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9章 甜蜜

笑佳人2017-2-15 23:34:21Ctrl+D 收藏本站

    宋陌伤口没有唐欢想象中的那样深,并未伤及腑脏,只是跨度太长导致流血过多,看起来凶险,其实刚刚血已经慢慢止住了。现在宋陌醒了,她动作温柔了,神情也专注了,一心一意地帮他清理,对男人痴痴的注视和近在眼前的小宋陌都视若无睹。

    所以,手腕上突然被什么打了一下,唐欢是真的吓了一跳。

    她疑惑地看过去。

    仿佛眨眼的功夫,小宋陌长大了,黑了长了粗了壮了,轻轻地碰着她,跟她打招呼。

    不错,看来还能用。

    唐欢心里很满意,面上却羞得满脸通红,往左看往右看都不是,只好紧张地低下头,嗫嚅着解释:“宋施主,我,我不是故意这样的。我只想给你清理伤口,但你伤口太长了,迟些血肉恐怕会黏住衣裤难以分离,后来我见你腿上也有伤,就把衣服都褪去了,想着稍后一起帮你擦洗。”

    宋陌早就闭上了眼睛,“你,你走吧,我现在只是有些头晕,一会儿就没事了,这种事不劳小师父动手,宋某自己能收拾好的。”

    唐欢看看他,知道他使不出力气,便继续为他擦拭,口中温柔又坚定地道:“我不走。宋施主,你不用担心冒犯我,也不用感到难堪。在*心里,早在施主从恶人手中救下我那日,*就是施主的人了,生是你的,死亦是你的。”

    宋陌心头一震,“我说过,我救你不求回报,你真的不用感激我。”

    唐欢手上动作顿了顿,抬眼看向他,沉默不语,待宋陌疑惑地睁开眼瞧过来,她才望着他,无比认真地道:“*那日的确是感激,所以宋施主想要我,我心甘情愿。但是现在,*并不感激施主,而是,而是……喜欢施主。”

    “你……”

    唐欢摇头打断他的话,眼中含泪声音落寞:“宋施主不用说,我知道你的意思,定是斥责我一个尼姑不该动凡心。只是,*实话告诉你吧,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当尼姑。被爹娘卖到玉泉庵时,我已经懂事了,俗念太深,根本悟不透那些深奥佛法,只盼着有朝一日能还俗蓄发,嫁个老实的男人为他生儿育女。以前*浑浑噩噩度日,直到遇到施主,施主对我好,我心中便有了你。你可以嫌弃我,可以不喜欢我不要我,也可以骂我赶我走,但到了这个地步,今日我一定要照顾施主,那么以后就算永不再见面,就算我死了,能照顾一回自己喜欢的男人,*也满足了。”

    说完,她低下头,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你就好好躺着吧,反正我是个尼姑,你心里没我,何必在乎被一个自甘堕落的尼姑看了身体?难道你还怕我厚脸皮地四处传播这件事吗?”

    一滴泪落在他身上,跟还没来得及擦掉的血混在一起致我亲爱的J小姐[韩]。

    宋陌呆呆地望着身边那个无声落泪的小尼姑。

    她说她不想做尼姑,说她喜欢他,还想为他生儿育女。

    她以为他心里没她,以为他会骂她,所以委屈地哭了?

    眼看她眼泪越流越凶,宋陌大急,辩解的话不受控制,脱口而出:“我心里有,有你,你,别哭……”

    唐欢错愕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你,你心里真的有我?”

    宋陌脸上发热,但话都说出去了,她又哭得那么伤心,他也不会再逃避,只是到底还是不敢看她,别开视线“嗯”了一声。

    “那你不赶我走了?肯让我照顾你了?”

    “嗯。”

    唐欢破涕为笑,擦擦眼泪,开心地道:“好,那我先帮你包扎伤口吧,其他的话一会儿再说。宋施……宋大哥,你家里有伤药吗?”

    一声“宋大哥”叫得宋陌心里漾起满满的甜,他咳了咳,指着最里面的那个柜子道:“在那里面,放在一个铁匣子里,你开开就能看到了。”

    唐欢转身去取。

    宋陌望着她的背影,不自觉地扬起唇角,但等她转过身回来时,他忙又闭上眼睛,红着脸道:“你,你先替我穿上,裤子吧。”只要她在身边,那里就软不下去,实在太丢人了。

    唐欢偷笑,羞答答地道:“你那里都沾了血,腿上也有伤,一会儿等我给你上完药,先替你洗洗再穿裤子吧。宋大哥,反正,反正我已经看过了,你就别难为情了。既然你心里有我,我就把你看成我的男人了,你要是还跟我讲那些虚礼,我以后可不敢再来找你了。”

    这话要是由不相干的女子说出来,那就是不知廉耻没脸没皮,但若是换成心上人说,哪个男人都会听不够的,谁还能想到那些规矩?

