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4章 点火

笑佳人2017-2-15 23:36:33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还是走了。

    一连五日都不见人影。

    唐欢每日都把他的小院打扫得干干净净,像个小媳妇似的守在家里等他,可他就是不回来。

    一个月已经过去一半了,唐欢暗自着急。她知道宋陌一定在山上,可玉泉山这么大,如果宋陌真心不想见她,就算她找上去,宋陌也能立即跑没影。

    他是还没消气呢,还是彻底不喜欢她了?

    唐欢不是很确定。

    她没有喜欢过谁,更不曾如此费心费力讨好一个男人。师父说,采花就是为了享受床上的乐趣,只要男人本事好,其他的都不用在意,不用在意对方心里有没有自己,不用在意离开后对方会不会想她们,本事好的男人就多采几次,不好的从此永不相见,世上男人那么多,不必看重某一个。而唐欢从师父身上学到的,是如何勾引诱惑男人,师父那么厉害,每次出手都能迅速抱得美男归,所以唐欢不知道,男人气跑了,她该如何追回。

    没人教过她,她也不擅长凭空猜测男人对自己的心思。她需要看到宋陌,看到他,她才能根据对方的脸色眼神甚至动作看透他,然后拿捏他。

    取柴淘米,唐欢开始准备午饭。她在灶膛口堆了一堆木柴,亲自点燃。

    宋陌,你不在乎我,那你总在乎你自己的家吧?

    如果这次还不成功……

    不,没有如果,宋陌一定会回来,只要他回来,她就有机会。宋陌心里还是有她的,否则他不必把自己的房子给一个真正憎恶的人。

    火越来越大,简陋的木屋很快就着了起来。

    唐欢像真的抢火一样,跑进屋子把粮食钱财抱到后院空地上,再跑进去抱褥子,抱柜子里的东西,凡是能抱出来的东西,她都往外折腾。火窜到她身上,她拍灭火继续搬,眼看着火势渐渐控制不住,灰烟腾腾而起,唐欢笑着躺在门口,看那燃火的房梁狰狞地砸下来,下面就是她故意伸出去的右腿。

    宋陌狠心不回来,她只能等死。

    若他回来后对她无动于衷,她也不用再折腾了[穿书]天道宠儿。若他心疼了,她就吃定了他。

    唐欢想活下去,但她也不怕死,因为她死了,宋陌会陪她,她痛快!

    她更不怕疼,这只是个梦而已,就算现在她残了,只要勾引到宋陌,醒后她照样活蹦乱跳。

    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勾引宋陌,之前因为一时大意功归一篑,现在吃的苦,权当是教训了。

    若有以后,绝不再犯。

    一声闷响,腿被砸中。

    唐欢震惊地瞪大眼睛。不对啊,那根梁子看着挺大,怎么砸下来并不是很疼?

    算了,没砸断更好,烧伤也够吓人的。

    唐欢咧着嘴将腿抽出来,跑到院子扑灭火,回头,最后看一眼房子,一瘸一拐地从后门离开。

    宋陌,咱们待会儿见。

    ~

    宋陌这几日,风餐露宿。

    夏日的山林,野菜野味儿都很充足,虽然收拾起来费事些,可他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倒也不计较,找到什么就吃什么,五日下来,腹部的伤竟慢慢愈合了,行动再无不便。

    他不想回家,不想回去见那个女人,可是每当他空下来,他都忍不住朝家的方向张望。

    还喜欢她吗?

    宋陌不知道。

    这个女人太奸猾,太不……矜持。一想到她装晕装不能动,他蒙着眼睛紧张尴尬地为她穿衣时,她可能睁着眼睛打量他,像耍猴一样嘴角带着那样狡黠得意的笑容,他就忍不住生气。还有她照顾他时,她说得那样好听,却都是骗他的……

    她说她的喜欢是真的,宋陌不相信。无论她哭着说还是笑着说,他都分不清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所以他选择一句都不相信。真也好假也好,那样复杂的女人,他要不起。

    可是为什么,每晚他都睡不着觉?

