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23章 真心

笑佳人2017-2-15 23:40:29Ctrl+D 收藏本站

    黑暗中,男人粗重的喘息渐渐平复下来。

    欲-火退去,宋陌麻木地系好裤带,却不想马上回屋。他挪到一旁,愣愣靠着墙壁,仰头凝望天边的月。

    五月刚出头,月亮细弯弯的,似钩。

    宋陌痛苦地闭上眼睛。

    他怎么能对侄女生出*?侄女是想孝顺他才帮他按揉肩膀的,他怎么能!

    不行,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能让她碰了,哪怕惹她难过,也强过生出不该有的心思,越陷越深。

    放轻动作洗了手,宋陌跨入门中。

    她已经躺下了,宋陌松了口气,脱鞋上炕,盖好被子。劳累一天,又刚刚动手解决了一次,这回他是真的有点熬不住了,沾炕便睡了过去。

    男人呼吸很快就均匀起来,慢慢的,还发出了轻微鼾声古代小媳妇种田记。昨晚就没有打鼾,可见今天他有多累。

    唐欢睁开眼睛,伸手把男人肩膀按下,让他平躺着。

    宋陌一无所知,鼾声稍停,很快又响起。

    唐欢小手伸进他被窝,攥住他手。宋陌没有反应,她掀开他被子悄悄挪过去。宋陌迷迷糊糊睁开眼,唐欢察觉他似乎要醒了,率先倚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柔声轻语,“二叔,锦枝一个人睡觉害怕,二叔抱抱我吧,好二叔……”

    宋陌意识并不是很清醒,听侄女如此撒娇,恍惚中好像回到了十年前,便本能地侧转过身,将唐欢搂进怀中,轻轻拍了两下,含糊着哄她:“锦枝乖,二叔抱你睡觉,乖啊……”大手拍着拍着就不动了,重新陷入沉睡。

    这是这个男人第一次主动抱她。

    唐欢缩在结实的男人臂膀里,老实待了一会儿。等他睡熟了,她左手挪到他腰下,捂住那物,心里有些痒痒。美色当前却不能下手,这滋味儿真难受。刚刚他在外面足足待了小半个时辰,自己弄都那么厉害了,要是跟她一起来,肯定会更持久吧?唉,太浪费了,这么娇滴滴的大美人躺在身边,这个男人……活该要被她采九次啊!

    一夜好眠。

    有了一次经历,早上醒来再次发现自己跟侄女睡在一个被窝里,宋陌很快便镇定下来了,特别是侄女身上衣裳好好的,他不用担心她突然醒来引起两人尴尬了。

    于是唐欢很配合地在他刚刚收回手臂那一瞬醒了,“二叔……”

    此时,她左手放在他中衣里面搂着他腰,脑袋还埋在他肩窝。

    发现这种情况,唐欢愣了一下,有点无辜又有点羞涩地道:“二叔,我,我怎么又跑到你被窝来了?”

    宋陌也记不清了。他发愁的是,侄女为何还不把手拿开?

    唐欢没有抬头,闷闷道:“二叔,我这样抱着你,你生气吗?”手缩了出来,却还是搭在他身上。

    宋陌动也不妥不动也不妥,脑袋似被糨糊糊住了,笨拙地为两人解释:“不,不生气,锦枝,锦枝是做噩梦了才过来抱着二叔的。只要,只要锦枝能睡好觉,只要你不,不嫌弃跟着二叔挤着睡觉热,二叔生什么气……”

    真会找借口啊!

    不过唐欢很满意,顺着他的话道:“那锦枝这几天都直接跟二叔睡好了,省着晚上还要怕一会儿。二叔,可以吗?”

    宋陌想说不可以,可他该怎么拒绝?说她长大了不能再抱着他一个大男人睡了?那现在两人算什么?这种事,除非她觉得不妥主动避着,否则为了照顾侄女的脸面,他这个当二叔的绝对没有先开口的道理。至于侄女为何突然如此胆大如此依赖他,定是大哥骤然离世给她的打击太大了!

