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9章 被窝

笑佳人2017-2-15 23:38:43Ctrl+D 收藏本站

    听完唐欢对董明华和蒋玉珠的指控,宋陌眉头皱得更深,但想到这么多年董明华对侄女的好,他还是不愿意相信,缓了语气劝她:“兴许是你多想了[穿越]男主决战娱乐圈。二叔听说,明华表妹生母早逝,她爹娶了继室,家中容不下她她才投奔董家来的,明华向来心善,对表妹多照顾一些也没什么。锦枝,你跟明华认识那么久,别因为一些小事就怀疑他,要不以后怎么过日子?”

    唐欢冷哼,“二叔,表兄表妹原本就容易结成亲事,董明华就算真把蒋玉珠当表妹看,他不知道避嫌吗?都敢在我面前拉拉扯扯了,背地里还……不说他,就说你,二叔,若是你也有个未过门的妻子,你跟她赴约时,你的表妹蹦出来要抱你胳膊,你会让她挨上你吗?”

    会吗?

    肯定不会。再说这种情况,亲人看见了,一般都会避开,最多回去见面后再打趣两句吧?

    宋陌无法辩驳,可对上侄女一副早就料定他无话可说的小模样,忍不住道:“明华表妹行事的确不妥当,要不你私底下好好跟明华说说,明华知道你不高兴,就会远着他表妹了。”姑娘家天生心思细腻,男人都比较粗心,有些事没人提醒,恐怕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我不去!”

    唐欢气呼呼地瞪着宋陌:“他心里没我,要是有我,根本不用我提醒!二叔,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死也不嫁他!我知道,二叔一个人住惯了,嫌照顾我麻烦,所以想早点把我嫁出去,那你马上回你的茅草屋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有手有脚,洗衣做饭下地做活我都能干,没有你我也能活下去,用不着你这样费尽心思摆脱我!”

    一边骂一边哭,骂到最后声音都是颤的,然后甩脸跑去了西屋,徒留宋陌一人愣在原地。

    这还是他那个柔声细语的温柔侄女吗?

    她怎么能那样说他?

    她是他侄女,他做什么都是替她着想的,怎么会嫌照顾她麻烦?

    宋陌摇头苦笑,把灶膛口收拾干净,过去劝她。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呢,半个时辰前还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帮他搬东西,现在因为吵了两句,就要赶他这个二叔走了,真是……

    进了屋,就见她站在门口,上半身趴在炕上,埋在胳膊里呜呜哭呢。

    看着她不停抖动的肩膀,宋陌不忍再气她了。侄女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既然她不想提董明华,他就不提了,改日他亲自去找董明华,若董明华真如侄女所说是个墙头草,他第一个饶不了他!

    “锦枝,锦枝别哭了,二叔嘴笨不会说话。好了好了,二叔都听你的,你想嫁就嫁,你不想嫁咱就退婚,三年后二叔再给你找个比他好千百倍的男人,行了吧?”这孩子打小就爱哭,摔个跟头也要扑到他怀里哭得鼻涕眼泪一把,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怎么哄侄女,宋陌还算熟练。

    这个宋陌嘴可真巧!

    唐欢配合地止了哭,却依然趴着不肯起来。

    宋陌只好握住她肩膀把她掰了起来,“好了好了,再哭眼睛就没法要了。二叔都认错了,你还想怎样啊,真让二叔搬走?”

    唐欢扑到他怀里,“不许你走!”

    宋陌笑着拍拍她,“锦枝不让二叔走,那二叔就不走了。好了,你去洗把脸吧,二叔去弄个菜。”

    唐欢点点头,闷声夸他,“二叔真好。”

    她害羞般侧转过身不看他,宋陌摸摸她脑袋,出去了。

    吃过饭,宋陌让唐欢去屋里,他把猪圈里的两头猪喂了,然后烧了一大锅水,洗洗木桶搬到西屋,一边兑水一边嘱咐她:“今晚好好泡个澡,舒舒服服睡一觉,明天咱们就重新过日子,别再想以前的事了,知道吗?”

    唐欢盘腿坐在炕上,轻轻“嗯”了声,心却渐渐往下沉我的客户都爱我。宋陌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她开始还觉得庆幸,可现在他连洗澡水都替她兑好了,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态度,这明显是没把她当女人看啊!

    不是捡回来的二叔吗,怎么比真的还真!

    宋陌哪里知道她在想什么,出去带门时还提醒她洗完直接睡觉就成,明早他来泼洗澡水。浴桶挺大的,侄女一人泼水不知要泼几次。

    直到宋陌的脚步声消失了,唐欢还在哀怨地望着浴桶。

    她照过镜子了,这个锦枝就是她十六岁时的模样。本身底子好,宋老爹又不舍得女儿吃苦,小姑娘并不似一般村姑那样晒黄了脸,而是细皮嫩肉的,往大街上一走,没有男人不悄悄看她,也就是锦枝稳重不爱出门,否则早被大户人家相中了,哪能轮到董家?董家在白水村是首富,放在镇子上,比他们强的比比皆是。

    这样一个大美人,宋陌就真的没有动过心?

    想来是锦枝太老实了。

    那就让她来告诉宋陌侄女跟女人的差别吧!

