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21章 湿身

笑佳人2017-2-15 23:39:37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锦枝和董明华自小就喜欢一起玩,宋陌爱屋及乌,对董明华一直都亲如自家子侄。

    如今只过了一晚,宋陌态度忽然大变,董明华心中惴惴,求助地望向躲在宋陌身后的唐欢。

    “锦枝,你去屋里。”

    宋陌现在看董明华十分不顺眼,头也不回地吩咐道。

    “嗯,那二叔你招待客人吧。”唐欢很配合,看也不看外面那两人,转身就走。

    “锦枝……”董明华大急,焦急目光紧紧追随唐欢身影,心里越发不安。为什么锦枝不理他了?难道她发现了岳父离世的端倪?不会啊,真要是那样,她该生气的。

    蒋玉珠偷偷打量宋陌一眼,再看看董明华那副德行,知道此事没个解释,董明华只会更加惦记锦枝,便羞涩般微微低了头,柔声道:“宋二叔,我舅母担心锦枝姐一人待在屋里闷得慌,就嘱咐我和表哥过来陪她说说话。您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表哥说啊?那我进去找锦枝吧?”

    董明华疑惑地看向她,蒋玉珠飞快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董明华放了心,一时无比庆幸表妹也跟来了,这样,就算他见不到锦枝,表妹也能打听打听二叔为何生他的气。

    宋陌将两人的眉目传情全都看在眼里。

    蒋玉珠别有心思已是事实,董明华……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又轻易相信对方,纵使他对锦枝有几分真心,这样的人也不配锦枝。

    宋陌一句话都不想跟二人多说,伸手送客:“董明华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宋家。你和锦枝的婚约,等锦枝她爹七七过后,我会亲自登门退亲。”至于蒋玉珠,他不屑跟她说话。

    退亲?

    宛如惊天霹雳,董明华竟打了个冷颤。好好的,为何要退亲?

    他仰起头,目光委屈又不甘:“二叔,明华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我改,别提退亲的事行吗?我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锦枝,求你不要拆散我们俩!我真的喜欢……”

    宋陌冷笑,指向蒋玉珠:“那你跟她是什么关系?董明华,你敢指天发誓,你没有对你表妹动过心吗?”

    董明华愣了一下。

    蒋玉珠面上则红白变化,脖颈低垂,拽着衣角扭捏着解释:“宋二叔,您误会了,表哥他……”大概是羞于出口,她羞愧不安地瞥了董明华一眼,转身跑了。

    董明华本来还指望蒋玉珠替他解释,结果蒋玉珠这样一跑,岂不是默认了此事?

    他何曾对表妹动过心?做出那种事,完全是酒后糊涂!

    他急着向宋陌解释:“二叔,真的没有,明华心里只有锦枝……”话未说完,肚子硬生生挨了一脚,董明华控制不住连连倒退,脚下一个不稳,仰面跌倒在地,腹中宛如翻江倒海,疼得他额头冒汗。

    “锦枝你出来!”他不甘心地叫她,锦枝对他那样温柔,他不信她会跟他退亲绝姝!

    宋陌紧跟着又踢了他一脚,沉声怒喝:“你是否对得起锦枝,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今日看在过去十多年的情分上,我只踢你两脚,若是以后你再敢上门,再敢找锦枝的麻烦,那我就打断你的腿!滚!”

    “我……”

    “二叔,你为何要打他?”

    董明华刚要开口,忽听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目光一转,果然瞧见锦枝走了出来。他大喜过望,不顾身上的疼迅速起身朝唐欢奔去,“锦枝,你终于出……”

    唐欢嫌弃地扭过头,直接走到宋陌身后,“二叔,你赶他走就行了,这样打他,万一他伤了哪儿要咱们赔怎么办?身负婚约却跟他人私下传情,咱们宋家退亲理直气壮,不必动手给董家泼脏水的由头。”

    听了这话,宋陌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刚刚侄女出来,他差点以为她心疼董明华了。

    “锦枝说的对。走,咱们回屋,他要是喜欢张扬,尽管在院里叫嚷好了,旁人来问,二叔出去解释,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嗯。”唐欢跟在他右边,一起往回走。

    “锦枝!”董明华绝望地喊她。

    唐欢回头,脸色冷漠:“董明华,你要真是个男人,从此就只对你那表妹好,若是再来找我,我看不起你。”说着,踏进门槛,反手掩好灶房门,毫不留情。

    董明华对着门板怔怔发呆,那个冷漠的女人,真的是锦枝吗?

