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2章 为奸

笑佳人2017-2-15 23:35:42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一个采花贼,唐欢对各种春-药都有所了解,除了师父传给她的那几种独门秘方,其他的纵使不会配制,她也能根据气味判断某样药粉里有没有催情的成分。

    黄昏那会儿乔六交给她的,明显就是青楼里常用的不入流春-药。

    唐欢看乔六总算顺眼了点,这家伙,跟她想到一处去了。威胁静慈师太一个老尼姑,没有什么比清白名声更好拿捏她。

    其实她原本没打算对付静慈师太的。

    再过三四日,宋陌腹部的伤基本能养得差不多,重活干不了,床上那点事应该没问题,就算真的勉强,大不了她体贴一点做上面的那个呗。成功在即,只要静慈师太不再挑刺儿,唐欢宁可多辛苦几日乖乖挑水砍柴,也不会在这当口节外生枝。

    偏偏静慈师太喜欢找事干,非要罚她跪整晚[穿越]男主决战娱乐圈!

    唐欢不怕做力气活。练功本身就不轻松,跟当年师父折腾她的那些手段比,挑半日水算什么?可唐欢自小就没吃过跪整晚的苦,一晚她就受不住了,再跪个三四晚?那她还是费些心思,收拾收拾这个老尼姑吧。

    正好乔六凑了上来,她顺理成章地以还俗为由诱乔六帮她。毕竟没有乔六,她一没药材配药,二没银钱买药,三没男人那物做坏事,弄些假的,恐怕老尼姑不会上当。

    将药粉倒入茶水里,唐欢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还是有点不情愿的。

    每个门派都有每个门派的追求。佛门讲究普度众生,道家修身求仙,其他江湖门派或争夺地盘或追求天下第一至高武学,而他们采花门向来视床笫之欢为极乐,谁能做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那才叫厉害。

    这样一来,就如同正邪不两立,唐欢也看不惯和尚尼姑,倒不是憎恶仇视,而是同情他们一辈子都尝不到欢好滋味儿。如今她明明看静慈师太不顺眼,却要找人帮静慈师太破处了,乔六也好乔六兄弟也好,静慈师太醉时享受也好醒后悲愤也好,唐欢都觉得静慈师太还是占了便宜的。

    算了,她能从尼姑庵脱身也算是好事一桩,其他的就不想了。说到底,这不过是个梦而已,她的对手是宋陌,乔六等人都是假的,她想那么多做什么。

    谁碍她的事,她就把谁干掉。

    药粉里大概也掺了迷药,静慈师太喝下不久,就昏沉沉睡着了。

    唐欢寻了绳子将老尼姑手脚绑得结结实实,嘴巴也用帕子死死堵住,乖乖守在一旁。

    夜色越来越深,静慈师太热醒了。

    唐欢笑着坐在她旁边,好言安抚道:“师父,你别害怕,*不会伤害你的。只是*实在不愿再在玉泉庵里待下去了,想求师父放我还俗。咱们庵里,除了主持师伯,师父你说话最管用了,只要你肯替*做主,明日放我离去,接下来发生在师父身上的事,*保证再也没有第四人知晓。”

    静慈师太瞪大了眼睛,想要挣扎,身上却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小腹那里仿佛有团火,不停地往周身蔓延。

    看着她越来越红的脸色,唐欢站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师父放心,一会儿你会很舒服的。那滋味儿,*都没尝过呢,先孝敬你了。”说着,推门离去。

    屋里一点灯火都无,只有微不可闻的女人喘息,越来越急。

    静慈师太住的是独立小院,唐欢不怕有人听到动静,悄无声息地把乔六和瘦猴领了过来。

    到了门口,瘦猴搓搓手心,讨好地望向被乔六搂在怀里的唐欢:“六嫂,明心真在里面?”

