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29章 夜话

笑佳人2017-2-15 23:43:7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二十八岁,至今未娶。

    他不是一个重欲的人,但自第一次做了绮梦后,这么多年来,他不知自己解决过多少次。

    再不想,他都是个男人,不可能一年四季都无欲无求。

    可他没想到自己碰自己,跟侄女碰自己,差别竟然有这么大。

    “锦……”

    “二叔,这,这是什么啊?好奇怪,被窝里怎么会有根棍子?”唐欢在他制止之前开口。他往后躲,她追上去,就是不让他跑掉。下面呢,她只握住了前面一段,并没有碰到他的腿,所以,她可以天真地问她的好二叔。谁让锦枝是个没见过世面的黄花大闺女呢?

    那是什么……

    宋陌快要疯了!

    想在侄女明白过来之前脱身,谁料他刚要去握她手,她食指突然按住了最前面那处,轻轻按揉。他自己都没碰过的地方,之前又毫无准备,宋陌不受控制地逸出一声低哑闷哼。

    叫得还挺好听嘛!

    唐欢心神荡漾,小手往前一伸,碰到了他腿。

    “啊,这是……”

    她急急收回手,两手均抱住他腰,脸埋在他胸口,羞极欲哭:“二叔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摸摸你肚子来着,不知道你那里那样大,一下子就碰到了……呜呜,二叔,我真不是故意的……”

    她胸前柔软还抵着他胸膛!

    宋陌真的受不住了,迫不及待想要发泄穿越之依山傍水。

    他扶住她肩膀欲推开她,“锦枝,你先起来,二叔,二叔出去一下。”

    唐欢将他搂得更紧,声音绝望:“二叔生锦枝的气了?二叔你别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二叔,二叔,你别不要我,锦枝不敢一个人睡。”

    “不是,二叔没生气,二叔只是想……”

    “啊,二叔,为啥你身上的这个东西一直顶着我腿?”

    唐欢再次打断他,小手重新握住那里,试探般往自己这边拉扯,声音里掺杂着三分未退的哭腔和七分新生的好奇,“二叔,你这里这么大,穿上裤子肯定能把那里顶起来,可我平时没看出来什么啊。二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手从中间滑到前面,再轻轻滑回去。

    她这样一来一回,颇有技巧,弄得宋陌的魂好像都去了她手中,随她游动。

    那是一种难以抵挡的诱惑。

    宋陌想趁自己还能勉强保持清醒时起身离开,可每次他下定决心,脑海里却有个声音不停地告诉他,侄女连这个都不懂,他就是让她帮忙摸一摸,她肯定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不行,他是她二叔,怎么能有这种禽兽念头?

    “锦枝……”

    “二叔,你说话啊,为什么这里这么大啊?早上好像还没有这样的……啊,二叔该不会是被什么虫子咬了,肿起来了吧?”唐欢很担忧,作出一副要起身的姿势,“二叔别急,我去点蜡烛帮你看看,要真是肿了,得赶紧上药啊!”

    不知是怕她真的要点蜡烛看,还是舍不得她手离开他,宋陌及时按住她肩膀,哑声解释,“二叔没事,锦枝,你,你快松手……”

    唐欢就不松,语气焦急,“二叔别安慰我了,你要是没事,这里为何会肿?啊,二叔,好像更大了些!二叔,你别吓唬我啊,锦枝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要是出事,锦枝就再也没有依靠了!”

    她倚在他怀里,一手紧紧攥着他,一边哀求似的晃着他。

    宋陌最后那一点理智,就在她胸口的磨蹭小手的紧攥以及害怕的哭声中消失了,几番挣扎后说了实话,“锦枝,二叔,二叔那不是肿,是,是,是难受了……”

    “难受?”

    唐欢要他说得更明白,便继续逗他,“二叔是不是很疼啊?这到底是什么病啊,二叔别吓我!”

    宋陌闭眼喘气,“不是,不是病,就是痒得厉害,锦枝你松手,二叔去外面,一会儿,一会儿就没事了。”

    “痒吗?那我替二叔揉揉,二叔你放心,锦枝一定会帮二叔止痒的。”唐欢紧紧贴着他道,小手慢慢动了起来,“二叔,这样有没有舒服点?”

    男人身体紧绷似弦。抵在他胸膛的柔软,飘入耳中的轻柔娇语,还有那分明该是青涩却异常撩人的动作,都让他抱紧了他,只想将他揉进胸口,只想堵住她的嘴,让她再也无法说话。她不说话,他就可以将她想成梦中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而不是……

    “锦枝,别,别出声了,二叔,二叔难受,不想说话。”

    他的魂在她的掌控下飘来飘去,声音也跟着颤抖。

    “嗯,那二叔要是不痒了,记得告诉锦枝一声。”唐欢憋住笑,不再逗他,一心一意投入到帮二叔止痒的孝顺动作中。当然,她也没忘了占便宜,虽说碍于那不该来的月事不能享用眼前这道极品菜肴,但轻轻舔舔滋味儿总不能少吧?

    她亲他的胸口,小舌在他身上乱动主角总想攻略我(快穿)。

    宋陌被激得一把捂住她嘴,“别……”

    唐欢在他手中闷闷出声,“二叔,小时候我手指划伤了你帮我舔过,我以为这样能让你更舒服一点的。”

    宋陌双眼紧闭。

    他的确舒服,但那样的亲近,他承受不住。手碰到自己只是碰,哪怕碰到的地方太私密,但若是唇,不管碰哪儿,那都是亲吻,他怎么能让她亲他?

