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5章 男人

笑佳人2017-2-15 23:36:59Ctrl+D 收藏本站

    唐欢右腿上绑了一圈一圈的纱布。

    老郎中给她上药的时候,她龇牙咧嘴地喊疼。这回倒不是装的,实在是真疼啊。当时因为跟宋陌赌气,她一时发狠想了那么个馊主意,现在事情过去了,宋陌对她明显软了,她就忘了那些怨气,只顾得疼。

    老郎中上完药出去了,唐欢侧耳倾听外面的谈话。

    她听见宋陌问她的腿伤能不能恢复如初,老郎中说不能,肯定要留疤的,不过用好的去疤药膏,疤痕会浅一些抗战惊雷。静了一会儿,她听见宋陌低声说,“您看这些钱能买多好的药膏,给我拿最好的吧。”

    又没有声音了,老郎中大概去拿药了。

    唐欢有些发愣。

    下山时,宋陌先背她回去拿钱,把他的那点积蓄全带上了。刚刚,他是把所有钱都给老郎中了,还是只掏出了一部分?

    唐欢晌午点的火,宋陌一路背她下山,路过两个村子才到了镇上。从药堂出来,夜幕已经降临,街道上行人不多,各路小贩们也快要收摊了。

    宋陌背着她往回走。

    “这么晚了,夜路不好走,要不咱们在客栈住一晚吧?”唐欢心中一动,很自然地跟他商量。来时吵了一路,她骂他他就打她屁股,看似生气的动作其实暗含着亲昵。唐欢不是傻子,她知道,宋陌虽然没有说出来,但他已经原谅她了,愿意要她了,要她这个坏女人。这也就意味着,在他面前,她基本不用顾忌什么了。

    宋陌脚步不停,冷声嗤她:“住客栈?你以为你是千金大小姐吗?”

    唐欢撇撇嘴。这个别扭的男人,明明两人都和好了,他还非要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好像只有温柔女人才配得到温柔的对待,她这个坏女人就不配享受怜香惜玉的照顾似的。

    客栈住不了,唐欢指着前面路口的包子铺大叫:“那买两个包子吃吧,我饿了!”

    这回宋陌没有反对,背着她走了过去。

    菜包子一文钱一个,肉包子两文。

    老板娘瞅瞅两人,惊讶过后,问宋陌要几个素的几个肉馅的。

    唐欢悄悄在他耳边嘀咕:“你爱吃素的就吃素的,反正我要吃两个,不,吃三个肉包子。”

    宋陌没理她,让老板娘分别包三个肉的三个素的,走出很远才停下,想了想,把左手的油纸包递给她,“三个素的,爱吃不吃。”

    唐欢气得扯他耳朵,被他右手掐了一下大腿,只好接过油纸包,在他肩上吃了起来。咬一口全是面,再咬一口,终于吃到了……肉。

    她偷偷笑,这个家伙,一定是忘了哪边是肉哪边是菜了。

    唐欢没有吱声,偷偷地吃,眼看第二个包子快要没了,她忽然闻到了肉的味道。其实那味道一直都有,只是她之前太饿了没有留意到。唐欢看看包子,再看看昏暗中宋陌的侧脸,两人挨得这么近,他不可能闻不到肉包子的味道啊?

    他是故意的。

    唐欢不由地想了很多。

    是啊,他都拐弯抹角地给她吃肉包子了,有这份心意,如果可以,他怎么会不住客栈而是选择摸黑走长长的夜路?刚刚付钱时他只摸出十个铜板,大概那就是他身上全部的钱了吧?

    他用所有积蓄,给她买了他能买得起的最好的去疤药。

    这个男人对她,真的很好。

    唐欢有点小感动,把剩下那两口吃完,她将第三个包子送到他嘴边:“我吃饱了,这个给你吃吧,我喂你。”

    宋陌不吃。

    唐欢笑他:“哈哈,你拿错包子了,我吃的这三个才是肉馅儿的。唉,本想自己偷偷都吃了的,又看你实在太可怜了,喏,快吃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再说你还要背我上山,不吃点肉,待会儿没力气了怎么办?”

    她笑得像只抢了猫食还要耀武扬威的贼老鼠,宋陌面上阴沉,心里却莫名地欢喜丹仙,约否。只要她不再装模作样地骗他,让她得意一下,也没什么。

    就着她的手,他一口气吃了四个包子。

    有些事,在他背她下山的那一刻,就彼此心知肚明了,她那么聪明,他也不必再装。

    月亮慢慢爬起来。

    宋陌开始上山。山路颠簸,不管他如何小心,还是把背上的人弄醒了。

    山风清凉,睡了一小觉的唐欢很快就精神起来,她抱住他的脖子,面朝他跟他说话:“房子烧了,回去咱们睡哪儿啊?”

    宋陌悄悄往旁边避了避,“席子什么的都没有烧损,今晚先在柴棚里凑合一晚吧,明天我搭个棚子,很快的,然后再收拾收拾废墟,重新盖房。”山里木头随便用,只需要出些力气,用不了几个钱。

    唐欢得了便宜还卖乖,轻佻地摸他脸:“啧啧,你这人命真好,烧了一个小木屋,就换回来一个又好看又温柔的小媳妇,不是我自夸,就我这脸蛋,给人家做少奶奶都亏了。”

    宋陌呼吸陡然一变,蹙眉斥她:“别乱动……就你这样的,最多给人做小妾,人家老爷娶少奶奶都要端庄贤淑的。”

    “你以为我不会端庄吗?”