    “锦枝,你,你先躺着,二叔起来了。”

    勉强解决了难题,宋陌僵硬起身,穿衣下地。

    唐欢仰头问他:“二叔,肩膀酸吗?”

    “不酸,你昨晚按那两下还挺管用的。”宋陌正在提鞋,随口胡诌。

    唐欢笑着道:“那我晚上还帮二叔!”

    “不用,一次就够了,二叔,二叔做饭去了啊!”宋陌匆匆逃离。

    唐欢舒服地伸个懒腰,侧耳听外面宋陌舀水烧火的动静。

    饭后唐欢没有跟他一起下地,直到晌午才提着小篮子去给他送饭穿越之依山傍水。

    路上遇到不少提篮给家人送饭的媳妇闺女,她们笑着跟唐欢打招呼,唐欢学锦枝那样温柔回应她们,其中有个好奇心比较强的妇人问为何董明华没有去宋家地里帮忙,被唐欢装羞糊弄过去了。她可不想说俩家要退亲了,村里人最爱说闲话,传出去,这个月她甭想出门,出去准得被旁人缠着打听。

    唐欢喜欢清清静静的。师父嫌人多太烦,她也是,所以当采花贼多好啊,白天看上哪个男人,晚上摸过去就行了,一夜夫妻,早上一拍两散,谁也不用纠缠谁。

    到了地头,瞧见剩余的那四亩未拔的麦地,唐欢暗暗发愁。农活没干完,宋陌肯定没有心思做别的,难道这几日她都只能小小的捉弄他?她该找什么契机向他诉情呢?没有好的契机,侄女冒然勾搭二叔,那,那明显就不是好人啊,不把宋陌吓跑才怪!

    “二叔,过来吃饭了!”

    昨天的麦子捆被宋陌堆成高高一垛,唐欢走到背阳处,高声喊他过来,喊完蹲下去铺布摆饭。

    宋陌直起腰,一边擦汗一边往这边走。

    两人并肩而坐。

    “你还没吃呢?”见旧布上摆了两副碗筷,宋陌诧异地问。

    “家里就我自己,吃饭都不香。”唐欢亲昵地道,先给他盛了一碗蛋花汤,“我怕光吃饼咽着难受,就煮了点汤。二叔先喝点吧,润润喉咙。”汤已经不烫了,上面浮着翠绿的葱花嫩白明黄的鸡蛋花,新鲜诱人。

    这便是家里有没有女人的区别。若是宋陌自己,怎么都想不到煮汤喝的。

    他接过盛了八分满的大碗,仰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唐欢盯着他脖子,这个男人,为什么怎么看都那么好看呢?一身粗衣,晒黑的肤色,却半点都不影响他给她的感觉。也正因为如此,九个梦,唐欢并不觉得太长,不停地跟他对着干,她乐在其中。

    宋陌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全身舒爽,额头再次冒汗。

    唐欢摸出袖口的帕子,抬手替他擦汗。

    没有人说话。

    那一刻,远处地里呼儿唤女声好像都停下了。

    唐欢盯着他额头,擦得认真,似乎根本没注意到男人震惊的眼神。而在宋陌眼里,她脸蛋微红,红唇饱满,挨得他那么近,近到他低头,就能碰上她。

    他想退开,可心底泉水般涌上来的柔情让他一动未动,贪婪地享受侄女过于亲近的动作。他默默劝说自己,没事,侄女只是在孝顺他,不用大惊小怪。

    他紧张地望着她美丽的眼眸,却发现里面渐渐浮上了泪水,晶莹泪珠溢满眼眶,她仿佛终于意识到不对,收手想要背转过身,可是随着她垂眸的动作,豆大泪珠滚落下来,顺着她娇嫩脸颊往下流。

