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1章 狼狈

笑佳人2017-2-15 23:35:17Ctrl+D 收藏本站

    六哥?

    唐欢还没反应过来六哥是谁,下巴已经被人掰了过去,一抬眼,就对上了乔六那张大脸。

    糟糕,竟然被他找上山了!

    眼看乔六就要亲下来,唐欢赶紧作出一副惊喜的样子,轻唤道:“六哥……”

    娇娇滴滴的声音,刻意拉长的轻颤尾音,叫得乔六骨头都酥了,“好*,走,咱们去那边!”说着,抢了唐欢手中砍刀扔到一旁,一把将人拦腰抱起,往远处一片茂盛的草地走去。

    唐欢知道他想做什么,可她现在胳膊是酸的,膝盖是青的,砍刀又因为一时大意被人抢走了,根本打不过乔六,只好乖乖靠在乔六怀里,暗暗思索脱身之法。

    乔六大咧咧坐在地上,并不放唐欢下去,反而将人紧紧箍在怀里,低头就去啃唐欢的耳垂脸蛋,“可叫六哥想死了,有没有想六哥?”

    他说的都是真的,这几日一闭眼,脑海里出现的就是这个娇滴滴喊他六哥的小尼姑。

    乔六十四岁就偷了人家的小媳妇,要过的女人他都记不清有多少了,只记得大多数都是被他强迫的,做那事之前哭天喊地,做的时候榆木疙瘩似的一动不动,偶尔遇到几个骚娘们,够劲儿是够劲儿,却不能让他生出怜意。

    那天突发奇想找尼姑下手,未曾想遇到的第一个小尼姑竟然就勾了他的心。没抓到之前,小尼姑拼命奔跑,落到他手里后她先像一只小母鸡似的挣扎,知道逃不过了就软声唤他六哥,还自作聪明地想法儿让他先放了她。其实小尼姑装得挺好的,若不是他存了一丝怀疑,故意吓唬她说要先要她一次,她情急之下直呼他姓名,他差点就被她骗过去了。

    不过,小尼姑越聪明,他就越上心。而且,这样机灵的尼姑,应该也不会太过迂腐。

    上次动手之前乔六没想太多,今日他出门前特意洗漱一番,换了身体面衣裳,看起来也算仪表堂堂,一会儿再好言安抚一番,不怕她不服天煞孤星。

    唐欢也发现了乔六身上的变化,特别是他在她耳边说话,嘴里没那么难闻了,反而,反而有种桃子的味道……难道这家伙来之前还吃了个桃子?

    不只是女人才懂得为悦己者容,男人同样也想吸引心上人的注意。

    乔六这是真对她上心了?

    唐欢心思转了又转,在男人过来亲嘴之前及时埋在他胸口,闷声道:“想了……六哥你胳膊没事吧?这几天你都没来找我,我还担心你出事了呢。”

    乔六要哄美人,但该占的便宜也要占,先把大手伸进小尼姑衣袍,然后一边握着那团揉捏一边顺着她领口往里啃:“放心吧,六哥身体好着呢,倒是你,哪里想我了?这里吗?”

    “嗯……六哥别咬……”

    唐欢抱着他脑袋叫了声,一半是假装,一半是真的被男人挑动了情。师父活着时,承诺她十八岁后就给她找一个好男人开荤,结果眼看她还差三个月就十八岁了,师父却被一个雷劈成了烟!她伤心几天后决定下山找男人去,却又倒霉地遇到了宋陌。

    乔六跟宋陌不同,这明显是个床事娴熟的男人,吸咬力度把握地极好,微疼过后便是撩人的酥-痒,初尝情-事滋味的唐欢还是很受用的。若不是梦里不能跟旁的男人欢好,唐欢现在还真想跟乔六来一回。

    她酝酿了一下,在男人粗喘着要褪她袍子的当口哭了起来。

    听到哭声,乔六疑惑地抬起头。方才她叫得那般欲拒还迎,他以为小尼姑已经想明白了。

    可看着她小脸挂泪,明知道这眼泪可能是装出来的,他还是忍不住收了心,大手从她胸口退到腰间,柔声哄她:“哭什么啊?六哥是真的喜欢你,只要你乖乖从了六哥,六哥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唐欢眼泪不停,极为委屈:“六哥当然不会欺负我,可你来了又走,什么都不用想,我呢,我还要被师父责骂。上次,上次若不是你害我回去晚了,师父也不会罚我每日挑水砍柴,你看看我的手!”

