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6章 骗肉

笑佳人2017-2-15 23:33:4Ctrl+D 收藏本站

    佛堂里又黑又静,夜风从窗缝吹进来,还是挺冷的。

    明心跪在蒲团上,急的脑门都冒汗了,心也高高提在嗓子眼里,不停地求佛祖保佑*。

    “吱嘎”一声,有人推开了木门。

    明心吓得差点叫出来,哆嗦着回头,认出那个弓着腰的身影是*,连忙小声问道:“怎么样?没被人瞧见吧?”

    唐欢摇摇头,转身关上门,捂着肚子走到明心身旁。那里摆着两排共十二个蒲团,是她刚来那会儿从里头扯出来的。大半夜的,累了一天饿了一天,还想让她跪一整晚?

    做梦去吧!

    明心愿意跪那是她傻,唐欢才不会白白受那个苦。

    她无力地躺下去,蜷缩得像条虾。没办法,她饿得连说话都没力气了,捂着肚子稍微能好受点。

    她这样,明心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没有偷到东西吃。也是,庵里从来不会多做饭,小尼姑们平时只能吃七分饱,她和*这么晚回来,就算剩了馒头和稀粥,也肯定被掌管厨房的师姐们吃掉了,师父不说话,人家哪会特意给她们留着?

    不过她也没想到*竟然这样大胆,以前她虽然看着就机灵,却是很听师父话的白鲢传。

    看看躺在那里的身影,要说明心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可她不敢躺下,她没有*那个胆量。

    饥肠辘辘,明心没有精力多想了,稳稳跪着,继续默默念经。

    唐欢闭着眼睛,却半点睡意都没有。

    如果今天没有遇见宋陌,静慈师太如此罚她,还不给饭吃,她多半会跑的。

    偏偏她遇见了。

    玉泉庵就建在那片桃林西面,宋陌是桃林的守林人,即便他不特意打听,玉泉庵发生点大事,多半也能传到他耳里。若唐欢不乖乖领罚,而是按照之前想的那样先躲到林子里再伺机勾引宋陌,这群尼姑肯定会派人去找她,甚至去官府告发她。到时候让宋陌知道了,以他那样老实的性子,定会将她想成不守规矩的坏尼姑,届时唐欢顶着坏名声,想接近他就更难了。

    所以,她想接近宋陌,就必须留在庵里。

    唐欢好想哭!

    静慈师太好狠的心啊!那可是四只大水缸,以前庵里每日安排两个小尼姑担水,都得从寅中到辰中挑两个时辰。如今交给她一人干,就算她天不亮就起来,就算她有使不完的力气,那也得挑到大晌午吧!

    还让不让人活啊,尼姑的命都这么苦吗!

    唐欢不停地在心里诅咒静慈师太,咒她生生世世都做尼姑,永远都尝不到男人的滋味!

    骂着骂着,她又将满腔怒火转到了宋陌身上。

    是他一剑害她入梦受苦的,是他半途而废仓皇逃跑的。

    至于这场欢梦的真正起因,作为一个采花贼,唐欢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错。

    胡思乱想,骂来骂去,竟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好像才刚刚睡着,明心就来推她了:“*,*,起来了,再不出发辰中之前你就挑不完水了!”

    唐欢翻身趴在蒲团上:“现在是什么时候啊?”

    “应该到丑时了吧。*,你快起来,晚了的话,我只能陪你挑半个时辰,现在起来,咱们俩一起挑到寅末差不多就能挑完了,到时候师父看咱们勤快,说不定会给咱们早饭吃。”

    丑时,就算夏日天亮地快,现在外面也是漆黑一片吧?

    摸黑去挑水,唐欢怕她失足滚下山去!

    “不用,不用你帮忙,你继续念经吧,寅中记得叫我,我一人挑到晌午就行了。”

    明心愣住,“那怎么行?上午咱们还要打扫庭院,还要念经呢!”

    唐欢不耐烦地道:“不管,反正你现在别叫我,师父让我挑水,我不耽误大家早午用水就行。别再叫我啊,再叫我告诉师父就说你差点让流氓欺负了!”念经?呸,挑水她还有机会碰到宋陌,念经就只能困在尼姑庵了。

    她如此无赖,明心无话可说,只得暗自替同伴着急。

    ~

    次日早上,睡够了的唐欢拎着两个水桶下山了。“*”以前挑过水,下山快上山慢,来回大概需要两刻钟吧。

    玉泉庵并没什么名气,里面统共住着二十来个尼姑,平时起来的都比较晚。唐欢连挑带休息,赶在做早饭之前挑了一缸水,此时天已经亮了绝姝。

    静慈师太发现她如此不听话,一怒之下,罚她以后都不用做别的了,庵里所有重活都交给她。上午挑水,下午去山里砍柴捡柴,晚上再在佛堂里跪两个时辰才能睡觉。

    唐欢一点都不在乎。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出门的机会,只要她早点采了宋陌,就不怕什么静慈师太了。个老太太,她以为她能罚她一辈子啊?不过是个梦而已。

    如果梦境没有那么真实就好了!

    唐欢坐在河边,盯着两只发红的手掌心,委屈地想哭。

    想着挺豪气的,真做起来,太累了啊!特别是现在这副身体,拎两个水桶走路双腿都直打颤。

    唐欢深深地叹了口气,扭头看向旁边的桃林。天都亮了,怎么还没碰见宋陌?

    算了,快点回去吧,早饭差不多已经烧好了,哪怕是馒头,她也想吃!