    唐欢咬唇才没有笑出来,点头道:“是啊,不过一会儿你别说话,别点灯,也别松开明心嘴里的帕子,利利索索地把事儿办完,先要了她的身子,不怕以后她不依你。这么招吧,一刻钟,最迟不能超过两刻钟,你必须出来。我和六哥就在门口等你。”她本想说一刻钟的,转念想想,时间太短,似乎解不了老尼姑的毒啊……

    瘦猴笑嘿嘿地进去了。

    唐欢还想听墙角呢,忽的被人拦腰抱了起来,她眼睛一转,扭头捶了乔六一拳:“你做什么?”

    乔六抱着她往院中的老槐树下走去,哑声道:“你说做什么?六哥帮你把事办了,你总不能让瘦猴在里面快活,我半点好处都捞不到吧?”

    人被推到了树干上,眼看乔六就要解裤带了,唐欢笑着攥住他手:“还有脸说瘦猴呢,他好歹也是你兄弟,你怎么那样捉弄他?”

    乔六在她耳边低笑,“那家伙荤素不忌的,你信不信,就算我说里面的是你师父,他也会进去我的客户都爱我。行了,不说那些了,让六哥好好摸摸,六哥想你想得快要不行了。”

    唐欢自然不会让他得逞,媚眼斜他:“我看瘦猴个子矮人也瘦小,所以只给他两刻钟的时间,估摸着还够他弄上两三回的,莫非六哥跟他一样,两刻钟就能把事办了?”

    乔六被她勾的揭竿而起,隔着衣衫紧紧抵在她身上,抬起她下巴哼道:“两刻钟?六哥能要你一整晚!不过现在时间不够用,两刻钟也有两刻钟的弄法,放心,六哥会让你满意的,保管事后你就只念六哥的好了。”

    唐欢不去阻拦他往她袍子里伸的大手,往下勾他的脖子,说出一句让乔六无法拒绝的话:“六哥,*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第一次不想这么草草了事,再说一会儿咱们还要去老尼姑面前演戏,你把我弄腿软了,那就不好看了。这样吧,明天晌午我应该能下山了,你去后山等我,那里安静没人打扰,到时候你想要多久,*都听你的。”

    乔六想了想,也觉得这样偷偷摸摸的不尽兴,便攥住她手道:“也行,不过为何要去后山?我在山下接你吧,带你去我家。”

    唐欢摇摇头,羞涩地扑到他怀里:“咱们是在山上认识的,我,我想在山上把自己交给你。而且,而且上次那样,你趴在我身上,头顶就是树就是天,感觉,感觉挺,挺那个的……”去他家,那她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干掉?乔六心狠又有人,若是被他知道她跟宋陌的事,宋陌必死无疑,她也就完了。

    “哈哈,没想到你一个小尼姑,还知道野战的妙处。行,等着吧,六哥明天一定好好伺候你!”

    乔六对这个小尼姑越来越满意了,既然不能办事,就搂着人咬起耳朵来。唐欢没再阻拦,太过的话难免惹他怀疑,再说,这点小便宜,她还是给得起的。

    没过多久,瘦猴心满意足地出来了。

    乔六让瘦猴先去外面等着,他陪唐欢进了屋。两人点上蜡烛,心平气和地跟静慈师太讲道理。

    静慈师太本来就不是个好尼姑,清白跟命摆在一起,她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再看乔六,想到刚刚压在她身上的就是这个远近闻名的恶霸,她甚至连个怨恨的眼神都没敢丢给唐欢,直接应下,承诺明天放唐欢离开。

    乔六不怕她一个老尼姑使诈,亲手解了绳子,笑着威胁道:“师太放心,一夜夫妻百日恩,只要你乖乖听话,这件事我和*不会传出去的,你还是玉泉庵德高望重的静慈师太。”

    静慈师太背对他而坐,不自觉地并紧双腿,没有做声。

    乔六了然,朝小尼姑递了个眼色。

    唐欢抿唇偷笑,不再理会静慈师太,送乔六瘦猴离开后,又去厨房偷了点东西,这才回屋睡觉。

    次日早上,挑水的活儿静慈师太已经吩咐旁人干了。

    唐欢一夜好眠,早饭也充足,可谓是神清气爽。

    她并不好奇静慈师太是如何跟主持交待的,旁人叫她去佛堂,她就去了,在那跪上两刻钟,听主持念叨一堆根本听不懂的东西,便有人把她的卖身契交给了她,送她出门。

    跨出玉泉庵大门那一刻,她重新回到了尘世,再也不用当尼姑了。

    望望远处掩映在层层树林后的小山包,唐欢得意一笑。宋陌啊宋陌,等着吧,一会儿我收拾了乔六,就去给你当媳妇!