    他不说话,唐欢轻轻亲他手心。

    他受惊缩手,唐欢微微起身,用自己的胸脯将他右手压在她和他中间,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地喘着道:“二叔,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帮你挠痒痒,我胸口也痒了。我左手抬起来不方便,二叔帮我抓抓痒行吗……嗯,好痒啊,二叔那个痒会传人吗?二叔……”

    怎么会传人?

    宋陌在混沌中胡思乱想,莫非,莫非侄女也动了情?

    是啊,这本就是男女最亲密的事,他喜欢她,他控制不住,她大概,还是没能忘掉那份心思吧?

    她依然喜欢他。

    黑暗中,欲.望汹涌中,身边躺着的渐渐变成了他的女人,他喜欢的女人,而不是……

    宋陌不再多想,大手微微颤抖着握住一团。

    “嗯,就是那儿,二叔帮我抓抓……嗯,好舒服啊,二叔稍微再大点力气……”

    他傻傻地随着她的指挥帮她,唐欢头回享受到这样的温柔,配合地在他手下轻轻扭动。男人渐渐地便不听话了,她手上稍微松点力气,他便加大力气,如无声的催促。她弄得他舒服了,他依然重重地揉她,唐欢故意往后退去,他竟然往前追上她,仿佛她胸口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好物,抓住了,再也不想放开。

    慢慢的,被子从两人肩头滑落。

    唐欢仰起脖子,媚眼如丝看向那个男人。浅浅星光漫进来,她看见他紧闭的眸子。她不满,左手勾住他脖子拉他下来。他依然闭着眼睛,她仰头,唇碰上他的下巴,“二叔,你弄得侄女好舒服啊……嗯,二叔,你那里还痒吗?不痒了,侄女就不弄了,手都有点酸了,二叔好大……”

    春风般的气息,羽毛般的碰触,直白的撩拨,宋陌喉头滚动,“再,再等一会儿,快了,快了。”

    唐欢得意地笑,这个男人,他还记得他是谁吗?

    她按住他后脑迫他低头面对她,然后,将唇送了上去,轻吻。

    男人想躲,可这种时候,她小舌灵巧地一勾,他便疯了似的压了上去,压得她那么紧,像座山。他结实的双臂是山上的藤蔓,缠住她肩头捆住她腰肢。他的舌是会饮露珠的叶子,贪婪地索取她口中香露。他身下则是他的根,主动在她紧握的小手中深深动作,似要扎向更深处……

    她呜呜抗议,他为了讨好她,将他的种子全都洒在了她身上。

    风止树歇。

    理智回归,男人满脸愧疚,不敢看她,沉默地帮她擦拭。

    唐欢很困惑,“二叔,那是什么啊?为什么你不痒了,里面却会喷出东西来?”

    清醒了,宋陌反而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今晚,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他摸了她,亲了她,还……

    现在她不懂事还好,将来成亲了,一定会明白他今晚的畜生行径,那时,他还有何颜面见她?

    或许,等她成亲了,他就离开白水村吧男神收割机[快穿]。

    他不说话,唐欢也就不再问了。两人重新躺下后,她窝在他怀里,心满意足:“二叔,刚刚你亲我……”

    “锦枝,别说了,都是二叔不对,不该……”

    唐欢捂住他嘴,往上挪挪,半撑着手臂与他对视:“二叔,你先听我说。刚刚是我胸脯痒了,二叔才帮我抓抓的。后来是我太渴了,去二叔嘴里抢水喝,二叔心疼我才主动喂我的。二叔,咱们那不是亲吻,你不用自责,再说,锦枝很喜欢。这辈子,锦枝都想象不出跟旁的男人嘴对嘴会有多恶心,可二叔那样,锦枝真的很喜欢,二叔,你喜欢吗?”

    黑暗中,她面容模糊,话语却轻柔娇怯,为两人的亲密欣喜,又为不知道他的心意忐忑。

    她说喜欢,说跟旁的男人那样会觉得恶心。那,如果他说不喜欢,她会不会误会……

    “二叔,二叔也喜欢,锦枝,快睡吧,咱们不想了。”现在他心里很乱。

    唐欢望着他,趁他不备,飞快在他唇上重新亲了一下。

    “锦枝……”

    “是二叔说喜欢的,锦枝也喜欢,那二叔就给锦枝亲亲吧?好二叔了,你让我亲,以后你那里痒了,侄女还帮你。”唐欢软声撒娇。

    宋陌无奈地将她按躺下,一边给她掩被角一边道:“躺好,别着凉。”

    唐欢贴近他,搂着他脖子羞语:“二叔真好……对了,二叔,男人,男人下面,都跟你那里一样大吗?侄女说实话你别生气啊,那样大那样长,我刚碰到的时候吓了一跳呢。”

    宋陌身体一僵。

    唐欢抱着他小声央求:“二叔快告诉我啊,侄女特别好奇,真的好奇怪啊。”

    “这,二叔,二叔也不知道,旁人的,什么样。”

    唐欢很认真地点头,过了一会儿,声音更低:“二叔,以前在河边洗衣服,我,我无意中听那些媳妇们说过几句,好像,好像两人成亲了,男人,男人就会把那里,送进女人里面……二叔,你那样大,将来娶了二嫂,二嫂能受得住吗?想想就吓人的,怎么可能进得去?”

    宋陌又硬了。

    他想到了她的那个地方,能,进得去吗?

    “啊,二叔你又痒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二叔还是很好收服的,因为他对侄女狠不下心嘛,嘿嘿,明天这个梦就结束了哦~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babevivi扔了一个地雷

    还我评还有雷不要老是扔了一个地雷

    街角的默默扔了一个地雷

    peggy扔了一个地雷

    黄色月亮扔了一个地雷

    Cupid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