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26章 恨啊

笑佳人2017-2-15 23:41:49Ctrl+D 收藏本站

    有时候,行动真的比话语更容易让人明白。

    侄女说自己心里也有她……宋陌可以解释为他是她二叔,当然把她这个唯一的侄女放在心上。

    侄女说她很早就喜欢自己了……宋陌也可以理解成她对他,是亲情的那种喜欢。

    可是,当她的唇落在他脸上,那样轻,那样软,却击得他猝不及防。

    侄女亲他了!

    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谁都可以逗她说让她亲亲的三岁小姑娘,她十六,他二十八,她是女人,他是男人!

    “锦枝!”

    他低呼一声,再也无法承受她越来越折磨人的亲近,猛然推开她,起身就要下炕,“锦枝,你,你别这样文娱香江。我是你二叔,我对你好照顾你都是因为咱们的叔侄关系,因为你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小侄女,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你千万别误会。大哥去了,那个畜生辜负了你,二叔,二叔知道你心里难受,而这时候你身边只有二叔一人,所以你会觉得二叔好,可你对二叔的喜欢只是对长辈的依赖,绝不是男女之情,别再胡思乱想了,知道吗?”

    没有人回答他。

    宋陌抬脚的动作一顿,再不敢再心虚,还是朝炕上看了过去。

    侄女倒在被子上,维持着被他推下去之后的姿势。她的脸埋在被子里,他看不见她的表情,可她的肩膀在轻轻抖动,又哭了。

    宋陌顿时自责,他不该那样粗鲁地推开她的。

    “锦枝,你别这样,二叔不是故意的……”

    “二叔,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这个姿势实在别扭,唐欢慢慢坐起来,转身背对宋陌,“二叔,昨晚我说要嫁给他,你心里没觉得堵得慌,没有半夜都睡不着觉吗?二叔,刚刚我说喜欢你的时候,你真的没有高兴?还有我亲你的时候,你没觉得舒服,没有想亲亲我的冲动吗?”

    宋陌垂眸,斩钉截铁,“没有。”

    男人果然都是喜欢撒谎的。

    唐欢冷笑,起身走到炕沿前,跪坐而下,仰头看他,“二叔,我记得八岁那年,你的鞋子破了,奶奶不给你做新的,我就从奶奶屋里偷了十文钱出来给你。你问我钱是哪来的,我说是捡来的,然后你马上说我撒谎,说你不喜欢爱撒谎的锦枝,教我以后都不许撒谎。”

    宋陌闭上眼,“锦枝……”

    “二叔,”唐欢打断他,握住他手,他想挣脱,她已经将他的手放在了他胸口,“二叔,你不喜欢锦枝撒谎,锦枝就不撒谎,所以我喜欢你,我就告诉你。那二叔你呢,你敢摸着你自己的心再说一遍你没有喜欢我吗?”

    她竟然还记得那件事!

    宋陌心疼了,无奈地睁眼看她,“锦枝,我是你二叔……”

    唐欢大胆地迎视他:“宋陌,你是我爷爷捡回来的,不是我亲二叔!你要是我亲叔,锦枝哪里会喜欢你?”

    宋陌皱眉,斥责她:“不许直接喊我名字!捡来的也是你二叔。爹跟大哥待我如至亲,在我眼里你就是我亲侄女。锦枝,别再多想了,二叔对你真的没有旁的心思。今天二叔只当你太难过了,脑袋有些不清楚,明天咱们就都忘了今晚的事,好好过日子。三年后,二叔给你找个好婆家。好了,你躺会儿吧,二叔做饭去。”

    “我不吃!”

    唐欢气得甩手撒气,“二叔连真话都不敢说,我不吃!”

    宋陌原本沉重复杂的心情,瞬间被她这副耍赖模样逗得烟消云散,笑着劝她:“不吃饭怎么行?都饿了一天了,现在不吃晚上准得饿醒,到时候还得二叔伺候你。行啦,别生气了,乖乖等着二叔给你做饭吧。”侄女最近越来越孩子脾气了。

    听出他声音里的笑意,唐欢不可置信地看向眼前的男人。老娘都要被他气炸肺了,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因为眼底愤怒越发潋滟灵动。

    宋陌不禁看得一呆。

    就是这双眼睛,让侄女看起来跟以前不同了。小时候,侄女的眼睛清澈纯净,等她长大了,知道男女有别,慢慢跟董明华在一起后,她便很少跟他这个二叔对视魔兽要塞。偶尔目光相碰,他在她眼里看到的也只有对长辈的喜欢和亲近。但是这几天,她眼里多了让他不敢直视的情意缠绵,多了姑娘家的羞涩热情,他分辨不清,以为自己看错了。现在她说了出来,他才知道他没有看错,她是真的喜欢他。

    侄女怎么突然就喜欢自己了?

    还有他,为何也喜欢上了侄女?

    头有些疼,宋陌不愿再想这种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掐断它,忘了它,好好照顾侄女三年,然后,给她找个好男人。

    他怔了许久,唐欢也盯着他瞧了许久,将他眼里的疑惑犹豫和决断,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死板的男人!

    今晚肯定是收不了他了,唐欢开始想办法弥补,没有进展她可以忍受,但她绝不能退步!