    脑海里晃来晃去的全是她。蹲在路边哭的她,红着脸跟他化缘的她,温柔照顾他的她,狠辣杀人的她,笑眼盈盈的她,厚脸皮说让他验身的她,目光坚定地说死也要做他女人的她……

    全是她,晃得他头疼!

    “嘭”的一声,他握拳狠狠砸在树上,粗糙的树皮划破手背,有刺眼的血慢慢流了出来。

    宋陌呆呆地盯着手上的血。那天,她的眼泪落在他身上,跟他的血混在一起。

    他很想问问她,她的那些眼泪,有没有一滴是真的,一滴,哪怕只有一滴,他也愿意信她。

    但他不敢回去,不敢问她,不敢……相信她。

    去林子看看吧。

    宋陌转身往回走,走着走着,身体忽的僵住。

    远处,有浓烟滚滚腾起。

    那是他的屋子,她住在里面……

    那天他狠心掰开她手,她哭着在他身后说要等他,一直等着他回来。那时他是怎么说的?他让她死心,说只要她在,他就不会回去。

    回过神时,宋陌已经跑了起来违规上位[重生GL]。

    可惜不管他跑得多快,跑上山头时,大火已经灭了,只有零星的小火苗静静地烧着。

    几个尼姑站在院子里,正在浇灭蔓延到四周的余火。

    宋陌几乎不能呼吸,他盯着那些尼姑,背影侧影,一个又一个,想找出她的影子。

    但是他失望了,那里面没有她。

    一个中年尼姑朝他走了过来,“施主是这屋的主人?施主莫要着急,房屋虽毁,好在一应物品都完好无损,施主辛苦几日,定能重新盖好房子的。施主若有困难,可随贫尼去见主持,玉泉庵愿意帮助施主度过眼前的难关。”

    宋陌盯着夷为平地的屋子,声音颤抖:“你,你有没有看见她,一个,一个……”

    中年尼姑面现惊讶,很快又平静下来,“施主多虑了,贫尼等人赶过来后早已确认过,屋中没人。施主放心,另一位施主把您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后来大概是有急事,先离开了。”

    “师叔,火已经全灭了。”散落在院子里的一众尼姑围了上来。

    中年尼姑点点头,朝宋陌道:“贫尼等人告退了,施主若有需要,尽可去玉泉庵求助。”说完,率人离开。

    宋陌并未注意到她们的离去,他耳边只回荡着一句话,屋中没人,她救了他的东西,已经走了。

    她是对他死心了,所以走了吗?

    宋陌麻木地捡起一根木棍,不行,他要确认她没事。

    灰烬依然散发着余热,宋陌宛如置身火中,裤腿都被烤焦了。他却像感受不到似的,每一处都要拨弄一番,确定里面真的没有人身,他看看后院那些东西,慢慢走了过去。

    她没事就好。

    可她去哪儿了,还会回来吗?

    她一个刚刚还俗的小尼姑,身无分文,能去哪儿?

    宋陌的目光从钱罐上掠过,忽的落到一抹红色上,脚下有,前面也有。

    他不受控制地跟着几欲被灰烬掩埋的血迹往前走,走出后门,走下山坡,然后,他看见一个人影倒在草丛里。那人穿着他熟悉的青灰色缁衣,露在外面的部分好多处都被烧焦了。

    “*!”

    宋陌疾奔过去,待看见她血肉模糊的小腿,强烈的心疼后悔自责顿时涌上心头。

    “*,*……”他颤抖着将她抱进怀里,看着她紧闭的眼睛苍白的小脸,还有她脸上的几抹黑灰,眼前便闪现出她在大火里跑进跑出的情景。她怎么那么傻,跟她相比,那些东西算什么?

    他抱紧她,准备起身送她去看郎中。

    “宋大哥?”

