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20章 天真

笑佳人2017-2-15 23:39:8Ctrl+D 收藏本站

    算上宋老爹身死那日,宋陌已经连续三晚没睡觉了,今晚这一躺下,就睡得比较死,再加上唐欢给他脱外衫时动作放得很轻,又提心吊胆的,宋陌稍微动一动她都吓得随时准备开始演戏,所以,两盏茶的功夫后,她终于在不惊醒宋陌的情况下成功扒掉了对方半边衫子。

    虽说是半边,但除了被宋陌压在身下的那一点衫子和横伸在唐欢脖子下的左手臂,宋陌整个前胸后背都露出来了。

    唐欢重新躺下,近距离感受这健壮的胸膛。

    当然,屋里太暗,她只能看个模糊,譬如那两点深色的小豆豆,她根本看不清楚。

    她将手掌贴上他胸口。

    掌心下的胸肌结实紧绷,随着呼吸轻轻起伏娱乐圈之P友。唐欢缓缓移动,挪到他左面。他的心跳沉稳有力,震得她手也有些情不自禁地颤抖。

    陌生,又熟悉。

    曾经守林人也将她拥抱在怀,他不让她摸他腰部以下,上面倒是肯给她,仔细想想,仿佛是被她磨得没办法了,守林人才妥协了。

    宋二叔呢?

    因为她是他的侄女,宋二叔一开始就对她好,看起来似乎简单了,但唐欢知道,俘获宋二叔,要比守林人难得多。

    可惜这样诱人的身体啊……不能马上享用。

    唐欢小手在他腹部摸了一会儿,慢慢落在了小二叔身上。大二叔睡着了,小二叔也在睡觉,即便如此,那形状尺寸也不容小觑。这个位置太敏感,唐欢没敢伸进去摸,只隔着中裤悄悄捏了捏。

    师父说大东西弄起来舒服。

    唐欢欲哭无泪。

    她想到了宋陌给她的两次经验。

    第一次入梦前,她莽撞地塞了进去,很疼,但因为魂魄几欲离身带给她的惊恐更大,唐欢没有多体会就吞下了梦引丹,迅速入梦。第二次,守林人杀人般硬闯进来,那滋味儿,现在想想,唐欢都忍不住打哆嗦。

    那唯一一次完整的体验告诉唐欢,大东西后面弄起来的确很舒服很*,可最开始那一下撕心裂肺的疼,她真的不想再尝啊!

    收回手,唐欢抱紧宋陌,脸贴着他胸膛蹭了蹭。

    好二叔,好宋陌,这场梦也好,接下来的七场梦也好,我一定会对你温柔再温柔,你千万也要对我温柔啊。你放心,办事前我绝对不会再用激将法激你了,所以你要是再敢那样对我,那就别怪我醒后先把小宋陌割掉再抹了你脖子!

    唐欢恨恨地咬咬牙,解开中衣盘扣弄成半裸模样,然后转个身背朝宋陌贴紧,将宋陌原本搭在她腰上后来被她移开的右手臂重新抓回来送进她肚兜。他掉下去,她就用一只手隔着肚兜捂住他,这才心满意足地闭眼睡觉。

    二叔你要抓牢啊,侄女还想看看明早你会有何反应呢。

    ~

    纵使疲惫,自小养成的早起习惯,还是让宋陌在听到第一声悠扬的鸡鸣时,慢慢醒了过来。

    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左手臂有些酸,右手……

    他下意识地握了一下,于是,略显粗糙的男人手指在少女细腻柔软不曾被人碰过的椒乳上收拢,指腹按压,玉-乳被迫变了形状,不甘心地往回弹。

    “嗯……”

    唐欢无意识地哼了声,背臀贴他更紧,不安地扭动两下后,老实了,呼吸清浅。

    宋陌震惊非常,睁开眼,便对上侄女白皙圆润的半边膀子,而他麦黄的手臂正搭在她身上,那他手中握着的……

    身如火烧,后背顿时冒出了一层汗。

    怎么会这样!

    宋陌颤抖着松开右手,抬手,手背碰到她肚兜,担心她醒,他赶紧又低下,不想又碰了她……心跳是从未有过的急促,宋陌闭上眼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手一点一点从她肚兜里往外退。退出来,他松了口气,想要起身,却发现她枕在他左手臂上,那他要是动了,她醒了怎么办?她衣衫半裸,他这个二叔也不知何时脱了衫子,两人几乎赤-裸相对,这种情况,她会怎么想他这个二叔超级金钱帝国!

    宋陌真是恨死了自己,他怎么就做出了这种事!

    他不敢动,努力回想自己昨晚到底做了什么,想的头都要炸了,也只记起侄女做噩梦投到他怀里,他没办法抱着她哄了一会儿就睡了过去。衣裳到底是何时脱的,他真的记不起来啊!

    如今该怎么办?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他,他毁了侄女的清白,侄女若是知道了,会不会想不开?

    装睡的念头一闪而过,迅速被宋陌否定。

    他扭头,对着房顶深呼吸两次,先把腰部以下往后退,让自己那不知何时苏醒的孽根离开侄女的臀,这才轻轻抬起侄女松落下来的中衣,披上她肩。

    光披上不行,他还得替她穿好,因为他们同寝而眠,即便是侄女自己脱的,她醒后,会不会因此尴尬?

    宋陌不想跟侄女生疏。她不嫁董明华,就只好守孝三年,他们还要一起生活三年,怎么能……

    外面还有些昏暗,侄女,应该睡得很沉吧?

