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24章 刺激

笑佳人2017-2-15 23:40:55Ctrl+D 收藏本站

    唐欢脚步轻快地回了家。

    因为知道董明华会来找她,这回她没有睡午觉,对镜简单收拾一番,便搬起小板凳坐到后院那颗茂盛的柿子树下,背靠树干闭目养神文娱香江。旁边针线筐里放着之前锦枝绣了一半的帕子,上面两只鸳鸯已经绣好,只剩头顶荷叶尚未完成。既然没有人会继续绣它,唐欢索性一剪刀下去,从鸳鸯中间裁过,将一方细绸帕子生生分成了两半。

    稍后董明华见了,一定会心疼吧?

    这是她为董明华下的套。

    她要让蒋玉珠那个女人竹篮打水一场空,乖乖嫁给老头子做继室,一辈子享受不到年轻男子才能给她的欢好之乐,也要让董明华那个窝囊的负心汉身败名裂。倒不是为了替宋老爹报仇,唐欢自认没有那么好心善良,毕竟那是锦枝的爹,不是她爹,真是她爹,她会让那二人生不如死!她这样做,只是看他们不顺眼,另外,还要借董明华刺激刺激宋陌。

    根据锦枝的记忆,董明华小时候常常偷偷溜到宋家来找她玩。大门不好走,就从后门爬墙进来。眼下宋陌在麦地里忙活,又是午后正热的时候,路上几乎没有人,董明华肯定会故技重施。

    为了确保不犯第一场梦里的错误,唐欢将正院大门、灶房南门都插上了,这样就算宋陌突然回来,她也能听到动静,及时应对。

    董明华的确来了。

    他绕到宋家后门,确定远处没人瞧见,熟练地翻上墙头。

    做这个动作时,他想了很多。

    似乎锦枝十二岁来了葵水后,他就再也没有翻过墙。小时候他用各种借口来找她,她心里欢喜,虽然觉得不妥,还是勉强同意了。当然,他只是过来跟她说话,陪她玩,给她讲学堂里的趣事,并未有过任何逾礼之举。后来她说自己是大姑娘了,再这样偷偷摸摸的不好,他坚持不过她,只得作罢,而且那时他读的书多了,再不是小时候那个顽皮的孩子。

    青梅竹马……

    甜蜜又苦涩,董明华轻轻跳下墙头,往前走了几步后,才发现树下坐着熟悉的人影。

    白裙白衫,树荫下的侧脸,好像也是苍白的,不如以往那般红润娇艳。

    岳父去了,锦枝该有多伤心啊……

    心头涌起强烈的疼惜,董明华放轻脚步朝她走去。

    她闭着眼,是在睡觉,还是想事情?

    走到近前,她依然未醒,董明华许久没见过她如此宁静的模样,竟一时舍不得叫醒她。他慢慢蹲下,视线从她细腻脸庞移到她搭在膝上的小手,然后,瞧见了她脚下的针线筐,瞧见针线筐里,剪断的鸳鸯绣帕……

    心仿佛被扎了一样,董明华痛苦地闭上眼睛。那帕子,还是他买来送给她的,央她绣鸳鸯给他。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她竟然如此狠心绝情!

    “锦枝……”他半跪在她身前,握住她手,低声唤道。

    唐欢蹙眉,慢慢睁开眼睛。

    “锦枝……”董明华乞求地望着她,“锦枝,你别生气,我,我实在太想你了,这才偷偷翻墙进来的。好锦枝,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行吗?咱们俩在一起那么多年,你就那么狠心要跟我退亲?”

    唐欢愣愣地瞅着他,瞅着瞅着,眼泪簌簌滚落,忽的缩回手,一边起身一边恨声道:“你走!你还来找我做什么!”说完,捂嘴跑了进去。

    董明华急急追上去,在唐欢哭着关门之前抢先伸进一只脚。男人力气天生比女人大,他硬挤进去,反手关上门,从后面抱住唐欢不让她走:“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告诉我啊僵尸老公你不行!我要是真错了,我给你赔罪,我改,你别不理我行不行?”

    唐欢使出全身力气狠狠抓他手背,“你放开我!”

    董明华疼得倒吸冷气,心中怨气也上来了,猛地把怀中女人翻转过来,低声吼她:“就算是让我死,你让我死个明白行吗!”