    她受罚这件事,乔六已经打听出来了,否则他也不会来这边堵她。只是乔六不知道小尼姑是因为自己受的罚,心虚地去看她手,瞧见上面一道道粗红勒印,乔六是真的心疼了,捧着她手直亲:“六哥错了,都是六哥不好!*你别生气,上次是六哥粗心了,你放心,以后六哥会挑好时候来的。你看现在,一会儿咱们亲热完了,六哥替你砍柴,保证不再耽误你回去了!”说着,手又准备往上摸。

    唐欢一动不动,抽泣着道:“你想要就要吧,左右我也没几日活头了,趁现在还能看,还能入六哥的眼,六哥尽情的要好了。”

    “这话怎么说?”乔六皱眉,仔细打量她神色,摸摸她惨白的小脸:“病了?别怕,六哥送你下山看郎中去!”这么可人的小尼姑,他才舍不得她病死。

    唐欢摇摇头,拽起裤腿给他看:“除了砍柴挑水,师父还罚我跪佛堂,我,我半夜偷懒躺下了,有人偷偷告诉了师父,师父就罚我去她屋里跪着。你看,才跪一晚膝盖就青成那样了,再这么下去,你说我还能活多久?”

    她卷裤腿,乔六心神还荡了一下,哪想那两截白嫩嫩的小腿上方却是青紫一片,说不出来的刺眼。

    他是真的动怒了:“你师父是谁?老秃驴好狠的心啊,竟然这般对你!”

    “是谁又怎样?她是我师父,我不能违背她的命令,你,你还能找她给我评理去吗?你要是真去了,师父一个通奸的罪名扣下来,恐怕我死的更快!”

    唐欢自嘲地道,随即扭头看向一旁:“算了,我也不是傻子,你说喜欢我,不过是想要我的身子罢了,我好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活着一日你就来要我一次,我死了,你就去找别人,当我不知道吗?别的地方不说,玉泉庵里好看的尼姑就不光我一个,你有这种本事 ,想找谁不行?”

    她越说越快,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委屈又可怜,偏偏语气里的酸味儿傻子都能听出来谢男神独宠之恩。

    都知道拈酸吃醋了,心里还能没他?

    乔六连忙把她的小脸转过来,亲了一口,目光柔柔地哄她:“别胡说八道,六哥现在心里就有你一个,跟你比,那些尼姑们算个屁!”

    唐欢早领教过乔六的奸猾,知道他没有宋陌那么好糊弄,索性也不在他面前装好人,抬手捶了他一下,嗔道:“你光说这些甜言蜜语有什么用?有本事你把我从这黑心的玉泉庵里救出去,帮我还俗,那我才是真信了你!”

    “还俗?”乔六愣了一下。

    唐欢挑眉看他:“是啊,难道你想让我白白从了你?做梦!六哥,*今日实话告诉你,我可以跟你,但你必须助我离开玉泉庵,因为我再也不想整日挑水念经了,再也不想被那些师太们使唤来使唤去!六哥,还俗之后,你娶我也好,纳我也好,随便给我找个地方住也好,我都听你的!但你没帮我离开之前,我宁可咬舌自尽,也不会任你摆布!”

    娶她?乔六从来没想过,不过,若是能把她弄下山去,长长久久地厮混,倒也不失一个好主意。

    “你们庵里如何才能还俗?”乔六握着小尼姑的手,慢悠悠地道。要钱的话,他还有点积蓄,只要数目不是太多,十几两银子他还出得起。

    唐欢喜得搂住他脖子,“六哥真的肯帮我?”

    乔六狠狠揉了她胸口一下:“你都那样说了,六哥能不帮你吗?不帮你,你也不肯给我啊,我可舍不得你咬舌自尽!”

    “六哥真好!”唐欢主动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乔六追上来,她忽的又皱起眉头,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道:“我师父是静慈师太,她向来最贪钱,我们化回来的布施少了,她就千方百计地折磨我们。她那样坏,绝不肯答应我们还俗的,除非,除非我能出一大笔银子!”

    “多少算是一大笔?”乔六认真地问。

    唐欢伸出一只手。

    乔六咧嘴一笑,“五两银子,你六哥我还出得起。”

    唐欢睨他一眼,“做梦吧,没有五十两,那恶婆子不会松口的!”

    乔六登时拉下了脸。五十两,他能买十好几个丫鬟了,纵使姿色不如这个小尼姑,也不会太差。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愿在女人面前丢面子,乔六咳了咳,给自己找了个好借口,“六哥只有五十多两的积蓄,还留着咱们以后过好日子呢,都给你师父,咱们不就喝西北风去了?”

    唐欢体贴地表示理解,做愁眉不展状:“那该怎么办啊,她又没有把柄落在咱们手里,想威胁她都不成……”

    乔六不愧是从小就做惯了坏事的,闻言立即计上心头,嘿嘿笑道:“谁说不能威胁她?你晚上不是在她屋里吗?你在这儿等着,六哥现在下山买点东西,一会儿给你送过来,晚上你再找机会偷偷放她水里……”

    唐欢惊讶地捂住嘴:“你想下毒毒死她?”

    乔六捏捏她小脸:“杀人偿命,六哥还没那么傻。今晚子时你去门口接六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明天这时候,六哥保管你脱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