    门内,唐欢关好门,见宋陌停在她身前,她低头扑了上去,“二叔,我好难受啊……”

    宋陌这才知道,她刚刚的冷静狠心都是装出来的。

    他紧紧搂住她,低声安抚:“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心里也好受些。”

    唐欢偷笑。侄女一点都不想哭,只想抱抱你。

    董明华失魂落魄地走了。

    宋陌没有太多功夫安慰侄女,宋家那五亩麦子已经熟了,再不拔就晚了。

    他叮嘱唐欢两句,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唐欢不想下地,但她需要多多亲近宋陌,便戴上草帽要跟他一起去,“二叔,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我陪你去吧,多一人多一分力气,早点拔完,要是过两天下雨就不好了。”

    以前宋家拔麦子,是宋老爹、宋陌和董明华三人一起忙活,早出晚归也得忙碌两天半,现在只有宋陌一人,没有五六天干不完,唐欢要是不跟着去,这些天不就浪费了?哪怕在地里偷懒呢,她也得去。

    夏日天热,现在还是早晨,外面阳光照在身上一会儿就能让人冒汗了,再过一个时辰只会更毒。看看侄女白嫩嫩的脸蛋,宋陌不忍她受苦,“不用你,二叔一人也能干完。晌午日头毒,小心把你晒黑了,听话,在家待着吧,晌午给二叔送点饭过去就成。”

    唐欢低下头,“晒黑就晒黑,我不怕,反正我也不嫁人了,黑一点又有啥?”她走到他身前,拽住他的袖子,小声求他,“二叔,你让我去吧,我一个人在家害怕。你放心,要是我干不动了,不用你说,我自己也会歇着的。”

    宋陌盯着侄女的小手。那样白那样细,能拔得动麦子?

    可她语气那样可怜,再想到她的确胆小,他只好妥协了,“行,那你跟二叔一块儿去吧,不过到了地里要听二叔的话,知道吗?”

    “嗯,锦枝什么都听二叔的宠嫡。”唐欢痛快应道。

    于是叔侄俩备好水壶,锁好大门,一起下地去了。

    唐欢说的好听,其实她根本没有拔过麦子,就连锦枝也只是十岁前在地里帮忙捡过麦穗,长大后就被宋老爹当成宝贝养在家里了。到了地里,她凑在宋陌身边学,动作倒是挺简单的,一学就会。她就紧挨着宋陌拔,好在有上个梦挑水砍柴的累活在前,如今拔两根麦子怎么拔都显得很轻松啊!

    唐欢对自己很满意,抬头擦汗,却意外发现宋陌已经把她甩在后面很远了。

    这样一点都不能亲近啊!

    宋陌正好回头,见她一手扶腰一手抚额站在那里,当她累着了,忙高声喊她去地头树下阴凉里坐着。

    唐欢没应声,远远望着他。

    衣冠得体,那是城里人的讲究,在这山村小地方,除了一些根深蒂固不可逾越的规矩,譬如二叔不能跟侄女成亲,其他衣食住行男女交往方面的束缚并不是太苛刻。大户人家的小姐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洞房之前根本见不到相公,村里十五六的姑娘们却常常下地做活或去河边洗衣服,遇到看顺眼的少年,慢慢就眉来眼去了,偶尔说个悄悄话也没啥。

    所以,在这农忙时节,男人们嫌热卷起袖子干活,甚至穿个无袖汗褂子,也不用担心哪家姑娘小媳妇会过来骂他耍流氓!

    宋陌今日穿的是一身粗布短褐,双袖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臂。

    唐欢心思一转,迈着小碎步朝男人奔去。

    宋陌不解地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近,“怎么了?”暗黄草帽下,她脸颊被晒得红红,鬓发微湿,却一点都不难看,反而像熟透的桃子。他心头一跳,赶紧移开视线。

    唐欢在距离他五六步时停下,眼帘低垂,很难为情地道:“二叔,我,我帮你捆麦子吧?你拔我捆……”

    宋陌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侄女这是拔不动麦子了。

    他体贴地笑:“不用,你去地头歇着吧。嗯,时候不早了,回去做饭也成。”

    唐欢低头不说话,就是不走。

    宋陌拗不过她,只好答应让她跟在他身后捆麦子。

    唐欢特意站在他一侧,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盯他冷峻的侧脸,裸-露的脖子,结实的手臂,腰腿顺承的男人线条,还有随着他俯身而显现出来的挺翘臀部。长腿翘臀,她好像扑上去抓一把啊!

    默默欣赏了半天,中途短暂休息时,看着宋陌仰头喝水的诱人动作,唐欢突然良心发现,觉得用眼睛占了宋陌那么多便宜似乎有失公允。

    “二叔,我也喝点水。”她站起身,跟他要水壶。

    宋陌笑着递给她。

    唐欢接过,学着宋陌那样仰头,却不是侧转过身,而是面对着他。

    她上面穿的是一件旧衫子,原本的白色已经变得暗黄,还有点小,她这样一抬双手,那鼓鼓的胸脯就更挺翘了。宋陌目光无意中在那处掠过,脸上发热,正要转身,唐欢手一抖,半壶水都洒在了她衣襟上。清水迅速蔓延,单薄衣衫湿透,紧紧贴在她胸口,其中一团形状完全露了出来,另一团也隐隐若现。

    宋陌身下一紧。

    小宋陌更是仿佛亲眼瞧见那诱人景色,热情地抬起了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