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6章 一采

笑佳人2017-2-15 23:37:25Ctrl+D 收藏本站

    唐欢真的快要被宋陌逼疯了!

    如果不是见识过他身下的威风,她都想怀疑这男人到底行不行!

    白日里他干活,看他满头大汗的,她也实在提不起兴致。晚上他擦干净躺下来了,她使出各种手段撩拨他,这男人开始还老老实实任她调戏,后来大概也是不耐烦了,竟在棚顶绕了根绳子,把她受伤的右腿吊上去,然后再捆她双手。看着头顶呼吸粗重的男人,唐欢心花怒放,当这家伙不但开窍了,还想来点花样,哪想他把她绑得结结实实了,随后就躺在一旁,冷冷警告她,说她腿伤恢复之前再敢不老实,白天也这样绑着她。

    次日晚上唐欢不甘心挑战了一次,然后真就被他绑了一天,她骂他挑衅他,他干脆往她嘴里塞条帕子,继续到外面埋头苦干。

    这样一来,唐欢不得不老实了,顺便悟透一个道理。作为一个女采花贼,必须得学好武功啊,否则遇到好男人也没用,天生力气不如人,想强上都不行……

    乖乖养了六七日,腿上伤口结疤了,唐欢终于恢复了行动自如。

    宋陌在后院搭了个木棚,类似农户在西瓜地里搭的那种看瓜棚子,他的意思是新房盖好之前,两人就先睡棚子里,平常用的杂物都放进柴棚。他还在院子里架了一口锅,这几日都是他烧火做饭。看看这杂乱又整齐的小院,唐欢不得不承认,宋陌还真是挺会过日子的。

    当初她一把火烧了房子,也是因为知道这只是个梦,两人睡一觉后就要进入新的梦境了,所以她根本没考虑过房子没了以后两人怎么生活[穿书]天道宠儿。但宋陌不知道,他过得那么真实,仿佛已经计划好了两人的一生一世。

    她真是个坏女人啊……

    不过谁让宋陌抹她脖子呢,当初若他肯乖乖让她采一晚,不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唐欢心安理得地趴在棚子里,望着前面正在锯木头的男人。他光着膀子站在树下,左腿直立,右腿曲起踩着搭在凳子上的长木,晨光穿过树叶,在他麦色脊背胸膛上投下一片斑驳,恍惚了他冷峻侧脸。

    是他,又不是他。

    唐欢困惑了。入梦前她并不了解宋陌真正的性子,梦里的他,到底只是跟宋陌有相同的容貌,还是脾性也相近?难道那个比师父武功还要高的宋陌,真的也有这么老实可爱?

    做梦吧,怎么可能!

    唐欢翻个身,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暗暗琢磨新的法子。

    吃完早饭,宋陌继续干活,唐欢把棚子两头的纱帐放下,躲在里面裁剪尺头。前两天宋陌去山下卖了三只野味儿,回来冷着脸丢给她几块儿花花绿绿的尺头,说给她做衣裳用的。对了,那个尼姑帽他早给她捡回来了。

    唐欢爱美,她要享受床笫之欢,也要让宋陌全身心投入进来。那么,若他斗志昂扬地扒了她衣裳,却瞧见她腿上那片狰狞伤口,肯定会扫兴啊!唐欢可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她将红布裁成带状,一圈一圈缠在右小腿上,最后在膝盖那里打个漂亮的结。确定不会松开,她才套上了裤子。

    一切准备妥当,外面烈日已升到正中。

    宋陌喊她出去吃饭。

    唐欢轻盈地从床板上跳了下去。

    宋陌正在放桌子,听到响动,回头训她:“你腿伤还没有好利索,别乱蹦乱跳的。”

    “没事,一点都不疼了,我自己有分寸。”唐欢笑着坐下,抬眼看他:“宋大哥,今晚你要我吗?”