    唐欢轻笑,收回手不再碰他,过了会儿突然趴在他肩头哭了起来。

    宋陌心里一慌,想她到底是个女儿家,大概还是听不得这种奚落吧,正头疼如何哄她,忽听她抽泣着道:“宋老爷,我乃县城唐家的小姐,自幼爹娘便教导我要端庄行事,出门切不可跟男子有所亲近。如今迷路受伤,幸得宋老爷所救,只是您这样背我回去,被人瞧见,我实在无颜再见家人,您快放下我吧。若您能帮我向家中递个信,通知他们来接我,我就感激不尽了。”

    字字婉转轻柔,既有小女儿的羞涩,又有跟男子亲近的忐忑不安。

    宋陌还愣着,唐欢又笑着逗他:“怎么样,要你真是宋老爷,见我这般花容月貌,会不会立即许诺要向我爹娘提亲啊?”

    宋陌咬牙切齿:“你也就会装模作样罢了。”

    “那你喜不喜欢呢?”唐欢贴近他脖颈,往他身上吹气。

    仿佛有羽毛拂过,又麻又痒,宋陌身上一阵阵发紧。

    唐欢含住他耳垂,轻轻碰触,娇语媚人:“宋陌,你放心,我喜欢你,我只勾引你一人,只坏给你一人看,喜欢吗?”

    什么是装?她有装成别人吗?从来没有,哪怕她做出温柔的样子,那也照样是她。师父说女人有千面,她随心所欲,谁能说她是装的,谁能说她是在学别的女人?真来个温柔善良的小尼姑,小尼姑会那样戏弄宋陌吗?没有那些戏弄和大胆亲近,宋陌会喜欢上她吗?归根结底,宋陌喜欢的是她这个人,喜欢她给他的悸动,因为喜欢了,他才不在乎她的欺骗,不在乎她的坏。

    这是她犯了错误,宋陌够幸运才看到了两样的她。

    宋陌喜欢吗?

    他想说不喜欢,可为什么,他会为她的亲近心跳加快?为什么他会觉得很舒服,很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收拾她?

    他喜欢,喜欢这个妖精似的坏女人。

    但他不能承认,不能让她得意。

    “你再不松开,我还像之前那样扛着你了顾念的奇缘。”宋陌顿足,作势要放她下来。

    唐欢赶紧松开了,一是她不喜欢头朝下的姿势,二是此时逗他也没用,省点力气,回去再说吧。

    ~

    回到院子,宋陌将她放下,点了火把照亮,然后将柴棚匆匆收拾了一番。柴棚一面靠墙两面搭着木板,里面有木柴也有干草。他将炕席铺在厚厚的干草上,余下一半卷起来,铺好被褥,再把蚊帐围起来,勉勉强强能住人了。

    唐欢腿伤不好走路,他再把她抱进去。

    唐欢环着他的脖子不松手,“你跟我一起睡吗?”

    柴棚里都是柴,不好点蜡烛也不好放火把,所以里面一片漆黑。宋陌看不清她的神色,但他知道她眼里会有怎样的挑衅。本想摇头,她这样一问,他突然觉得,若他说他要睡外面,她一定会笑话他胆小。

    为什么要睡外面?

    她已经不是那个小尼姑了。他不让她走,他背她下山,他为她花了所有积蓄,不是已经打定主意要留这个女人在身边了吗?

    她一个女人都不在乎,他何必想太多?

    “嗯,你先睡,我去打水。”宋陌低声道,待她满意地松开手,起身去了外面。

    擦完背,换身干净的中衣,宋陌熄灭火把,仰头望望夜空,深呼一口气,毫不犹豫地跨了进去。

    他看见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朦胧的一团,看不清面容。

    累了一天,应该困了吧?

    宋陌小心翼翼在她一侧坐下,可惜他一个大男人,那么重,突然压上来,炕席下的干草顿时发出碾压声,在这样幽闭的柴棚里,竟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暧昧。

    宋陌很紧张,绷着心弦躺下时,身上都是汗。

    唐欢故意躺在了左面,见他背朝她侧躺着,她伸手将他按平,然后一翻身,就趴在了他胸口上。

    她扒开他中衣,亲他:“你身上真好闻,我想要你。”

    宋陌知道她大胆,但没想到她会如此直白地说出来。被她亲得越发口干舌燥,他紧张地按住她肩膀,尽量平静地道:“别闹,你腿上还有伤。”

    唐欢盼这一天不知盼了多久了,又怎会因一点小伤退缩?当即豪爽地叮嘱他:“那点伤不碍事,你小心一点,不碰它就行。”

    宋陌沉默片刻,忽的曲起右腿,唐欢止住口上动作,正暗自窃喜他要动了,不料他又迅速伸平腿,于是她那可怜的右腿就在褥子上蹭了一下,疼得她差点叫出来。

    “不要就不要,你说一声不就行了?”她气得咬他一口。

    宋陌闭着眼睛不说话。不给她吃点苦头,她是不会乖乖放弃的。

    见他装死人,唐欢故意用小腹蹭他紧紧抵着她的那物,讥笑道:“有本事别硬起来,我才真信你不想要我。”

    宋陌呼吸一急,知道自己说不过她,大手放在她臀上,狠狠掐了一把,顺势起身把她放平,颇有几分无奈地道:“好好睡吧,明早我还要干活。”

    唐欢赌气转过身背对他,心想等老娘好了,非要骑在你身上痛快采一回。

    可惜她忘了师父的一句话,越是看着老实的男人,到了床上,往往越会让人大吃一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