    宋陌提着心,抱住侄女肩头往上抬,趁她脑袋不受控制离开他手臂的刹那功夫,他抽出自己手臂又飞快将枕头拽过来,然后慢慢将侄女仰放在枕头上。

    幸好幸好,她没有醒。

    宋陌抹去额头细汗,转过身,悄无声息地穿好外衫。

    穿好了,他才转回来。

    给她穿衣裳又不能惊醒她,他必须睁着眼睛。

    侄女两条手臂乖顺地搭在两侧,右边衫子被他勉强盖好了,左边的散在身旁,露出里面细白布做的肚兜。他不敢看,目光移上去,却落在她细腻白皙的脖颈上,因她枕着枕头,脖子便现出优美诱人的线条,下面锁骨精致单薄,越发惹人怜惜。

    宋陌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他情不自禁看向侄女的脸庞。

    细长柳眉微蹙,浓密眼睫轻颤,俏脸泛红朱唇轻启,娇美可人。

    一眨眼,侄女都出落成大姑娘了,他还记得她三岁的样子,大眼睛水汪汪,咯咯笑着让二叔抱。

    如果董明华真的跟他表妹牵扯不清,那他就是瞎了眼了,竟辜负锦枝的好!

    锦枝,你放心,二叔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给你找个好归宿。

    愤怒怜惜打消了男人心中不该有的欲念,他动作轻柔地替她穿衣系扣,好像她只是个奶娃娃,他手里的不是少女中衣,而是一件小小的孩童肚兜。

    收拾好了,宋陌替她盖好被子,准备起身。

    唐欢睁开眼睛,无奈地望着他背影。

    这人真的是锦枝爷爷捡回来的?该不是当年老头子背着媳妇跟旧情人折腾出来的私生子吧?那姑娘难产死了,老头子就想了个蹩脚的借口把私生子抱回来,然后临死前将真相告诉了私生子,然后宋陌这个私生子就真的把她当成了血亲侄女?

    否则他怎么这么,这么不男人?

    早知道她就脱光光了,看他会不会畜生一回!

    “二叔……”

    唐欢揉揉眼睛,一边捂嘴打哇哇一边坐了起来,跟正要起身的宋陌肩并肩,迷迷糊糊的,好像还没发现两人同寝的事史上最强女帝。

    宋陌抢先把她昨晚梦魇的事解释了一遍。

    唐欢愣了愣,随即脸上一红,瞅瞅两人的衣裳,羞涩低头,“二叔,我,我不是……”

    宋陌笑着打哈哈,“没事没事,锦枝别不好意思,昨晚情况特殊,二叔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再说了,在二叔眼里,锦枝还是个小孩子呢。好了,你再睡会儿吧,二叔去做饭,一会儿饭好了叫你。”说着迅速起身,下炕穿鞋。下面的裤子,还是拿到外面去换吧。

    唐欢撇撇嘴,装作好奇似的掀开被子,来回翻找。

    宋陌听到动静,回头一看,有点不解,“找啥呢?”

    唐欢一脸天真地望向他,“二叔,你被子里是不是藏了棍子啊?昨晚我好像被顶到了,感觉挺奇怪的,可二叔怎么会把棍子藏在被窝里?该不会是我梦里梦到的吧?”

    她目不转睛地瞧着他,宋陌心中羞愧难当,面上却不敢露出半点异样,强笑着附和:“哪里来的棍子,肯定是你做梦了。”说完抬脚就要走,再待一刻,他都怕自己坚持不住。

    唐欢摸摸身后,了然道:“是啊,肯定是做梦了,要不就算有棍子,没人扶着,它也不可能顶在我……啊,没事儿,二叔快去做饭吧!”仿佛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急急扯过被子蒙住自己,躲在里面不出声了。

    宋陌心慌意乱地逃了出去。

    他想当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可刚刚侄女只是说了“棍子”二字,他下面就可耻地硬了。昨晚她小腹压在那里无意磨蹭带来的燥热,清晨他抵在她臀缝时的难熬和陌生快感,还有她莹润雪白的肩膀和绵软饱满的乳,突然都清晰了起来。

    宋陌不断地撩水泼脸。

    可惜,初时还能镇压体内热火的凉水,似乎慢慢也变温了。

    用早饭时,他根本不敢看她。

    直到董明华和蒋玉珠联袂而来。当时他在屋里侄女在外面,他出去的时候,侄女一人站在门口,对面就是并肩而立的表兄妹俩,柔和晨光落在他们身上,莫名地刺了他的眼。蒋玉珠面带同情地望着侄女,一手却拉着董明华的袖子柔声劝着什么,董明华尴尬地躲了两下就不躲了。

    宋陌终于信了侄女的话。董明华……不配。

    “你们来做什么?”

    他冷着脸走了出去,站在侄女面前,垂眸看向董明华。

    他像山一样横亘在两方之间,脸色又那么难看,蒋玉珠不由松开了手,董明华更是直接倒退两步,底气不足地道:“二叔,我,我是来看锦枝的。”他想她了,他想一个人来的,可表妹跟娘说她也要来安慰锦枝,娘不知道表妹跟他的事,允了。

    宋陌对他脸上的为难视若无睹,语气冷淡,“你还是先叫我宋二叔吧。”

    董明华瞬间白了脸色。

    蒋玉珠低头,唇角露笑。

    唐欢望着面前高大的男人,突然好想扑上去亲他一口!管他是为了侄女还是为了她,现在的宋陌,真的好……诱人啊,让她只想马上赶走那两只苍蝇,回头将宋陌扯回炕上,骑着他恣意折腾!

    好二叔,你啥时候才能从了我啊,侄女好想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