    “二叔,你这么久没说话,是不是生气了?”她放柔了声音,目光忐忑。

    宋陌回过神,见刚刚还剑拔弩张一副准备跟他拼命的侄女突然就露出了怯态,不由柔声道:“没有,只要锦枝能想通,别再说傻话了,就还是二叔的乖侄女,二叔还跟以前一样喜欢锦枝。”特意加重了后面那句话的语气。

    唐欢在心里骂他。装什么装,早晚她要骑在他身上,然后好好问他入自己“好侄女”的感觉如何!

    低头掩饰眼中怒火,唐欢攥着衣角不安揉搓,“二叔,我,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胡言乱语了,那二叔今晚,今晚还愿意抱锦枝睡觉吗?我,我知道这样不妥,可我真的害怕……二叔,再给我几天,最迟这个月月底,锦枝就自己睡西屋,行吗?”

    宋陌很为难。

    侄女虽然答应不再乱想了,可事情已经挑明,他们可以努力装作没有此事,但,一起睡觉,肯定会别扭吧?

    “锦枝,要不,我去请妞妞过来陪你住几天?”

    妞妞是张婶的小孙女,今年八岁,性格活泼讨喜,让她过来陪侄女,宋陌越想越觉得可行。

    她就知道!

    唐欢哭了,掩面埋在被子里呜呜痛哭,“不用,反正二叔心里对我已经有了芥蒂,嫌弃我了,何必麻烦别人呢,让我自己睡好了。二叔放心,今晚锦枝就算是怕死,也不会再去找你,绝不再给你添麻烦……爹爹,锦枝不怕你了,你今晚过来把女儿接走吧,明华不要我了,二叔也不要我了,我活着有什么意思……”

    宋陌额头青筋直跳,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训她的冲动,“二叔什么时候说过嫌弃你了?锦枝,你,你怎么那么不懂事?”

    再压抑,怒气还是带了出来。

    唐欢打个哆嗦,仿佛怕他生气般,不说话了,只低声哭泣。

    宋陌又气又心疼,见她哭个不停,只好妥协,“算了,就按你说的,二叔再陪你几晚,月底,月底你再自己睡。”

    唐欢立马不哭了,风似的跑到炕沿前,直接朝男人扑去。

    宋陌吓了一跳,急急抬手接住她,被她的冲劲带得接连倒退三步。刚稳住,她已经如打碗花藤般紧紧缠在他了身上,长腿盘柱他腰,双臂环着他脖子,拽着他往下扯,害他不得已托住她臀。

    唐欢在他开口之前软软撒娇,“二叔真好!二叔放心,只要二叔别不要我,我再也不胡说八道了!”

    她真的不再说了,因为她要做,做比说管用啊都市猎人!

    经过今天,她算是发现了,宋陌这人就是嘴上一大堆道德束缚。他可以喜欢她可以抱她可以对她生出欲-望,但他绝不会承认那些,他只想自己知道,连她都不愿意告诉,生怕自己的“不堪”公之于众。若她坚决要挑明,只会将他推得越来越远。

    反正只要最后办成事就行,她不需要他承认,她只需让他情不自禁,让他忍无可忍,然后,让他主动将他那在道德上只能进入他妻子的东西,送到她,他的好侄女体内。

    她笑盈盈地看着他。二叔,既然你喜欢口上君子身心禽兽,那侄女愿意陪你这样玩的。

    不管心里想什么,唐欢都能笑得清纯无辜。

    宋陌信了。

    他将她放回炕上,一边试图掰开她手,一边哭笑不得地道:“什么叫不要你?唉,算了,二叔做饭去了,再不吃饭,明天就没有力气拔麦子了。”

    唐欢搂着他脖子不松手,笑着问他:“那二叔现在有力气抱我吗?”

    宋陌错愕,不懂她的意思。

    唐欢晃晃小腿,瞅瞅周围,缩在他怀里,“二叔如果有力气,现在就把我抱到东屋去吧,我想在你被窝里躺会儿,要不睡不着。”可怜兮兮的,像个孩子。

    唐欢故意的。

    每个宋陌都有符合他身份的特点,对守林人撒娇没用,对这个好二叔,她表现地越像个孩子,他就越拿她没办法,而且有宋老爹的死,她突然变得如此依赖他并不会显得太奇怪。再说了,就算奇怪,她的好二叔也会体贴地找好借口的,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

    被她抱得紧紧软声求摩,宋陌心软地一塌糊涂,直接抱起人去东屋了。

    晚上睡觉时,唐欢没敢逗他,只老老实实地搂着他。

    宋陌松了一口气。

    次日早上,他率先起身,掀开自己这边的被子后,蓦然发现白色中裤上有一抹刺眼的红。

    是腰下的那个位置,醒来时,那里紧紧抵着她的臀。

    谁受伤了?

    宋陌一点都不疼,见她背朝自己睡得很香,还是忍不住侧转过身,检查了一下里面。

    不是他的血……

    侄女受伤了?

    宋陌大惊失色,扯开被子,就见侄女的中裤上有,被子上也有两三点。

    那一刻,他仿佛有种天将塌下来的错觉。

    唐欢惊醒发现身下痕迹时,只觉得上面也要吐血了。

    她正准备大展身手呢,采花贼最讨厌最厌恶最恨的敌人竟然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生活!!!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还我评还有雷不要老是扔了一个地雷

    霂子君扔了一个地雷

    Yvonne扔了一个地雷

    TINA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