    ~

    唐欢挎着小包袱去了后山朝甜暮宠,总裁步步追妻。

    乔六早在那里等着她了,见她过来,一把抱住,低头就要亲嘴。

    唐欢摇头闪躲,乔六将人按倒连连求摩:“好*,你让六哥做的事六哥都做了,昨晚你也答应今天好好陪六哥的,现在怎么又撒娇了?乖,六哥轻着点,不会弄疼你的!”

    唐欢搂着他的脖子娇笑:“六哥,*不是不答应你,只是你太重了,*想要在上面……”

    乔六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想跟六哥玩花样啊!好,六哥都听你的,不过六哥得提醒你,在上面可是力气活,一会儿你没力气了,可别怪六哥翻身做主!”

    “听你胡说,我才不信呢。”唐欢跨坐在乔六身上,伸手就把他外衫扒了。

    乔六想脱她的,唐欢羞答答瞥他一眼,“六哥你别动,我要自己脱。还有,你,你把眼睛闭上,我让你睁开你再睁开。你这样盯着,*都不好意思脱了。”

    “那你快点!”乔六咽咽口水,声音沙哑,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唐欢轻笑,把衣袍半褪,慢慢伏到乔六胸膛上,见他要睁眼,她急忙嗔道:“不许睁开,也不许动,人家还没脱完呢。”

    乔六被她磨得下面都要爆掉了,几乎是颤抖着求她:“好*,你六哥等不及了,你就……”话未说完,脖子上倏然一凉,他震惊地睁开眼睛,就见那个小尼姑笑眼弯弯地坐在他身上,面带娇羞,偏偏手中还拿着一把带血的刀子。

    “*,你,你……”他双目圆瞪,眼里接连闪过愤怒不甘和绝望。

    唐欢有些难过地看着他:“六哥啊六哥,你对我这样好,我真不舍得杀你,可谁让我现在只能有宋陌一个男人呢。你活着,我就有危险,那我只好让你死了。不过你放心,这只是个梦,一点都不疼的。”

    乔六已经听不到她说什么了。他瞪着眼睛,看着她,又好像在看着她身后。

    唐欢叹口气,边穿衣裳边自言自语:“你是宋陌该多好,我就不用费那么大的劲儿勾搭他了。”

    “我只是个守林人,你为何要勾搭我?”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只是那声音里没有温柔也没有紧张,有的只是冰冷无情,还带了难以察觉的失望。

    唐欢如遭雷击,回头,对上宋陌幽深的眸子,她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宋,宋大哥,你怎么在这里?”他,他不是该在家里养伤吗?

    宋陌自嘲一笑,望着她的眼睛道:“你昨晚没有去找我,今早也没有,我担心你出了事,不好去玉泉庵,就到后山来看看,没想到……*,你好大的本事,那天就算我没有出现,你也不会被他欺负吧?”

    任唐欢再聪明,短时间内,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之前发生的一切。

    更让她害怕的是,眼前的宋陌身上,有她熟悉又陌生的冷,那不是一个守林人该有的。

    她张着嘴说不出话,宋陌也不想再听她多说,转身离开,“从现在开始,你是你,我是我,彼此两清,各不相干。”

    他救了她信了她,她救了他,却骗了他。

    一个连兔子都舍不得杀,一个杀人不眨眼。宋陌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他唯一知道的是,她对他的好,她亲口说的那些喜欢,都是假的。

    这样的女人,他惹不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