    宋陌心里欢喜,虽然还是觉得尴尬,可他嘴上说不过她,身上又没有力气无法自己遮掩,只好由她去了。

    唐欢得意地笑,手上熟练地给他上药,缠上干净的布带,打结。

    水盆里的水都红了,她出去换了盆水,回来后,开始从上往下给他处理小伤口。

    擦洗额头时,她的脸对着他的,如兰的气息全都拂在他脸上。

    宋陌紧张地眼睫都在颤抖,想睁眼看看她,又怕被她瞧见。

    忽的,有温软的唇印在了额头伤口。

    他不由地睁开眼,正好对上她水光浮动的黑眸,耳边是她心疼自责的话:“宋大哥,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得罪乔六,就不用白白受这份苦了。”

    宋陌眼里多了温柔:“别这么说,如果没有那天的事,我,我也不会认识你。”

    唐欢意外地看着他,俏脸慢慢变红。

    傻样,还挺会说话。

    宋陌看痴了,喃喃着说了句实话:“你,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大概也是因为知道了彼此的心意,很多难以启齿的话,在发现她并不愿意做尼姑之后,说出来也没有那么难。

    他的眸子太明亮,唐欢被那不加掩饰的情意晃了一下神,轻轻嗔他一声,垂眸给他擦胸膛去了。

    她这样害羞,宋陌的胆子反而大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瞧着她穿越之彪悍农门妻。

    唐欢在心里暗暗惋惜,没想到他动情后也挺不矜持的,如果他腹部没有受伤,今晚她加一把劲儿,说不定能一口把他吃了,可惜啊。

    算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的心都得到了,身体是早晚的事。

    不过,随着她越来越向下,宋陌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下面,下面就,就不用你了,一会儿我自己收拾吧?”

    唐欢只顾低头装羞:“你伤得那么重,还是好好躺着吧,别再扯动伤口了。再说,你这样,我,我都没说什么,你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你,你要是真替我着想,就,就让他小一点,这样翘挺挺的,看着怪吓人的……”说着,眼睛看着他胸膛,小手嫌弃似的把那里拨到了另一边。

    不用宋陌吩咐,小宋陌自己又弹了回来。

    “你,你故意的!”唐欢恼羞成怒,气得转过身去,好掩饰脸上快要控制不住的笑容。

    宋陌血气翻涌,脸红似喝醉了酒。

    担心她真的生气,他不顾脑海里的混沌,语无伦次急着解释:“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那里,那里不听我……罢了,你快替我穿上裤子吧!”

    唐欢偷偷看他一眼:“真不是故意的?”

    宋陌红着脸点头。

    唐欢咬咬唇,“那我就信你一次,不过,接下来你要老实点。”

    宋陌愣住,难道她还坚持要帮他?

    念头刚起,那里已经被一只小手握住了,他看过去,就见她稍微站得靠后一些,左手扶着他那物,右手拿着帕子替他擦周围的污血。

    亲眼看着自己的黑森林被她来来回回擦拭,亲眼看着自己的雄伟被那只细白小手握着,亲眼看着他的顶端距离她脸颊不过寸许距离,好像她再稍微低低头,他就能碰到她的红唇,脑海里忽然记起那日她慢慢含入黄瓜的情景,宋陌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她,她知不知道这种亲密,几乎没有男人能受得了?

    宋陌煎熬又头疼地看向她,却见她俏脸染了粉霞,神色却极为专注认真,仿佛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事,就是照顾他。

    满腔欲-火都化成了似水柔情。

    宋陌安心地闭上眼睛。他何德何能,竟会遇到这样好的一个姑娘,如此真心待他……

    尼姑又如何,他愿意等她还俗。就算无法还俗,只要她愿意,他都会竭尽所能照顾她。等他恢复了,他就去帮她挑水砍柴,护她一辈子。

    “宋大哥,我给你熬点粥喝吧?”擦完了,唐欢给他换上一条干净的裤子,柔声问。

    “不用了,你快回去吧,否则回去晚了,你师父还要罚你。”宋陌担忧地拒绝道。

    唐欢看着他笑,“没事,师父再生气,最多也就是罚我不许吃饭,那我就过来跟你一起吃,行吗?”

    怎么会不行?

    宋陌也笑了。

    唐欢羞涩地看他一眼,抱着他的脏衣服去了院子,趁添完柴熬粥的时候,把衣服洗了晾上。

    听着外面铺展衣裳的声音,宋陌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