    唐欢拎起水桶,晃悠悠地往回走。

    山路蜿蜒,旁边时不时还有古树虬枝探出来,唐欢小心翼翼地走,气喘吁吁。

    走着走着,她突然听到了脚步声。

    会不会是宋陌?

    盯着前面的小拐弯,唐欢想了想,放下水桶,曲腿抱膝坐在旁边,脑袋埋在掌心里,轻轻抽搭起来。是宋陌最好,不是宋陌,演戏又不费力气。

    于是,宋陌拎着两只灰兔绕过来,就见一个灰衣小尼姑躲在路旁树影里,好像是在哭。

    他只看了一眼,便慌乱地移开视线。

    尼姑身上的装扮都差不多,宋陌并不知道那个尼姑是谁,但说不清为什么,刚刚一瞥见那边的人影,他就想到了昨晚的那个小尼姑,那个害他辗转一晚都没能睡着的小尼姑。

    宋陌抿唇,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是谁都没关系,他走他的路就好,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距离越来越近,宋陌不由加快脚步。

    唐欢虽然捂着眼睛,却从指缝里瞧见了男人的裤腿和布鞋。

    附近就住着宋陌一个男人,来人极有可能是他。

    就在男人距离她五步左右时,唐欢揉揉眼睛,扶着水桶起身,作出要继续上山的样子。只是,拎起一只水桶转过来去提另一只时,她无意朝前面看了一眼,“宋施主?”手中水桶扑通一声掉了下去,清水哗啦四溅,迅速沿着山路往下流,洇湿一片泥土。

    “啊……”

    唐欢急得去捡那只还在往下滚的木桶,却不小心绊了一下,朝前跌去。

    宋陌情不自禁朝前迈出一步,手都伸出去了,心头忽然犹豫,到底还是没有去扶她。

    唐欢成功摔了个跟头。

    她很惊讶,没想到昨天还热心肠的男人今日竟然没有扶她。不过她很快就换了策略,一手撑着地,一手去扶脚踝,只拿侧脸对着宋陌,红着脸道:“*笨手笨脚,让宋施主见笑了。”声音里有见到他的羞涩不安,也有当面丢人的忐忑紧张。

    宋陌虽然忍着没有出手帮忙,但小尼姑跌倒,他的目光还是追随着她,生怕她一个不稳滚下去。眼看她只是跌坐在那里,宋陌正欲看向别处,忽又听她说出了那样的话宠嫡。

    目光便凝住了。

    明媚的晨光穿过林木照在她身上,青灰色的尼姑帽下,她脸颊越发显得白皙细腻。因为侧对着这边,宋陌只能看见她低垂的长长眼睫,看见她轻咬的红润唇瓣,还有她秀气的下巴,修长的脖颈。

    也不知是因为她羞涩可怜的神态,还是她婉转轻柔的声音,宋陌心跳加快。

    这个小尼姑,为何,总让他有种奇怪的感觉?

    “你,没事吧?”

    立即就走似乎不好,其他的他又不会说,沉默半晌就憋出这一句话。哪想刚说完,对方忽的哭了。她没有做任何动作,还是方才的那个姿势,只是那长长的眼睫扑闪几下,宋陌便瞧见有晶莹的泪珠从她脸上滑落下来。

    这种反应太出乎意料,宋陌不知所措。

    “摔伤了?”宋陌有些愧疚,毕竟刚刚他故意没有帮她。

    “没……”唐欢慢慢站了起来,背对宋陌抹眼睛,“我没事,宋施主快下山去吧。”声音里满是哭腔。

    宋陌不说话了,想到她刚刚就在哭,现在又哭了,莫非在哪儿受了委屈?

    有心问一句,又怕她多想,宋陌定了一会儿,决定还是不要与她有太多纠葛,便径自朝前走。

    唐欢傻了。欲擒故纵,她还等着宋陌过来问她呢,他怎么真的走了?

    拦住他再让他问?

    肯定不行啊,那样太丢人了!

    白白放他走?

    唐欢会吐血的,敢情她浪费了一桶水还得白演戏啊!

    她咬牙盯着那个冷漠的背影,目光慢慢落在了他手里还在扑腾的兔子上。

    “宋施主!”她急急追了下去。

    宋陌脚步一顿,侧头,却没有转身。

    唐欢在他身侧站定,怯怯看他一眼,然后目光怜惜地看着那两只灰兔,小声道:“宋施主,这两只兔子,是你刚刚打到的吗?”

    宋陌还在为她那怯怯一瞥而心乱,闻言便随口解释道:“不是,是我刚刚巡林子,在篱笆下面的套子里抓到的。”

    唐欢轻轻松了口气,红着脸道:“既然不是宋施主打来的,那,宋施主能把这两只兔子送给我吗?我,我看它们实在可怜,不忍其……”说到一半,她鼓起勇气抬头,见宋陌惊讶地看着自己,忙又连连摇头:“那个,如果宋施主不愿意,我也不强求的……我,我走了!”

    转身就想跑回去,像怕挨骂的孩子。

    身前却突然多了条结实的手臂,唐欢疑惑地看向宋陌。

    宋陌没有看她,只道:“给你吧。”当着一个小尼姑的面猎兔子,的确不太合适。

    唐欢接过两只沉甸甸的兔子,真心笑了:“宋施主真是个好人。”

    宋陌脸皮发热,匆匆离去。

    唐欢望着他的背影,低头摸摸兔子,想到接下来两三天的口粮都解决了,心情总算好了许多。

    先吃饱了,再去采他!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