    唐欢扒掉衣服,痛痛快快洗了个澡。

    外面早已一片黑暗,宋陌听西屋没动静了,这才拎一桶凉水去后院,简单擦拭一番,关好前后屋门,回东屋去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推门声惊醒,宋陌猛然起身,却听门外那人哭着道:“二叔,二叔,你醒了吗?”

    是侄女!

    “醒了醒了,别急,二叔马上开门!”

    宋陌匆匆披上外衫,胡乱系上腰带,急急开了门,“锦枝,你……”

    屋里虽然很黑,但也勉强能看清人影,唐欢抱着被褥站在门外,开口就是哭腔:“二叔,我害怕,我不敢一个人睡,今晚先跟你睡一个屋,行吗?”

    都吓成这样了,宋陌能说不行吗?

    他赶紧让开身,“行行,快进来吧,有二叔在,没什么好怕的了啊……”

    唐欢抽搭着抬脚进去,见宋陌睡在西炕头,便把被子放到他被褥旁边,上炕,默默铺好被子钻了进去,攥紧被子蒙住脸,呜呜地哭。

    宋陌重新插上门,跨到自己被窝里,轻轻拍她:“又哭了,小心把眼睛哭坏了。好了,二叔在旁边看着你睡觉,等你睡着了二叔再睡,这回不害怕了吧?”

    “二叔,我想我爹……”唐欢抽抽搭搭地道。

    宋陌手一顿,可是这回,他不知该怎么劝了。有些事情,不是旁人三言两语就能抚慰了的。

    他只能继续拍她,动作越发温柔。

    唐欢慢慢不哭了,然后,慢慢“睡着了”。

    宋陌松了口气,替她把被子移到肩膀上方,免得捂着她,随后便转过身,背朝唐欢躺下,并没有脱下外衫。夏日他都是裸着膀子睡的,根本没有准备中衣,好在只有一晚,凑合一下吧。

    待前面传来男人绵长轻缓的呼吸,唐欢悄悄睁开眼睛。

    两人之间,不过一臂距离朝甜暮宠,总裁步步追妻。

    她轻轻掀开自己的被子,酝酿好了,突然尖叫一声,然后在宋陌反应过来之前飞快钻进他被窝,像藤蔓一样紧紧缠到他身上,左手紧搂他腰,长腿勾住他腿,哆嗦着喊:“别抓我爹,别抓我爹……”

    “锦枝!”

    宋陌被这陡然而生的变故吓了一跳,攥住她手费力转过身,刚喊了她名,她又紧紧贴上来,双手搂紧他脖子,脑袋直往他脖颈处拱:“爹你别走,别丢下锦枝自己,呜呜,爹你别走……”

    没有眼泪,但她声音惊慌无助,好像有人在跟她抢最重要的东西。

    宋陌试着挣脱,可每次他攥住她手要掰开,她就喊得越急,喊得他都不敢再动了。猜到她这是被梦魇住了,宋陌不敢再躲,躺在枕头上,任由她抱着,“锦枝不怕,二……爹不走,爹一直都陪着锦枝。”右手情不自禁环住她肩膀,轻轻拍她。

    “爹……”

    唐欢急切地喊了一声,整个人都缩到宋陌怀里,几乎快要半趴到他身上去了。她装作不安地搂紧他,却有技巧地用自己的柔软胸脯抵住他磨蹭,小腹那里也随着上半身的动作撩着他。在锦枝的记忆里,宋二叔从来没有过女人,唐欢不信宋陌会无动于衷。

    宋陌没有让她失望。

    她对着他脖子喊爹的时候,他因为心疼侄女,并未察觉异样,但当她开始在他怀里不安地扭动,男人青涩又早已成熟的雄性身体立即紧绷起来,某处更是迅速苏醒,紧接着,她温热的呼吸轻柔的喊声都成了星火,烧得他越来越热。

    他竟然,对自己的侄女……

    难以言喻的禁忌羞愧宛如当头棒喝,宋陌再次抓住她胳膊,本能地要推开她。

    “爹你别不要我!我听话,我嫁,我嫁他,求你别不要我……”

    唐欢目的已经达成,怕把宋陌逼得太急,不敢再乱动,小腹稍稍往后退一点,只有上半身还贴着他。

    嫁他?

    董明华……

    连梦里都是如此不情愿的态度,看来侄女是真的不想嫁董明华了,那晚饭前他还在侄女面前替董明华说话,侄女一定是伤心到了极点吧?

    于是宋陌的决心,又在知道她那时有多气他,在她焦急的哭声里瓦解了。

    他不再推她,肩膀以上尽量不动,下面偷偷往后挪。

    唐欢没有追上去,他醒着她肯定占不到太多便宜,等他睡着了,她自然有办法碰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对付宋陌这样古板的男人,她得一点一点来。

    她老老实实的,宋陌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了。幸好,侄女下面已经碰不到他,他不用担心被她发现他的变化。若是她发现了,他这个二叔,就再也无颜面对她了。

    他望着头顶黑黢黢的房梁,胡思乱想,盼着她快点睡熟,他好把她抱回去。

    可是,每次他觉得可以了,才试着掰开她手,她就又紧张地搂紧。

    几番尝试后,宋陌放弃了。

    这样的侄女太让人心疼了,他还是让她好好睡觉吧。

    夜色越来越沉,困倦袭来,宋陌渐渐抵挡不住,陷入沉睡。

    一只小手悄悄地探进了他衣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