    每次一勾搭他,就要喊他宋大哥。

    宋陌多少都习惯了,把饭递给她后便不再说话,闷头吃饭。

    这几日她过得不如意,他就好受吗?要不是顾忌她腿伤,她那样勾他,他早就把她就地正法了,横竖他们都没有亲人,用不着折腾洞房那些,而且现在他也没钱弄,等她养好伤,两人睡一个被窝就算是成亲罢。

    唐欢睨他一眼,乖乖吃饭,吃完饭回棚子睡觉。

    睡得正香,被头顶一声闷雷惊醒,这一醒,才发现起了风,吹进棚子凉飕飕的特别舒服。

    外面乌云蔽日,宋陌正把东西往柴棚抱,刚收拾好,雨点便如断线的珠子,噼里啪啦当空砸下。

    宋陌跑回棚子时,雨水从他脸上脖子上往下流,裤子都湿透了。

    唐欢心思转了转,没有起来,只揉着眼睛对他道:“这雨挺大,估计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不如你去外面洗洗,回头擦干,也躺上来睡个午觉吧……”掩面,张嘴打了个哇哇。

    宋陌裤子都湿了,肯定要换的,听她这么说,虽然知道她肯定有些别的心思,转念一想,管她有什么坏主意,他不配合,她还能强来吗?遂抬脚跨入雨中,躲到柴棚一侧就雨水洗澡。

    唐欢摘下挂在一旁的巾子,坐在床板一头等他,目光在棚子里转悠。

    下面是硬硬的床板,铺上干草再垫上炕席被褥,躺在上面还是挺舒服的泰迪逆袭指南。棚子顶不高,她在里面可以站直身,宋陌就不行了,不过这就是个休息睡觉的地方,也不用站起来。外面瓢泼大雨也挺有氛围,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这棚子结不结实啊,别弄到一半晃塌了,那就太膈应人了。

    脚步声起,宋陌回来了。

    唐欢偷笑,人傻就是没办法。

    宋陌很尴尬。

    他忘了一件事。以前他醒得早,需要换衣服,拿好衣服躲到一边换就行。刚刚一时冲动跑出去,根本没想衣服的事情,现在回来了,他怎么换?棚子里没伞,抱干衣服出去肯定会被雨水打湿,在里面换,她又醒着……

    虽说晚上被她偷摸过,可这大白天的,他还是做不到当着她的面露出来。

    他停在棚子一侧犹豫不决。

    唐欢笑他:“进来吧,又不是没看过,我都不介意,你害臊什么啊。快点进来,在雨里时间长了容易生病,咱们房子还没盖好呢,你要是病了,可甭指望我干活!”

    懒死她吧!

    宋陌铁青着脸走进去,却看她跪坐在床板上,手里拿着巾子笑盈盈地瞅着他:“过来,我给你擦身子。”

    那些尴尬气愤突然就都消失了,宋陌大步走过去,转身,背朝她。

    唐欢往下按他脖子:“低头,先擦身上,最后再擦头发。”

    宋陌乖乖低下去。

    她的手是热的,落在他身上就是一阵撩人的痒,宋陌知道她是故意的,偏偏她又没耽误事儿,另一只手擦得很认真,他只好默许她。后面擦干了,她贴上他背,手伸到前面帮他擦胸口。宋陌握住她手,闷声道:“我自己来吧。”

    “不,宋陌,你别看我那么懒,其实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你是我男人,我是你女人,你照顾我那么多,现在就让我伺候你一回吧。”唐欢亲亲他后背,柔声道。

    宋陌不说话了。

    唐欢想脱他的裤子,这次他坚决不肯,唐欢只好把巾子丢给他,气恼地躺回去,蒙在被子里威胁他:“那你换完裤子要躺上来,我给你擦头发,你要是不让,我,我就跑雨里面去!”