    宋陌的心跟着颤了一下,情不自禁掰过她肩膀,迫她面对他,“怎么哭了?”声音担忧。

    唐欢抹了抹眼泪,哽着道:“二叔,爹爹死前,我发现那人变了心,晚上躲在被子里哭了很长时间,不过我想着还有爹爹心疼我,心里便没那么难过了。那天,我本来想跟他提退亲的事,谁想他出去就一直没有回来……二叔,这几天辛苦你了,要不是有你,我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过下去,对我好的人要么变了要么走了,我……”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

    宋陌心疼极了,偏偏嘴笨只会说那两句话:“不哭不哭,二叔会一直陪着你。”

    唐欢小声抽搭:“二叔,其实我知道,这两天我白天黑夜都缠着你,你,你肯定觉得我有些地方做的不妥,不像女儿家该有的样子主角总想攻略我(快穿)。可是,二叔,我真的怕,闭上眼睛,眼前一片漆黑,好像有人在黑暗里叫我,让我跟他一起走。我害怕,只有抱着二叔,心里才是踏实的……二叔,经过董明华的事,侄女不想嫁人了,只盼着一辈子都跟在二叔身边,被你护着疼着。”

    宋陌瞅瞅对面,发现远处并没有人,忍不住摸摸她脑袋,真心实意地道:“别说傻话,我是你二叔,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你怕了抱着二叔也是人之常情,二叔怎么会怪你?还有嫁人的事,你才十六岁,过阵子彻底忘了他,就能想通了,到时候二叔再好好帮你找一个。”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有些发苦,挖不到苦根在何处,他也不敢去深挖。

    “那二叔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都不娶妻?”

    唐欢扭头问他,见他面现惊诧,她紧接着道:“二叔一个人过得自在,我也想跟二叔一样。嫁人有什么好?嫁过去要帮着相公孝顺爹娘忙里忙外,遇到脾气坏的还得忍气吞声,处处做不得主。以前我觉得只要男人对我好就够了,但我现在才明白,男人是最靠不住的,对我好一时,未必会对我好一世,那我何不在家里过安心日子?除非……”

    在他疑惑的目光中,她低头,俏脸泛红:“除非那人像二叔一样英俊,人高力气大,有担当,家里就他一人,还像二叔这样对我好,否则我真的不嫁了!”

    像他一样?

    喜悦不受控制溢满胸口,宋陌脸上发烫,别开视线,自谦道:“二叔一个粗人,哪有你说的那样好。你啊,你是从小在村里长大,没见过世面,要是……“

    “我没见过世面,二叔见过多大的世面?”唐欢不高兴地打断他,攥着帕子哼道:“我不管,我从小就喜欢二叔,看谁都不如二叔好,少时不懂事还想着长大要嫁给二叔当媳妇……反正以后二叔要是找不到能把你比下去的,你就别逼我嫁人!”

    “我……”

    “行了,快吃饭吧,吃完饭二叔赶紧躺着歇会儿。”唐欢给他夹了一块儿事先切好的饼,嘟嘴道。

    宋陌无话可说,埋头吃饭,心里却一直想着她的那句话。

    原来侄女打小就喜欢自己,要是,要是没有这层关系……算了,怎么想都不可能,他比她大十二岁,如果他不是她二叔,这么小的姑娘,哪里会看上他?

    躺下歇息时,胸口仿佛被大石压住,憋闷难受。再三尝试还是无法入睡,宋陌起身,继续做活去了。

    唐欢只好提着篮子回家。

    进村那条路是白水村主街,左侧最气派的那户人家便是董家。唐欢不想从那边走,便如来时一样,打算穿过东塘边上那边树林,然后从塘边绕过去。

    跟她装出来的不一样,唐欢亲手杀过人,又怎会怕这片死过人的林子?

    她轻轻松松地走,走着走着,忽听远处传来刻意压低的争吵,隐隐提到了锦枝的名字。

    闲来无事,唐欢好奇地凑了过去。

    树丛后,蒋玉珠跪在董明华身前,抱着他的大腿委屈流泪,“表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宋二叔已经明说要退亲了,你不让我告诉舅父舅母,我听你的话。可是,现在我继母替我安排了那样一门亲事,你要是再不跟舅父舅母提咱们俩的事,再不向我爹娘提亲,我就要嫁给那个五十出头的张老爷做继室了!表哥,你当真忍心看我嫁给那样的人?”