    唐欢吓了一跳,随后对着他冷笑:“董明华,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还在我面前装出这副痴情模样做什么?当我是傻子吗?我真恨自己看错了你!”

    董明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锦枝,一颗心迅速往下沉,“我……”

    唐欢狠狠甩开他,指着后门赶他走:“你走!去找你的好表妹吧!你都跟她,跟她做过那种事了,还来找我做什么?你不是要娶她为妻纳我为妾吗?董明华我告诉你,我宁可嫁个乞丐,宁可终身不嫁,也不会给你做妾!你不配!”

    “我何时说过那种话!”

    董明华气极,指天发誓:“我董明华要是有过纳宋锦枝为妾的念头,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唐欢怔住,呆呆地望着他,“是,是玉珠亲口对我说的,说你跟她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不信你会做出那种事,她,她就把一方染了红的元帕递给我,说,说那是你们……”她咬唇,说不下去了。

    蒋玉珠那个贱人!

    董明华真是后悔死了!亏他晌午还为她的鬼话为她的眼泪心软,谁料到她竟然如此陷害他!

    他上前一步,扑通跪在唐欢身前,“锦枝,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我心里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你怎么能相信蒋玉珠的话?她是想嫁给我,但我不喜欢她,她拿我没办法,就故意到你面前胡说八道离间咱们!锦枝,我跟她之间清清白白,你相信我行吗?”

    唐欢诧异地看着这个男人。

    师父说,男人最喜欢说谎骗女人,有时候编起谎话来一道一道的,比真的还真。她下山时日短,见过的男人不多,乔六扯谎她觉得很正常,可董明华这个在女人面前优柔寡断的窝囊废,竟然也编得有模有样……

    果然宋陌那种老实人才是不正常的吗?

    唐欢转过身,小声哼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之前,你对她可是很好来着,就连咱们俩见面你都带着她!”

    董明华或许不了解旁的女人,但锦枝他很熟悉,听她这样说,就知道她其实已经信了。

    压下心中欢喜,他站起身,掰过唐欢肩膀,认真地道:“我方才所说句句属实。对了,锦枝你还不知道吧,我姑父已经替她看好了一门亲事,明天便接她回去相看,不出意外,她就要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员外当继室了。你想想,我要是真对她有心,会不劝阻吗?锦枝,我只在乎你,你生气我便难过,你高兴了,我也跟着欢喜。其他女人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好锦枝,咱们别吵架了,退亲的事,你好好劝劝二叔,行吗?”

    唐欢低头不说话。

    董明华软声哀求:“锦枝……”

    唐欢推开他,扭头道:“我,我暂且信你,不过要等你表妹走了,等她的亲事真的定下来了,我才会彻底信你,才会跟二叔解释清楚。在那之前,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锦枝,你……”

    “你走!若是被人瞧见,我还怎么活?”唐欢气呼呼地推他出门。

    董明华无可奈何,“好好好,我走我走天庭阅读器!不过锦枝你别再伤心了,你等着,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

    唐欢嗔他一眼,“嘭”地关了门。

    董明华却为她那一眼的风情丢了魂。

    几日未见,锦枝,好像比以前更好看了……

    翻出墙头往回走,董明华雀跃的心渐渐冷静下来。想到家中还在等他回信的好表妹,胸口不由一阵发闷。幸亏锦枝心里还念着他愿意听他解释,否则他连自己是怎么失去锦枝的都不知道!

    ~

    唐欢并不关心董明华回去后跟蒋玉珠会如何争吵。

    这种两女一男的纠葛,男人的心在谁身上,他就会相信谁的话。之前是锦枝太老实,斗不过蒋玉珠,现在嘛,倘若蒋玉珠还能将董明华的心抢回去,她就拜她为师!

    洗把脸,她将院子收拾一番,小睡一觉后,开始准备晚饭。

    宋陌疲惫地赶回来时,天都快黑了。

    男人满身汗味儿,唐欢让他先去屋里洗个澡。

    宋陌知道自己身上狼狈,也不想让侄女瞧见自己这副样子,便没怎么细打量她,进屋擦拭去了。直到两人面对面坐在一起吃饭时,他才发现侄女今晚特别喜欢发呆,一边发呆,还一边笑,那种特属于少女的羞涩笑容。

    虽然这样的侄女很好看,他还是忍不住问她:“什么事这么开心?”