    宋陌对着那鼓鼓的一团笑,迅速擦干,换上中裤,自觉地跨上去,脑袋伸出床板,“行了,过来帮我擦头发。”

    唐欢坐起来,被子掩住腰部以下,嘟嘴道:“你太高,还是趴着吧,这样我就不用抬胳膊了。”

    宋陌早知道她懒,闻言没多想,长腿伸到里面,脑袋搭在胳膊上,眼睛对着地面,等她过来。

    唐欢悄无声息地褪了袍子,起身,跨在他腰侧,慢慢坐了下去。

    宋陌身子一僵,呼吸登时乱了。

    他上面没穿衣服,她下面没穿。

    “你……”

    “我怎样?”唐欢趴下去,贴在他背上,左手去解他绑头发的布带,右手扶着他坚毅的下巴,轻轻亲他脸:“别紧张,我只是想帮你擦头发,衣服嘛,是因为我刚刚睡觉太热了才脱的,你别多想,还没到晚上呢,我不会乱……啊!”

    话没说完,布带还没解开,身下男人突然伸过一条手臂抱住她腰,一股蛮力传来,唐欢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人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大爷,求投喂[综漫]。她想看他,他额头却有水低下来落入她眼,她着急去揉,忽听男人哑声问她:“你就真的那么想要?”粗重喘息宛如那日的热火,迎面扑来。

    唐欢也不揉眼睛了,先搂住他脖子,使劲儿眨眨眼睛,睁开看他,眼里仿佛揽了星光璀璨夺目:“想,第一眼看见你,我就想要你了。宋陌,你要是个男人,现在就要了我!老娘都不在乎了,你还忍什么?”

    宋陌眸黑如墨,沉沉看不出情绪:“你再说一遍。”

    唐欢毫不退缩地回视这个男人:“我说老娘想要你,看你第一眼就想要你,就想……”

    “那你就看看我是不是男人!”

    宋陌近乎低吼地打断她,大手用力一翻,唐欢就变成了面朝下趴着。她莫名地感到害怕,想起来,身子却被他重重压着动也不能动,正欲回头看,耳边传来他扯裤子的声响,下一刻,腰被他高高提起,唐欢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忽的分开她双腿,大手在她下面飞快揉弄两下,手指在某处按按,然后不等唐欢阻止,狠狠一挺腰,就那么硬生生地闯了进来。

    “疼……”

    “嗯……”

    女人尖锐的哭叫,掩盖了男人喉头发出的闷哼。

    手腕失力,唐欢跌伏在被褥上,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她不想哭,可就像不吃饭肚子会饿一样,眼泪自己想出来,她管不住。她想骂人,可她发不出半点声音,仿佛吸一口气都能牵动下面,都能加深那痛楚。

    宋陌这个混蛋,她想采他,不是被他采啊!

    什么老实可爱都是装出来的,他就是那个一剑抹了她脖子的人。现在他没有剑了,就想用那根棍子捅死她!

    她疼得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每抖一下,那里就咬得男人越紧。

    宋陌跪在她身后,看不见她脸,她不说话,他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他还记得这女人之前的讽刺,于是他掐着她腰费劲儿退出来一截,再狠狠顶进去,“怎么不说话了?发现我是男人了?”

    “混……混蛋,你是混蛋!”唐欢好不容易恢复了点力气,听到这话,立即吼着骂他。

    “混蛋?混蛋是男人吗?”

    宋陌听她底气如此足,心头那点担忧顿时没了,攥紧她腰发狠地撞了起来。她太紧,从里到外无处不箍着他,进时排斥退时挽留,他说不清这是不是她故意的,他也无法思考了,脑海里只剩强烈的畅快,唯一一个念头,便是既然她那么想要他,他就给她,给她个够!

    男人半点都不温柔,唐欢本不是轻易服输的性子,可他太大太长,那样干巴巴的快速进出,着实疼得要人命。眼看他越来越狠,唐欢实在熬不住了,哇哇大哭起来:“疼,疼,宋陌你个混蛋,你想弄死我吗!”

    宋陌急急停下,语气不稳又带着怀疑:“真疼?”

