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

第4章 掌握

笑佳人2017-2-15 23:32:12Ctrl+D 收藏本站

    清风徐徐,暮色下的山间还是很凉快的。

    宋陌却觉得很热,背部衣衫已然湿透。

    不能看她,他闭着眼睛。不能碰到她,他小心翼翼。如此动作就慢了下来,越慢,越折磨人,偏偏因为前面的顾虑,无法匆匆结束。

    为她系亵裤带绳时,指端不小心碰到了她小腹肌肤,娇嫩细滑,让他心神一荡。正欲转移心思好忘掉那触感,她突然发出一声细弱的轻叫,似惊似怕似羞,随着山风飘入他耳中。

    宋陌要疯了。

    为何非要今日下山去卖山货?早半天或晚半天,不就碰不到这种事了?

    不过,如果他没碰到,这个小师父就要被恶人欺负了……

    她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还是个小尼姑,那恶人真是丧尽天良都市猎人!

    愤怒渐渐平息了宋陌心头不该有的火热。他往后伸手,先碰到她鞋,再摸索到她外裤,因为有亵裤的阻隔,他不必顾忌太多,很快就把外裤穿好了。

    他转身,睁开眼睛,目光落在静静躺在草地上的青灰缁衣上。只要把这件穿好,他就解脱了。

    唐欢瞧着他高大的背影,轻轻一笑。

    穿裤子可以躺着穿,上衣呢?她倒想看看他准备怎么办。

    宋陌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看看旁边一颗腰粗的槐树,有了主意。

    他捡回缁衣,回到唐欢身边时已经重新闭上了眼睛,“小师父,我抱你去树下穿衣,冒犯了。”

    唐欢真没想到他竟会想到这种法子,本以为他会让她靠在他怀里的。

    不过没关系,她有的是办法。

    “劳烦施主了。”她害怕又羞涩地道。

    宋陌没说话,将缁衣盖在她身上,托起她后脑,手下一阵悉索动作,确定衣裳将她裹严实了,才把人抱起,睁开眼睛走到树下。

    要穿衣了,还是要闭眼。

    所以他没瞧见,唐欢趁他放下她然后拿起衣裳皱眉准备给她穿上的那会儿功夫,迅速无比又悄无声息地解开了两处肚兜带子。

    她背靠树干,宋陌半跪在一侧,先将她右臂套进袖子,然后左手托住她后脑,右手稳稳地拽着衣裳,打算从她背后穿过。

    这样的姿势,若是从两人身后看,男人就是在抱着女人。

    处于他两条手臂之间,他刚毅的下巴就在眼前,唐欢仰头便能瞧见他紧抿的唇,紧闭的眼。

    原来戏弄正经人,竟然如此有意思。

    就在他即将替她披好外衣时,唐欢“啊”的叫了一声。

    宋陌手一抖,声音发颤:“怎么了?”他是真的怕了,只想赶快完成这个任务,不愿再生麻烦。

    即便知道他看不见,唐欢还是装羞闭上眼睛,磕磕巴巴地道:“施主,刚刚,刚刚你抱我过来,我,我,那里的带子,都散开了……”

    裤带?

    不会,他明明系得很紧的。

    “知道了,稍后我再重新替你系一遍。”宋陌吞咽了一下,手上继续动作。

    唐欢猜到他误会了,声音更加细若蚊呐:“施主,是,是,肚,肚兜……的带子。”

    宋陌浑身僵硬,脑海里忽的掠过之前看到的场景。她肚兜被那混账卷了起来,露出一团雪白丰盈,昏暗暮色中,有点红梅在那莹莹堆雪顶端悄然挺立。

    有莫名的燥火自小腹急窜而起,烧得他口干舌燥。

    宋陌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变化,他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多想,强自镇定地道:“我,我先替你穿上外衣,待我把你师妹找来,小师父有什么不便的,就请你师妹帮忙吧放啸大汉。”

    唐欢盯着他额头的汗珠,心思飞转:“施主,我,我也知道这种要求实不应该提出口,只是,只是你不知道,我与师妹向来有些罅隙,我不让你去寻她,是怕她瞧见我这副样子,回去告诉别人。施主,我虽然没有读过书,却也知道三人成虎的道理,这件事一旦在那些师姐妹们口中传开,我就没法活了……施主,你放心,我是个尼姑,心中只有佛祖,施主也是帮我,只要施主不嫌我多事,我对施主只有感激,绝不会生旁的心思。”

    宋陌沉默,他信她。哪里都有是非,即便是和尚尼姑,里面也有尊卑之分,也有各种小心思。

    只是,给她穿那个,不是闭眼就能解决的。

    见他犹豫,唐欢咬咬唇,低声哭道:“算了施主,你走吧,就当没有遇见过我。方才我被恶人那般……欺辱,纵使恶徒没有得逞,我也,我也没脸继续存于世上,本就该自尽了断的,贪生已是不对,怎能再让施主苦恼……”

    宋陌心乱如麻:“别这样说,荒山遇险,你也是无辜的。”

    唐欢抽抽搭搭:“可是我……”

    宋陌被她哭得心烦:“罢了,既然小师父担心被旁人知道,那我,我……”

    唐欢连忙恳求道:“施主就再帮我一次吧,施主放心,我定会守口如瓶,绝不会损害施主声誉……”

    宋陌苦笑,他一个长住山林的大男人,何曾在意什么声誉?倒是这个小尼姑,此时此刻,她不担心自己,竟然还想着他的声誉,她就不怕他起了歹意?她就那么信任他?是了,她明明与师妹有罅隙,方才醒来第一时间就让他去救对方,足见她心思纯善。既如此,只要他问心无愧,对得起她的信任,帮她又何妨?

