真的离不开你了,这几晚没有你抱着,我都睡不安稳。二叔,你把我当侄女看也好,当,当女人看也好,锦枝求你以后都搂着锦枝睡,行吗?我想二叔,一晚看不见,我都想。二叔,你有想过我吗?”

    她仰着头,一双泪眼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对着这样美丽的眼睛,对着那样缠绵的情意,宋陌不由说了实话,“想,二叔也想抱着锦枝。”

    唐欢满足地笑了,目光温柔,然后趁他怔住之际,抱住他肩膀,翻身压了上去,亲他。

    唇刚碰上,宋陌慌忙撑开她肩膀,扭头避开她:“锦枝,别这样,二叔……”

    唐欢用小腹磨他,哭道:“二叔,我也不是故意的,可我现在一碰到你,就会想起那晚的事,就会想起那个梦,身上便痒得厉害。二叔,我好难受,你就让我亲亲吧……那天你痒成那样,侄女不也帮过你吗……啊,二叔你那里又鼓起来了,好二叔,你先亲亲我,一会儿侄女就帮你天煞孤星。”强行挣开他手,捧住他脸深深吻了下去。

    他躲她追,他退她进,唇齿纠缠。

    宋陌胸膛起伏,想推她,她却抓着他手放在她腰上,“二叔,二叔我背上好痒,你帮我摸摸。”她的手同样钻进他中衣,胡乱动着,不知怎么就把他中衣解开了。

    “锦枝……”等宋陌反应过来时,她上面是光着的。

    他还是想推她,力气却根本不足,唐欢心中有数,脸贴着他发烫的脸,轻声喃喃,哀怨缠绵:“二叔,锦枝喜欢你,喜欢抱你,喜欢你同样对我。二叔,你想知道我做的那个梦吗?梦里咱们也是这样,只是梦里的你对锦枝更好,你摸我亲我,还,还把你的那里弄到了我里面,原来真的能进去的……二叔,你摸摸,我这里都湿了……二叔,锦枝里面好痒,二叔用它帮我止痒,行吗?”

    她的唇碰到他脸,她的手在他手臂腰侧游走,她的胸脯磨着他胸膛,她的腰腹来回按压他的嚣张,她细长的腿不停磨着他腿,就连她可爱的脚指头,都轻轻刮着他撩着他。宋陌好似突然置身于熊熊烈火,她就是火苗凝聚成的妖,想要融化他。

    身体渐渐不受控制。

    最后一丝理智消失之前,他抓紧她腰不让她动,“锦枝,别说了,我是你二叔,那是只有夫妻才能做的。”

    唐欢咬他的耳朵,“是吗?那我们现在在做什么?二叔,锦枝心里只有你一个男人,心是你的,身子也是你的,今晚你要是不要我,我再也没有脸见你,那二叔想让我走,还是让我死……二叔,要了锦枝吧,锦枝这几晚夜夜都梦到二叔,梦到二叔用你下面的大.东西撞我……二叔,那样很舒服的,二叔……”

    她慢慢往下挪,手指灵巧地解开他裤绳,摸他,“二叔,你看,你……啊!”

    话未说完,肩膀被人按住,整个人都被掀了下去,等唐欢从一阵熟悉的疼中收了魂,宋陌已经在她身上动作了,粗喘连连,那个狠那个急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跟人拼命!

    那个连侄女皱皱眉头都要心疼的好二叔呢?那个连替她查看伤口手都会颤抖的羞涩二叔呢?

    唐欢疼得连哭都没有力气了。

    又是这样!

    又是他毫无预兆地将她压在下面,又是他粗鲁地闯进来!

    她算是看透了!别管什么身份什么脾气,宋陌他天生就是一个畜生!

    想求他慢点,可唐欢犯倔了,抓着褥单紧咬红唇,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这是她自找的,是她看上了一个外表冷清内心禽兽的畜生,是她非要找他下手的。疼就疼吧,快点完事,她继续下一场梦去了。等九场梦结束了,看她怎么收拾他!

    宋陌没想这么粗鲁的,实在是她的话她的动作太折磨人,刚刚他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知道再不进来,他会死的。

    几次进出后,体内不受控制的猛兽好像找到了宣泄口,猛兽走了,他也清醒了几分。外面明月高挂,月光如水漫进来,他看见她眉头紧皱贝齿咬唇,痛苦非常,脸上更是泪水涟涟。

    “锦枝……”

    心疼了,怕了,宋陌不敢再动,想要退出去。

    唐欢笑了,抬腿拦住他,“二叔别走,侄女很舒服……”

    怎么看都不像是舒服的,反而更加让人觉得可怜。

    宋陌忍不住低头亲她,亲她的眼泪,“锦枝别哭,都是二叔不好,不过你放心,二叔既然要了你,以后就会对你好谢男神独宠之恩。你要是愿意,二叔带你离开这里,咱们去一处没有人认识咱们的地方过日子,二叔娶你……锦枝,你愿意吗?”没要她之前,他可以拒绝她,现在这样,他必须对她负责。

    “二叔真好。”唐欢睁开眼睛,情意绵绵地看着他,没想到这一看,便怔住了。

    这个男人太好看。夜里,看不出人黑人白,五官天生的优势便全都展露出来。长眉星眸,清俊脸庞,因为眼中有柔情,更是动人。而且他不但生的俊,身体也是极品。

    他就在她里面呢,那么大……

    唐欢抬手抚上男人俊美的脸庞,心中色意慢慢又占了上风,身体也跟着热了起来。这么好看的男人,疼了已是吃亏,后面要是继续疼下去,岂不是太傻?

    她看着他哭,“二叔,你弄疼我了……”

    宋陌自责不已,“我……”

    唐欢直接按住他脑袋,把胸口送了上去。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驯兽师,教这只粗鲁的猛兽如何伺候她。

    ~

    夜深情浓时,她双手环住他脖子,跨坐在他腿上,随着他的节奏配合他。男人闭着眼睛全心全意,呼吸越来越急,俨然快要到了。

    唐欢也快活得迎来了白光。

    “二叔,入自己侄女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爽?”她抱紧他,眼睛直视他,娇笑着问。

    这话说的太……不像侄女。

    偏偏激得他更想要。

    宋陌下面不停,皱眉看她:“别胡说。”

    唐欢媚眼妖娆,上下颠得更厉害,“宋陌,要你的侄女不爽吗?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嗯……你,你看,你这么卖力,你的好侄女都要被你弄死了……宋陌,二叔,哈哈,别说是二叔,就算你是锦枝的爹,我也能把你勾到床上,谁让你……是个衣冠禽兽!”

    “你,你到底是谁?”

    宋陌掐着她腰想停,唐欢抬腰,用力坐下去,看着他仰头闷哼出声,却又马上睁开眼睛看向她。白光袭来,唐欢送给他一个慵懒妩媚的笑容:“我是你的好侄女啊,二叔,哈哈哈……”

    宋陌不信。

    唐欢知道他不信。这回她没有闭上眼睛,一直与他对视,目光挑衅又讽刺,直到眼前陷入一片混沌,直到,他面容消失……

    宋陌,咱们下场梦,再见。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该为谁点蜡呢?

    哈哈,明天开始第三场梦了哦,前面的宋陌都比较朴实敦厚,接下来可没那么好糊弄了!

    敬请期待:俏寡妇PK冷屠夫!

    话说,前面一个是施主一个是二叔,屠夫该如何称呼?挠头……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111扔了一个地雷

    工口然扔了一个地雷

    peggy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