    唐欢呜呜哭,她早该记得的,入梦之前她还疼了一次,怎么能忘了呢?

    她在他面前装哭不是一两次了,宋陌还是不太信她,慢慢放下她腰臀,他小心翼翼控制着不出来,然后轻轻伏到她单薄的背上,低头去看她。这一看,吓了一跳,只见她小脸惨白,脸上泪水涟涟。

    真哭了……

    他心里一慌,抬腰就想退出去。

    唐欢察觉到了,闷声拦住他:“别走,等一会儿就好了吸血鬼素食养成记。”早晚都得疼,现在出去,一会儿进来说不定更疼。

    宋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心虚地问她:“既然这么疼,你,你怎么还那么想要啊?”他没有过女人,不知道这种事女人会有什么感觉,之前她三番两次磨他,他还以为这事女人会很快活。

    唐欢恨恨地瞪他:“你不知道女人第一次会疼的吗?你要是温柔点,我稍稍疼一下也就过去了,可你那样,那样什么都不做就闯进来,你是想要我的命吧?”

    “谁让你……算了,我还是出去吧。”宋陌不忍跟她辩解,想想还是不要了,虽然他很舒服,可她疼成这样,他实在心疼。

    唐欢已经被他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费尽心机才勾他成功了,眼看距离一月之期只剩几日,若他对这事有了抵触,她不但得死,还要白疼这一次了。

    她低头,闷声教他:“别走,你,你亲亲我后背,放松了就不疼了。”师父教过她如何缓解初次的疼。

    “有用吗?”宋陌不放心地问。

    唐欢瞪他。

    宋陌只好依言行事,笨拙地去亲她后背。

    “嗯,别亲两边,沿着脊骨上下亲就行了,那里最舒服。”他下面不动,上面又亲得她舒服,唐欢慢慢放松下来,声音也变得妩媚娇柔。

    宋陌察觉到了她的变化,里面渐渐湿润了,他忍不住轻轻动了动,喘着问:“还疼吗?”

    唐欢故意不回他。

    宋陌歪头,见她侧脸通红,心头一热,用力顶了一下:“不疼了吧?”

    唐欢扭头看他:“我要在你上面。”她想狠狠骑他。

    宋陌直视她水光潋滟的眼睛,动作越发迅速:“我问你疼不疼。”

    唐欢不受控制地轻叫出声,“我,我要在你,上面!”

    “不疼?那咱们继续吧!”

    宋陌才不理她那种要求,重新提起她臀,砰砰砰恣意入了起来。唐欢不甘心被他压整个过程,不停地扭腰挣扎,偏偏她挣得越狠宋陌压得越狠,不给她半点翻身的机会,最后还是唐欢说想看他脸,宋陌才心软抬起她一条腿,直接将她翻了过来。他趴在她身上,一边动一边问她:“现在满意了?”动作越来越快,大概是她脸红轻喘的模样太过妩媚,他想射了。

    唐欢来得比他还快,她已经感受到了熟悉的白光。

    她不知道那白光是要带她进入下一场梦的,还是他撞得她太舒服脑袋要迷糊了,但她就是觉得,跟这个宋陌相处的时间,不多了。

    “宋陌,宋陌,你,你喜欢我吗?”她抓紧他肩膀,努力看清他面容。

    宋陌亲她迷离的眼睛,“喜欢,喜欢你这个坏女人。”

    唐欢笑了,在他闭上眼开始做最后的冲撞时,抬头在他耳边道:“可是我不喜欢你,宋陌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个采花贼,对你好,只是想采你而已。”

    热流与白光同时袭来,她已无暇顾及男人有什么反应,只用力咬住他耳朵:“宋陌你记住,这只是第一次,还有八次,我还要采你八次!”

    身体彻底被白光笼罩,茫茫混沌中,唐欢仿佛看见一双幽深的眼睛,那眼眸里的情愫太复杂,复杂到,她已经分不清了。

    唐欢闭上眼睛,分不清,她也无需分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