    董明华不忍心。

    但他对锦枝还没有死心。

    “表妹,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和锦枝青梅竹马,婚事是两家长辈定下来的,宋二叔没有资格做主男神收割机[快穿]。再有,锦枝现在只是在生我的气,等我见过她问清楚她为何生气,我再好好解释,她一定会原谅我。我董明华心中的妻子只有锦枝一人,除非她真的不要我了,我不会另娶旁人。表妹,张老爷虽老,但他家境好,膝下无子,你嫁过去替张家开枝散叶,日后也能安享富贵。”

    蒋玉珠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指尖攥得发白,“可,可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啊!”

    董明华狠心看向别处,“那日我醉酒,醒来记不得任何事,你我到底有没有那样,我……”

    “表哥!”蒋玉珠泪如雨下,“表哥,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那样卑鄙无耻的人?”

    董明华面现不忍,可是,在这片林子里,想到当时这个女人近乎可怕的冷静理智,他攥紧拳道:“以前我觉得你很善良,但那日岳父因为撞破咱们二人意外身死,你第一想到的不是对不起锦枝,而是你我的名声,我那时心慌听了你的主意,事后想想,你这人有些可怕。还有,那日二叔误会我,你为何不替我解释半句?难道不是故意加深二叔的误会,好让我只能娶你一人吗?表妹,如果我挽不回锦枝的心,我可以娶你,但是现在,我不会放弃的。”

    唐欢诧异挑眉,原来宋老爹竟然是这样死的?

    记忆里宋老爹对锦枝的好突然浮了上来,唐欢说不上多愤怒,只是对董明华和蒋玉珠的憎恶更深了。蒋玉珠不提,那可是董明华的岳父啊!他都把人家亲爹害死了,现在还好意思口口声声把锦枝挂在嘴边?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唐欢真心替锦枝不值!

    那边蒋玉珠还在不死心地诉情:“表哥,表哥你别这样说,我承认我自私,可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你看,我劝你跟锦枝爹的死撇清关系,也是为了你跟锦枝好啊,否则被她知道真相,她还会喜欢你吗?如果我真的心狠,我就该告诉她,让她恨你让你彻底死心才是!我没有,因为我心里有你啊!表哥,我知道你喜欢她,我都做好给你当妾室的准备了,可宋二叔突然提出退亲,态度还那样坚决,我心中着实意外,一时忘了解释,这样有错吗?难道我希望做你的妻子,有错吗?”

    她哭得都快喘不上气来了,董明华着实不忍,“别哭了,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不知道锦枝为何不要我,我不甘心!”

    蒋玉珠扑到他怀里,恨恨地捶他肩膀:“你不甘心,你不甘心我怎么办?我那狠心的爹已经看好了这门亲事,现在派人接我回去,就是想让张家媒人亲眼相看。今天我好不容易拖住了二弟,明早就必须跟他走了,你要是再不下定决心,等你确定锦枝是真的不要你了,我,你我也再无缘了!表哥,表哥你别对我那么狠……”

    董明华抱着她,眼睛却望着远处的堤岸,小时候,他常常领着锦枝去那边玩。

    “表妹,你放心,我下午就找机会去见锦枝。如果,如果我跟她真的再无可能,我便跟你一起回去,直接向姑父提亲。但,倘若锦枝愿意原谅我,我,我只能辜负你的心意了。我已经对不起锦枝一次,不能再对不起她第二次。”

    他怀里,蒋玉珠眼泪汹涌,眼中却满满都是恨意。

    表哥,你要是真敢辜负我,那我绝不会让你好过的!

    又过了一刻钟的功夫,大概是商量好了,两人相继离去。

    唐欢懒懒地靠着树,若有所思。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今天只有两更,但字数有一万哦!

    以后争取早上8点稳定更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