    唐欢及时醒了过来,她拽住他,不让他起身,内疚地道:“宋,宋陌,我对不住你,晌午做饭时我不小心睡着了,醒来屋子已经着了火。你放心,你的东西我都救出来了,那些柜子,还有房子,你算算吧,值多少钱,以后我都赔给你。”

    “先不说那些,你放心,我这就带你去看郎中。”宋陌心中疼愧交加,不敢与她对视。

    唐欢摇摇头,苦笑道:“不用,我的腿没事,烧伤而已,养两天就好了。倒是你,你抱着我下山,旁人看见会怎么想?”

    宋陌看向她腿,那里一片血肉模糊,完好的细白肌肤与焦黑血红混在一起,触目惊心用生命在黑反派[穿书]。他都心疼地无以复加,她一个姑娘家,怎么会不在意?

    “你受伤了,治病要紧,其他的不用想。”作势就要起身。

    唐欢将他的心疼自责看在眼里,他越内疚,她把握就越大,无需多想便推开他,挣扎着自己站了起来,朝他冷笑道:“宋陌,不用你再假惺惺地对我好。今天这把火算是让我看透了,你不喜欢我,我再喜欢你都没有用。如今我的腿烧成这样,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自己更配不上你。你放心,我不会再纠缠你了,毁了你的房子,我早晚会想办法赔给你的。”转身就往前走。

    宋陌一把拽住她胳膊,“你去哪儿?”

    唐欢一字不差地还给他:“不劳你费心!”

    “你的腿……”说到一半,宋陌蓦然发现这对话十分熟悉,转瞬便明白,她生气了。

    他一连五日不见,她又不是真的温顺,怎么会不生气?

    可现在是生气的时候吗?

    他弯腰便将人抱了起来,绷着脸道:“我带你去看郎中。”

    “不用你假好心,你放我下来!”唐欢故意挣扎,伸胳膊又踢腿的。

    宋陌怕她伤到腿,顿了顿,将人扔到肩上扛着走,两手紧紧按住她大腿和膝盖,不让她再乱动。

    男人跟女人的差别就在于此。唐欢留他的时候,力气比不过他,只能眼睁睁看他离开。如今轮到宋陌,任她抓他打他骂他,他不松手,她就拿他没办法。

    “宋陌,你放我下来!你不要我,我还想找山下的好男人呢,你现在这样抱我下山,旁人看了会怎么想?你是男人,传出去没什么,照样有温柔善良的姑娘们排队要嫁给你。可我呢,我一个没人要的坏女人,腿也废了,要是连名声都没了,你让我怎么嫁人?你放开我!烧房子的钱我会还给你,你不用小气到让我一辈子都找不到靠山吧?”

    宋陌一言不发,脸色更难看了。

    唐欢趴在他背上,看不见他神情,但也能根据他抱得越来越紧的铁臂判断出他在想什么。她得意地笑,继续刺激他:“宋陌,你快点放我下去,否则以后老娘找不到好男人,还赖在你身边不走!老娘警告你,你要是想跟你的好姑娘过安稳日子,最好马上放了老……”

    “啪”的一声,屁股被人狠狠揍了一下,跟着就是男人冰冷的声音,“再说那两个字我就把你扔下山去。”

    除了师父,唐欢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屁股,她是真的生气了,狠狠抓了他一下:“老娘就喜欢这么说,你不愿意听你放老娘下来啊,老……啊,别打了,老,我帽子掉了,你快点帮我捡回来!”

    宋陌顿足,转身,看看那边的尼姑帽,把人转到怀里,讽刺道:“你不是说不愿做尼姑吗,何必还在乎一顶帽子?”

    唐欢不愿让他看见,捂着脑顶往他胸口钻:“我是不愿意做尼姑啊,可秃脑顶很难看啊,戴着帽子总比不戴好看点吧?”

    宋陌忍不住想笑,忽的记起她来化缘那一日,笑容一僵,“上次你饿晕也是装的,因为帽子被我弄掉了,所以才醒了,是不是?”

    唐欢没说话。

    宋陌冷笑,抬手把她扔到肩上,不再理会她的大呼小叫,大步往山下走。

    她一个尼姑,在乎什么好看不好看?戴上帽子,好看了,她还想再去勾引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