    唐欢低头不语。

    她不愿意说,宋陌也就不好再问。只是,看着她动人的小女儿羞态,他心里好像落了根羽毛,挠啊挠的,恨不得立即知道,她的羞喜到底是为了谁。

    他吗?

    整个下午他们都没有见面,她又是他侄女,怎么可能……

    董明华?

    以前,旁人拿董明华打趣侄女,侄女就会这样。可,她不是已经对董明华死心了吗?

    或许,是他多想了吧。

    带着无论如何都无法释然的疑惑,宋陌率先钻进被窝。侄女孝顺他,把家务都揽过去了。

    可就在他累得快要睡着时,他突然记了起来,早上,侄女好像说过今晚,一开始便跟他睡一起?

    正想着,门帘被掀开,她走了进来。他一动不动躺着装睡,听她掩好门,落栓,然后,轻轻上了炕。

    面朝墙壁,宋陌很紧张。

    唐欢刚刚在西屋换好了睡衣,所以上炕后,她直接凑到宋陌身前,轻声道:“二叔睡着了吗?我进来了啊。”说着,掀开被子钻了进去。统共就那么大点的地方,两人不免有身体接触。几乎唐欢每碰到宋陌一处,他便立即往前挪开,如避蛇蝎。

    唐欢只觉得好笑,都一个被窝了,他那套替自己辩解的说辞,还要用到什么时候?

    她大大方方环住他腰,脸贴上了他宽厚脊背,轻声喃喃:“嗯,二叔洗过澡,身上好闻多了。”

    宋陌身体紧绷。

    他不是没有觉得侄女这样不妥过,只是,她都做了,他难道要斥责她不知羞耻?她,她也不是故意的,她是太伤心太害怕了,只能依赖他这个二叔。

    “二叔,你转过来像昨晚那样抱着我行吗?你背对我,我还是害怕,好像身后,有什么似的我是曾小贤。”

    她身上都发抖了。

    宋陌心疼地转过去,默默搂住她,下半身刻意远离。

    唐欢往他怀里缩,柔软鼓胀的胸脯轻轻碰着他,“二叔,你对锦枝真好,被你这样抱着,我特别安心。”

    宋陌在她头顶苦笑,强迫自己去想别的事情,分心。

    唐欢往上拱了拱,抱住他脖子,对着他耳朵说话,“二叔,我,我今天很高兴,明华,明华他来找我了。他说他一直都只喜欢我一人,还说他表妹马上就要回家定亲了。二叔,我,我决定再信他一次,退亲的事,二叔就当我没有说过吧。”

    宋陌还在因她的过分亲近而煎熬,听完她的话后,所有旖旎遐思都消失了,胸口只剩难以言喻的苦涩。

    侄女,还是喜欢,董明华。

    他亲眼看见董明华被蒋玉珠一个眼神左右……

    “他表妹的事,是真的吗?我怎么没有听说?”他忍不住提醒她。

    “是真的,晌午回来时我路过董家,亲眼瞧见的,明华姑父派二儿子来接她,明早就走。二叔,明华对我的心没有变,我好高兴啊。二叔,你高兴吗?”唐欢支起上半身,低头凝视他的眼睛,唇角含笑。

    宋陌看见了。

    他高兴吗?

    他只能高兴,“嗯,锦枝开心就好。好了,二叔累了,先睡了啊。”

    唐欢重新窝回他怀里,紧紧抱着他,听他的心跳。

    这次,宋陌身体没有半点反应。他望着纱窗外面的黑暗,再无半点睡意。

    是为了侄女识人不清而头疼烦躁,还是为了……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侄女总是要嫁人的,不是董明华,还会有另外一个人,总之不会是他这个二叔,即便,他只是她名义上的二叔。

    胸口似被压了石头,呼吸都觉得困难。

    唐欢从他沉重的呼吸声中听出来了。

    这个男人啊,为什么不主动争取一下呢?

    好二叔,放心吧,明天你就不用吃醋了,侄女喂你糖吃……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虽然只有一更,但是字数还算小肥吧?

    三月开始加更哦,现在只能保证每章多写一点,╭╮!

    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

    还我评还有雷不要老是扔了一个地雷

    还我评还有雷不要老是扔了一个地雷

    peggy扔了一个地雷

    工口然扔了一个地雷

    钱多多扔了一个手榴弹

    lynxtt扔了一个地雷

    胖子扔了一个地雷

    奥TM扔了一个地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