    那些折磨,纯粹是他想太多了。

    “怎么系?”冷静下来后,他沉声问道,到底还是有些尴尬。

    “施主,施主随便打个结实点的结就好,脖子后面一个,腰,腰那里一个,上面有带子的,施主你,你怎么方便怎么弄吧。”唐欢颤着音,低低地道。

    宋陌“嗯”了声。

    接下来是一阵漫长的沉默,他在想如何给她系那个。

    似乎,怎么弄都会有身体接触?

    如果她身子不是软绵绵的,连坐都坐不住,那样也会方便点。

    宋陌叹口气,扯下腰带蒙住眼睛,“小师父,你放心,我……”

    唐欢笑着看他,声音却满是信任:“嗯,施主是好人,我信你。”

    “那宋某得罪了。”

    宋陌同样靠着树坐下,默了会儿,问:“衣裳,在哪儿?”

    “刚刚你放我下来的时候,掉在我腿上了。”唐欢盯着他蒙着腰带的眼睛,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梦里的宋陌真是太好玩了,不知道真的那个是不是一样的?应该不会吧,杀人不眨眼的冰块儿,肯定没有这么多耐心照顾一个小尼姑。

    唐欢摸摸脖子,唇角浮起一抹报复的笑。他不愿让她采就杀了她,那她非要采到他!

    眼看宋陌的手就要碰到肚兜了,唐欢轻声提醒道:“再往上面一点。”说着,悄悄挺胸。

    于是,宋陌有些粗糙的手指,碰到了一团绵软。

    “别……”唐欢哭着出声,娇娇怕怕魔兽要塞。

    宋陌如被烫到般猛然抽回手,耳根发热。他,该不会碰到了……

    “施主,我,不是,它就在你伸过来的时候滑下去了。”唐欢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扑上来的意思,连忙小声解释道。

    宋陌不知道该说什么,既然她没有责怪,他也就当没有碰到她一般,手放低,朝她腿上摸去。

    摸到了,薄薄的一团,跟一块儿布似的。

    宋陌转过身,背对她摸索肚兜的带子,幸好有之前的匆匆一瞥,他对肚兜的形状有了点印象,能摸出哪边是上哪边是下。

    觉得差不多了,他转回去,将肚兜铺展在腿上,道:“小师父,趴在我腿上,可以吗?”

    唐欢挑眉看他:“嗯,只是我,动不了啊……”

    宋陌没说话,拽下袖子遮住手,然后摸索着搭在她肩上,将她朝自己腿上放了下来。

    照这个姿势,唐欢就要脸朝地了!

    “施主,施主换个姿势吧,这样我腿那里拐着好难受……”她急切地求道。

    宋陌僵住,良久才道:“……好,不过,请小师父闭上眼睛。”

    唐欢睁眼说瞎话,羞道:“我,我一直都闭着呢……宋施主,我信你。”

    宋陌的心,跳了一下,好像迎面吹来的山风,也吹动了他的心。

    他不知该如何形容那种感觉。或许是因为对方的信赖,他很舒服?

    算了,乱想什么。

    宋陌侧转过去,面朝她而跪,犹豫片刻,将肚兜上面的两个带子送进口中,咬住,好让肚兜垂挂在他胸前。准备好了,他扶着她倚在他肩上。

    唐欢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着眼里。

    她明白了,这个男人真的跟旁人不一样。

    再等等吧,实在不行,她只能主动了。

    她乖乖靠在他肩头,眼前是树干,一侧是他冷峻的侧脸,胸口抵着他结实的胸膛,背后,是他笨拙颤抖的动作。唐欢自认是美人,即便头上顶着尼姑帽,能勾的乔六来抢,她也能打动大多数男人的心,没想到,她遇到了少数中的一个。

    当他的手绕过她肩头,开始替她系脖子上的带子时,唐欢轻轻颤了一下,口中娇呼出声。

    宋陌大喜,僵硬着问她:“你能动了?”

    唐欢同样欢喜地应道:“嗯,好像是能了,就是身上还有点麻,劳烦宋施主再撑我片刻。”说着,她无力地推他,小手按在他腰上,随即好像力有不逮般,往下歪去,堪堪落在他两腿中间。

    那里有高高挺立的坚硬。

    唐欢真心惊讶,看他一副正经模样,没想到这里已经翘起来了。

    借着这股诧异,她很无辜地问:“啊,这是什么?”接着仿佛好奇般,握着那里前后动了两下。

    师父说过,男人,特别是没有开过荤的,命根子被人握住的那瞬,就是心神最容易失守的时候。

    他都因为她而硬了,如果还能无动于衷,唐欢就真的要哭了。

评论列表: