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10章 私定

笑佳人2017-2-15 23:34:47Ctrl+D 收藏本站

    夕阳西下,晚风吹拂,简陋的小木屋里格外清凉。

    宋陌躺了会儿,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唐欢小心翼翼扶他靠在炕头,然后跪坐在他身边,准备喂他。

    “我自己来吧。”宋陌不好意思让她喂。

    “宋大哥又跟我客气了豪门对象总想弄死我[重生]。”

    唐欢才不会放弃这样亲密的机会,舀一勺黏度适中的野菜粥,停在嘴前吹了吹,再慢慢抬起胳膊送给他。眼帘抬起,羞答答地看他一眼,目光相碰后,赶紧慌乱地垂下,只盯着勺子瞧,免得粥洒出来。

    宋陌心头乱跳,张开嘴喝了。

    “好吃吗?”唐欢忐忑地问。

    “嗯。”宋陌红着脸点头。娘亲死后,他很久没有吃过女人做的饭菜了。

    唐欢羞涩地笑笑,“宋大哥故意夸我的吧?自从进了玉泉庵我就没有做过饭,隔这么久才做一次,怎么会好吃?”似是要确定真假,她又舀了浅浅一勺送到自己嘴里。

    宋陌愣愣地盯着她。那勺子刚刚才被他含过,现在又进了她口中。

    突然有点渴。

    他紧张地看向地上。她红红的嘴唇,太诱人。

    唐欢装作没有察觉他的窥视,自言自语道:“还好,不好吃也不算难吃。宋大哥先将就几天吧,等我多做几顿,手艺慢慢就好了。对了,听说蘑菇很补身子,明天砍柴时我留意着点,若是采到了,明晚就给你炖蘑菇汤。”

    宋陌回头看她,恰好她又送了一勺粥,他只好先咽下,跟着道:“你再辛苦两日,等我好了,就帮你做活去。对了,你说你跟玉泉庵签的是死契,是不是不能随便还俗?需要银子吗?我还有点积蓄,你都拿去吧,不够用的话,我努力挣钱,你别着急。”

    “还俗的事我回去问问师父吧,以前我只是自己偷偷想想,没敢问过旁人。”唐欢低下头,“就算要钱,我也会慢慢攒的,哪能用你的钱呢,咱们,咱们现在又不是……”越说声音越低,直到再也说不下去了。

    可不用她说出来,宋陌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有些懊恼,一下子就说把钱给她,的确有些唐突了。

    想要解释两句,见她柔顺地跪在他身边,羞得脑袋快要垂到怀里了,露出红润的脸庞和修长细腻的脖颈,他胸口一热,情不自禁握住她闲着的那只手,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想娶,娶你……你也说了,你把我,把我当成你的男人,那,那我把我挣的钱交给自己的……交给你,你,你愿意吗?”

    唐欢试着把手缩回来,却被他握得紧紧。她心里偷乐,嘴上却明知故问:“愿意什么?”

    宋陌痴痴地盯着她侧脸,手心里都出了汗,松开又攥紧,“愿意,你愿意,嫁我吗?”

    唐欢羞得转头看向西边,“宋大哥,咱们,咱们这样,是不是就叫私定终身了?”

    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宋陌却会错了意,急道:“你别生气,是我说错话了。*,你家住在哪里?我请媒人向二老提亲去!”

    唐欢愣了会儿才意识到他想叉了,忍不住笑出声,嗔他:“谁让你提亲去了?我爹娘早去了。”顿了顿,直视他的眼睛道:“宋大哥,我愿意嫁你。不用媒人,只要你肯娶我,从今天开始,我,我就是你娘子了。”

    宋陌不可置信地望着她的眼睛,嘴角却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傻乎乎的,不过还是那么好看。

    唐欢睨了他一眼,继续给他喂粥。

    两人你喝一口我喝一口,说不出的柔情蜜意。

    刷完锅,天已经暗了恐怖广播。唐欢帮宋陌躺下,给他盖好被子,担忧地嘱咐道:“宋大哥你好好歇着,明早我过来帮你做早饭,你千万别逞强。要是,要是你不听话,随意乱动,那我就不管你了。”小嘴儿故意撅了起来,娇俏可人。

    “好,都听你的。”

    宋陌被她软软的声音说得心都软了,哪里还会跟她拧着干?

    唐欢满意地笑了,扭头瞅瞅地上,小声道:“那你现在闭上眼睛。”

    宋陌不解:“为什么要闭上?”

    唐欢作势要生气,宋陌赶紧闭上了。

    看着他乖乖躺着任君采撷的模样,唐欢在心里惋惜不已。要是真正的宋陌也这么老实这么傻该多好,她就不用费这么大的劲儿才能为所欲为了。唉,今晚就先亲亲他吧,过两天把他养得生龙活虎了,再一鼓作气吃了他!

    宋陌眼睛左右乱转,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她在看着他。等了太久没有动静,正想睁开眼睛,肩膀上突然多了两只小手,紧接着头顶一暗,有柔软温热的物事落在了他唇上。

    她,她竟然亲他!

    宋陌不知所措。

    他们以前也曾亲过一次,但那时他被*冲昏了头脑,除了身下那股难受劲儿,其他的都记不太清楚了。可这次不一样。她的唇轻轻碰着他的,偶尔用舌尖舔一下,那样轻那样痒,诱得他忍不住张开嘴想含住她,胳膊更是抬了起来,想紧紧抱住她。

    唐欢却在他碰到她之前起身了。

    宋陌疑惑地睁开眼。

    因为刚刚俯身的姿势,唐欢脸颊红红,她舔舔嘴唇,羞涩却又大胆地问他:“宋大哥,喜欢吗?”说她羞涩是因为她脸红声音娇弱,大胆则是因为那双盈盈水眸太过明亮,就那样带着一分挑衅瞧着他。

    宋陌说不出话来。

    他是不是遇到了山里的妖精?

    可是他喜欢这样的妖精。

    等他回过神,她已经跳到了地上。宋陌心里一慌,舍不得她走,她却突然凑到他耳边,“宋大哥,快快睡吧,明早我再来看你。”

    然后,脚步声起,这回,她是真的走了。

    宋陌满心甜蜜,脑海里不断浮现认识她后的种种,竟一时难以入睡,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盼着快点天亮,盼着快点再见到她。

    唐欢却没有宋陌那份男女情怀。

    她的好心情在听说静慈师太请她去做客之后,消失殆尽。

    老虔婆又想做什么?

    “今日为何晚归?”静慈师太闭着眼睛,平静地问。

    唐欢早想好了借口:“回师父,*上山时不小心把砍刀弄丢了,然后找砍刀耽误了些功夫。师父放心,*下次一定会注意的,绝不犯这种错误了。”

    静慈师太嘴皮扯了扯,似笑非笑:“那你在佛堂连续跪了七晚了,可有什么心得?”

    唐欢信口胡诌:“*愚笨,心得说不上,只明白了一件事。师父看似罚我,其实是想让*通过挑水砍柴磨练心性,不可再因为一点小苦小累就懈怠惫懒,半途而废……”话未说完,她若有所感地抬起头,才发现静慈师太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正冷冷地盯着她渣攻情史。

    她心里一慌,她又做什么惹老虔婆生气了?不至于吧,她虽然回来晚了,但柴禾不少啊,绝不会耽误明天做饭烧水的。

    唐欢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可她不知道,静慈师太最不愿看她这副样子:“*,为师让你去佛堂跪着反思,不是让你睡觉去的,更不是让你拿这些花言巧语来诓人!”

    “师父,我冤枉……”

    “住口!昨晚明净亲眼所见,说你在地上铺了十二个蒲团,怎么,需要为师传她过来跟你对质吗?不知悔改的东西!罢了,从今晚起,你就跪在为师屋里,为师亲自给你作证,免得旁人再冤枉你!”

    竟然还有告密的!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又胖又丑的小尼姑,唐欢气得牙根直痒痒,可无论她怎么想,她跟那个明净都没有过节啊,对方为何要半夜溜到佛堂去看她有没有乖乖领罚?

    这都是什么尼姑啊!

    有气无处可撒,又不能明着拂逆静慈师太,唐欢不得不在地上跪了整整一晚。期间她多次想躺着歇会儿,奈何静慈师太似乎长了一双猫耳朵,她刚刚挪挪腿,那老尼姑就翻个身,还生怕她不明白似的,假咳两声警告她。

    一晚过去,腰背酸痛,双腿麻木不似自己的。

    天还没亮,静慈师太翻个身,背对唐欢道:“去吧,该挑水了。”

    唐欢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默默离开。

    如果静慈师太面对这边,定能收到这个徒弟临走前投在她身上的冰冷视线,可惜她没有。

    唐欢咬牙提了一缸水,才去宋陌那里给他做早饭。

    一晚没睡,又是跪着的,她脸色惨白,没有半点血色,完全不似昨日那个常常脸红的娇俏姑娘。

    宋陌担忧地握住她手,问她怎么了。

    唐欢扑在他肩膀上大哭了一顿,把罚跪理由换成了静慈师太不允许她还俗,“宋大哥,我是没法光明正大地做你的妻子了,一辈子困在尼姑庵里,不能为你生儿育女。宋大哥,咱们以后怎么办啊,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宋陌又愤怒又心疼,拍着她肩膀安抚她:“别哭别哭,还俗的事交给我,我会想办法的。再说,就算你始终无法还俗,你,你也是我宋陌的妻子,我不会不要你的!”

    唐欢抬头看他,泪眼汪汪:“宋大哥,等你好了,咱们,咱们就成亲好不好?我想,我想真正成为你的人……”

    宋陌想说那样太委屈她了,可看着她的眼泪流下来,他沉默片刻,坚定地点头:“好,等我好了,咱们就成亲,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他的目光太认真,唐欢眨眨眼睛,羞涩地靠在他肩头。

    宋陌基本已经搞定了,她该怎么对付那个老尼姑呢?

    下毒?手上没毒。

    拿绳子勒死她?尼姑庵人那么多,再被人发现就危险了……

    整个上午,唐欢都在琢磨这个问题,以致于她进山砍柴时,连身后有人跟踪都没发现,直到那人冲过来抱住她,她才彻底回了神。

    “*,有没有想六哥?”

    乔六紧紧贴着小尼姑的腰背,一手搂着她腰,一手别过她下巴,低低笑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